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无疆 > 第二百九十四章 为什么?
    楚羽的声音很温和,仿佛在哄孩子一样。

    看向他的目光,也充满同情。

    “真的难为世雄家主了。”

    “你说什么?可敢再说一遍?”年轻的太叔祖见楚羽竟敢直呼自己父亲的名字,顿时更怒了。

    “我说,难为你父亲了。”楚羽叹道:“如果我是你爹,像你这样的脑残货定是不要的。当年要么把你射在墙上,要么一巴掌抽死。不知你爹哪来的信心,还能把你养这么大。说来也是你运气好,懂得投胎,不然你活不到今天。”

    噗嗤……

    楚家这边,年轻一辈的人都没忍住,人群中传来一阵轻笑声。

    就连楚夕,也忍不住红着脸暗自啐了一口自己这不着调的二哥。

    “你什么意思?”

    可怜年轻的太叔祖,虽然很年轻,但却从来没有接触过红尘俗世,根本理解不了楚羽这种高深的言语。

    但后面几句他终归听得懂,看着那些人都在那吃吃的笑,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话。

    尤其楚羽现在跟他说话的态度,哪里像是一个晚辈?

    这让他完全无法忍受,大怒道:“你们想造反……”

    “别他妈废话了!”

    楚羽终于烦了,猛然间喝道:“要么老老实实在这待着!要么就滚!少特么在这里指手画脚装长辈,你不累,别人难道也不累吗?”

    “你……你……”年轻的太叔祖刚刚那一瞬间,差点被吓尿了。

    别说他,就连其他人也被楚羽身上瞬间暴起的那一股气息给吓得不轻。

    楚羽刚刚从星空大坝外围的战场走出来,虽然那段时间不长,但却经历过多次生死考验。

    他一旦发怒,身上那股可怕的血气,带着一股冷冽的煞气。

    就如同北方的寒风卷积着雪粒子,打在人脸上的那种感觉。

    有着强烈的杀机!

    胆子小一点都能直接吓尿了。

    年轻的太叔祖境界虽然也不算低,可却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

    连气带吓都有点哆嗦。

    “你什么你?我承认我是楚家子弟!但不是你的子弟!我承认本家的家主,也欢迎整个楚氏家族入世。但你最好给我记住,这里,是我的家!是我爷爷带着我的一群亲人,一点一滴从无到有建设起来的!”

    楚羽的眼神,像是要择人而噬,直接把这位年轻的太叔祖吓得根本不敢出声。

    别说出声,就连喘息都费劲!

    楚天南和楚天宇心中也无比震惊,不知道楚羽消失这段时间,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前的楚羽,可没有这等威势。

    “如果你不是一个傻逼,就应该清楚,一部总纲,足以抵得上家族对我们北地楚家的所有支持,不,应该说,家族对我们的那些支持,不如总纲的九牛一毛!”

    “你也修炼了总纲吧?但看你这样子,你连个屁都没学到!简直浪费了总纲那种绝世的功法!”

    楚羽没说圣人传承,毕竟人多嘴杂。

    他眯着眼,冷冷看着这位年轻的太叔祖:“如果你爹是个明白人,就应该知道,那部功法对楚氏一族意味着什么。因为同族同宗的情分在,那部功法才会连你这种渣渣都有资格修炼!”

    “所以,少他妈在这说三道四。”

    “我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没空搭理你!”

    楚羽说完,看了一眼大爷楚天宇和二爷楚天南,道:“抱歉,这种货色,实在伺候不来。给你们添麻烦了。”

    说完,他冲着父母还有楚王微微一笑,然后对方烈招招手。

    方烈嘴角咧开,露出一个笑容,走过来,跪倒在地,给楚羽叩首:“想不到这么快就见到主人了,还以为要等一阵子呢!”

    这一幕,彻底看傻了楚家这边的所有人!

    至于那位年轻的太叔祖,眼睛瞬间就直了,差点一口气没过来直接晕死过去!

    他这些天一直在干的一件事,就是拉拢方烈!

    年轻的真君大能啊!

    楚家上下所有人,也只是知道方烈的到来跟楚羽有关。

    但他们根本不敢去想方烈会是楚羽的……仆人!

    一个年轻的真君,坐镇楚家,简直可以让北地楚家直接提升好几个档次!

    他们不知道方烈的来路,对方烈极为尊重。

    年轻的太叔祖就更不可能知道了,这些日子,他不知道往方烈那里跑了多少次。

    一口一个方先生的叫着,就差没一个头磕在地上拜师了。

    他想的是,回头等父亲带着楚氏家族的人来了,就把这位方先生先笼络住。

    至于楚家的其他人……呵呵,他们爱哪去哪去!

    原本就是一个分支罢了,在庞大的家族体系中,这种小分支,地位比奴仆也高不到哪去。

    叫他们往东,还敢往西不成?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他妈给了他狠狠一巴掌。

    太操蛋了!

    这样一个年轻的真君大能怎么能在楚羽这王八蛋面前跪下?

    他居然就跪下了?

    而且看那样子……还是心甘情愿的跪下的!

    为他妈什么啊?

    怎么会这样?

    年轻的太叔祖觉得自己快疯了。

    他现在很想给自己一耳光,然后告诉自己:这一切都他妈是幻觉,是幻觉,不是真的!

