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无疆 > 第二百八十三章 星狐权杖
    楚羽的脑海中,还沉浸在刚刚那一幕幕惨烈的画面当中,难以自拔。

    宋清深深看着楚羽,忽然笑道:“其实你也不必太过于执着你刚刚看见的画面,让你观看,只想让你知道,无数先贤,究竟为我们的家乡做过什么,付出过什么。”

    楚羽点头。

    宋清说道:“其实,纵然在星空大坝之上,无数的前辈大能,看得极开。很多人,都是那种‘饮酒作诗,高歌一曲,斩十方头颅!”

    “饮酒作诗,高歌一曲,斩十方头颅?”楚羽喃喃道。

    “对,比如诗仙李白,诗圣杜甫,都是此道高人!”

    宋清呵呵笑道:“诗仙李白,饮酒高歌,仗剑杀敌!”

    “李白?杜甫?诗仙诗圣?”楚羽嘴巴微张,看着宋清:“那不是一千多年前古人?”

    “他们进入星空大坝,应该是在七百多年前。”宋清看着楚羽:“他们算是你的先贤,却算是我的后辈,但一样慷慨激昂,为守护家园,不惜抛头颅洒热血!”

    楚羽心中,顿时有一股豪情涌起:“也就是说,有朝一日,我若进入星空大坝,也能见到这些先辈?”

    “当然!”宋清笑道:“所以,不必感怀太多,这场战争虽然残酷,但我们证道之乡的所有子弟,却众志成城!”

    楚羽认真点头:“我明白了!”

    “你明白便好!”宋清看着楚羽:“你是近代几百年来,最优秀的天才!”

    楚羽有些不好意思:“前辈您过奖了。”

    “没有过奖!”宋清摇头:“所谓天才,都是小时了了,大未必佳。你能从众多天才中脱颖而出,自然说明你的优秀,不必谦虚。”

    楚羽笑笑,心道我的天才,也是因为那个金属小球,并非我的真正天赋。

    但这种事,却是没有必要说出来的。

    宋清道:“我希望你能带动更多人,组成一支铁军,还有一个原因。”

    “哦?”楚羽抬头看他。

    宋清叹息道:“从镜像世界到证道之乡,星路什么的,自然是不存在的!有一道星空大坝横在那,镜像世界的那些修士,便攻打不过去。但就像你能进入到镜像世界一样。其实,一些镜像世界的修士,也可以通过某种手段,或是机缘……进入到证道之乡。”

    宋清看着楚羽:“就像是徐小仙和于秋秋那两个孩子,只要身体中有证道之乡血脉的,还是相对容易回到故土的。”

    楚羽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看着宋清。

    宋清道:“但并非所有人,都像徐小仙和于秋秋那样,心怀故土。你道羿是那么容易轻信别人的人么?其实不管徐小仙,还是于秋秋,他们的祖辈,都曾告诉过他们真相!所以,他们或许跟别人会装糊涂,但心里面都很清楚自己的根底来历。”

    楚羽恍然大悟,怪不得徐小仙和于秋秋从一开始,对地球上的一切就没有那种明显的排斥。

    原来原因在这儿。

    想到徐小仙,楚羽忽然觉得有些想她。

    那个古灵精怪的少女,不知何时,不知不觉在他心里已经占了一席之地。

    楚羽摇头,想要甩开这种念头。

    宋清道:“但还有一些人,他们早已经忘了自己的祖宗是谁。那些人,一旦进入到证道之乡,寻到昔年顶级道统留在那里的传承,十有八九会掉转头来,反戈一击。杀向自己的同胞。当然,他们也不会认为证道之乡的子民是他们的同胞。”

    “这种人,该杀!”楚羽寒声道。

    “的确该杀!这种人都是垃圾祸害,见到了,不要手下留情!”宋清说道。

    楚羽跟宋清回到镜像世界后,时间整好差不多过去三个月。

    这三个月对楚羽来说,如同一次心灵的洗礼。

    他整个人身上的气质,都发生了巨大变化。

    跟宋清分别,楚羽没有再去见别人,而是去了一趟天蒙城,在约定之地,找到了星狐。

    “我要回证道之乡,你要跟我一起么?”楚羽问星狐。

    星狐把自己蜷成一团,像个毛茸茸的蒲团一样,闻言脑袋抬起来,一双眼看着楚羽:“你要离开镜像世界么?”

    楚羽点点头:“这地方再好,也终究不是我的家。我已经来过这里,并且在这里有了一定成长。我现在准备回去,你要跟我一起么?”

    星狐想了想,最终还是摇摇头:“我觉得待在这里挺好的,而且,我也不希望你再回去了。”

    “为什么?”楚羽看着星狐。

    星狐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其实,证道之乡和镜像世界,已经打了无数年,在一个地方……那里很残酷,其实我就是从那里逃出来的。”

    楚羽眼睛微微眯了眯,心道:这家伙也知道星空大坝?