    楚家这边的人也都一脸呆滞。

    方烈来到楚家也没多久,修为强大话不多,对每个人都很客气。

    甚至还一点架子也没有的指点了不少北地楚家的小孩子。

    因此小孩子们都很喜欢他,每次叫他方叔叔的时候,方烈脸上总会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可他终究是真君大能!

    那些小孩子们都被父母私下教育,对方先生一定要尊重!尊重!再尊重!

    一个真君大能,怎么尊重都不为过!

    可他为什么会管楚羽叫主人?

    楚羽眉梢一挑,苦笑一下,把方烈扶起来:“你不用这样的。”

    “我这条命都是主人给的,做什么都不为过。”方烈憨厚的一笑。

    这家伙其实真的太聪明,今天这情况他从头看到尾,又怎么会看不出发生了什么?

    庞大的家族,发生这种事情也没多稀奇。

    北地楚家这边的人并没有那种“奴大欺主”的做派。

    更何况他们也不是谁的奴!

    不过是同宗同族,他们是分支,来的这位年轻人,代表着主脉。

    他虽然不清楚主人说的总纲是什么,但想来是一种了不得的功法。

    作为一个分支,能做到这种,已经算是相当可以了!

    实际上,北地楚家已经分出来这么多年,除了昔年离开的时候,主脉那边给了一点点资源外,这么多年来,几乎没有太多的走动。

    退一万步,就算楚羽这边不占理,对方烈来说,应该站哪头,心里面也跟明镜似的。

    所以,他跟楚羽明明不用跪下见礼,他却跪了。

    这一跪,不但把年轻的太叔祖给跪傻了,其他楚家这群人,也全都一起跟着傻了。

    “走,咱们一起喝酒去!”

    楚羽拍了拍方烈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楚羽看了一眼在那嘿嘿偷笑的楚王:“哥,你也来!”

    年轻的太叔祖这回是真的彻底傻眼了,忽然觉得自己就跟个傻逼似的。

    自己上杆子拉拢了半天的真君大能,是人家的仆人!

    他以为他往这一站,所有人就全都得跪地接受旨意,结果,根本没人理会他。

    看着楚羽一群人远走的背影,他忽然有点明白过来了,感情从一开始,北地楚家这边就没把他当成主子看。

    不然的话,楚羽如此放肆,为什么他的父母连说都没有说他一句?

    两位家主也没有任何苛责?

    “呵……呵……”他喉咙里发出两声冰冷的笑,然后冷冷看了一眼楚天宇和楚天南两人:“你们很好,真的很好!不是想要自立门户么?没问题啊,我这就回去建议我爹,建议他,将你们逐出楚氏家族一脉!就算楚氏家族需要入世,也跟你们无关!”

    说着,他气呼呼的就要走。

    “等一下。”二爷楚天南开口。

    年轻的太叔祖心中冷笑:这是后悔了么?想要开口求饶么?早寻思什么来着?哼,不接受!

    年轻的太叔祖一脸傲娇站在那,等待楚天南开口求饶。

    “年轻人……”

    嗯?

    什么?

    年轻人?

    我是你叔祖!

    年轻的太叔祖差点被气炸了。

    他造型都摆好了,等待着楚天南的求饶,甚至可能是跪地求饶!

    毕竟如果真将他们驱逐出去的话,从今后,他们可是连楚氏一族的祖宗宗祠都进不去!

    连祖宗都不能祭拜,这是天大的威胁!

    可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么操蛋的三个字!

    要跟我撕破脸吗?

    叔祖都不叫了?

    他冷冷看着楚天南。

    “你如果这样回去,嗯,如果你回去之后,实话实说的话,你会挨巴掌的。”楚天南幽幽说道:“世雄家主我还是比较了解的,胸有雄才。所以,你回去之后实话实说,绝对会挨巴掌,抽你两巴掌,算你幸运。”

    “小辈,你胡说八道!”年轻的太叔祖肺都要气炸,对楚天南怒目而视。

    “如果你回去之后说谎……”楚天南不理他,自顾说道:“那后果更严重。”

    “怎么严重?”年轻的太叔祖目光闪烁,很显然,他是真打算回去之后添油加醋抹黑北地楚家上下的。

    他在这受到了屈辱,一个都不想放过!

    “因为谎言,随时都可能被拆穿,到那时,你撒谎的事情,就不是几巴掌能解决的了。”

    楚天南淡淡说道:“所以如果我是你的话,会先消消火,自己想不明白没关系,你可以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先汇报上去。反正做决定的人是你父亲,不是你,不是么?”

    他说着,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年轻人:“看在同族同宗的份上,我帮你这一次,听不听在你。”

    说着,他看了一眼楚天宇:“那臭小子喝酒敢不带我们,嫌我们老么?走,厚脸皮主动去蹭!哼哼,他那好东西最多,想藏私?门儿都没有!”

    楚家大门口,一时间,所有人全都散了。

    就剩下几个下人在那收拾。

    年轻的太叔祖一脸茫然,到现在,他脑子都是晕乎乎的。

    良久,他才喃喃道:“为什么?”

    随后,他的眼神开始有了焦距,咬牙冷笑:“这种时候了,还想用这种拖延的方式来骗我?我信了你们的邪!”

    说着,他直接迈步走出楚家大门外,回头看了一眼,冷冷一笑,大声道:“当我再次归来,希望你们还能笑着喝酒!”

    说着,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