    星狐有些苦涩的说道:“我自幼生在地球上,从一颗蛋里面爬出来……”

    楚羽:“……”

    心道:居然是卵生的?

    “很久之后,我才明白我有多幸运,跟我一样的蛋还有很多,可它们都成了化石,那些……原本应该是我的兄弟姊妹的。”

    星狐的眼中,流露出一抹哀伤之色。

    “可失去了父母亲人的照顾,它们在漫长的岁月中,因为没有灵气的滋养,只能变成化石。还未出生,就已经死去。”

    “我比他们幸运得多,我那颗蛋所在的地方,正好是一处灵脉的尽头。虽然灵气没那么足,但日积月累,漫长的岁月过去,我还是幸运的出生了。”

    “我出生那年月,应该是明末清初……嘿,我还见过崇祯皇帝呢。”

    星狐一双眼中,露出一抹沧桑之色。

    “后来,我去青丘,见到了一些近亲。”

    青丘……

    楚羽想起有着狐族血脉的结拜大哥赵漫天和义妹狐小月,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我在青丘待了一些年,待境界提升,可以化形,便开始游历天下。”

    “后来,我遇到了一个叫蒲松龄的人,跟他讲了很多狐族的故事,他把这些编纂成书,倒是流传甚广。”

    楚羽心中惊讶,他小时候,可是也读过蒲松龄先生的聊斋志异的。

    想不到竟然有这般由来。

    之前他就曾听过传闻,说蒲松龄其实跟青丘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

    想不到正主居然就在他面前。

    “那是一个奇人,七十几岁之后,假死。”

    星狐看着楚羽:“他去了那片战场……”

    “星空大坝么。”楚羽忍不住说道。

    星狐微微一怔,看着楚羽:“想不到你竟然已经知道了那里……”

    楚羽心说,我不但知道,还去过呢!虽然只是外围。

    星狐道:“后来,我一个人四处游荡,那个时候,地球还没有解开封印。我经历过太平盛世,也见到过血流成河的乱象。一直到近代,应该是……二零二四年?”

    楚羽心中微微一动,心说那不正是地球封印解开那年么?

    “那一年,地球封印解开,灵气疯狂涌入。我的境界,也在瞬间突破了。我按照记忆传承中的指引,找到了星狐一族曾经的洞府。在那里,我得到了不少的机缘,也得到了星狐一族完整的传承。我的实力突飞猛进。在当时,我虽然知道那片战场,但却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星狐看着楚羽:“于是我就去了那……”

    楚羽心中震撼,看着眼前星狐,想不到它居然去过真正的星空大坝!

    这太令人感到震撼了!

    星空大坝啊!

    这方宇宙最残酷的一片战场。

    证道之乡无数先贤守护在那里,镜像世界中来自各个宇宙位面的无上存在一直想要从那地方突破,直接打进来。

    注定了那个地方会成为一个绞肉机!

    顶级修士的修罗场!

    星狐居然去过那。

    星狐看着楚羽,呵呵笑道:“结果去了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在那地方,真的……就只能成为别人的围脖。若不是几个有亲缘关系的长辈庇护,我恐怕……真的早就没命了。”

    “那后来呢?”楚羽看着它。

    “后来,机缘巧合之下,我偷渡来到了镜像世界,但在这个世界,我同样是别人眼中的一条围脖。”

    星狐翻着白眼,道:“再后来,我躲进了残界,四处寻找一些资源,只是为了生存下去。但不小心进了古神石像,结果被石象之灵给禁锢,一直到遇见你。”

    星狐叹息:“如今我幸运的离开了那地方,自身实力也终于踏入神君领域,我可以活很多年,也不再那么担心随时会被人做成围脖了。我感谢你,其实是愿意跟随你一起的。但我却不想再经历那些凶险和风波了。”

    它看着楚羽:“你能理解我吗?”

    楚羽沉默了一下,点点头,微笑道:“当然!”

    “看得出,你是一个不平凡的人。”星狐道:“但说句心里话,证道之乡,真的顶不住的!我们是朋友,我不希望你去送死。”

    星狐目光中透着真诚,显然说的都是心里话。

    但楚羽只能叹息一声,看着它:“你有你的选择,我也有我的选择,既然你选择留下来,那就多保重吧,日后说不定,还能见面!”

    “哎……”

    星狐叹息一声,从身上取出一根筷子长短,极为精致的如同法杖一样的东西。

    递给楚羽,道:“这是狐族的圣物,星狐权杖,凭借它,可号令狐族!其实,星狐一族,原本就是所有狐族共尊的王族!有朝一日,你或许会用上。”

    楚羽打量着手中这根星狐权杖,发现这上面镌刻着细密的铭文,一些纹路,要比发丝细微千百倍!

    只看一眼,就有种头晕眼花的感觉。

    知道这东西不凡,楚羽将星狐权杖收起,认真对星狐道谢。

    “道不同,去吧!希望能够再见到你!”星狐举爪冲着楚羽摇摆。

    楚羽冲星狐施了一礼,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