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无疆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心死
    这一击,无比的凌厉,杀意纵横,弥漫四野。

    差点就要了楚羽的命!

    如果不是关键时刻,眉心竖眼散发出一道防御,卸掉了大量的能量,就这一下,楚羽不死也要半残。

    哪怕他有着接近完美的肉身。

    但他的境界,终究没有高到可以让肉身无坚不摧的程度。

    林诗这一次的偷袭,堪称完美!

    在楚羽心房最不设防也是最松动的那一刻,毫不犹豫的出手。

    干脆、果断、精准!

    无比冷酷!

    就是冲着要楚羽的命去的!

    但楚羽知道,这绝不是林诗!

    他的身躯,漂浮在半空中,几乎连动一下的能力都没有了。

    那边的林诗,浑身散发着滔天的气势。

    她芳华绝代,容颜绝美,任何人看一眼,都忍不住移开眼神。

    她长发飘舞,整个人飘然若仙。

    她的身体都在绽放着冷冽的光芒。

    她一步一步,慢慢走向楚羽。

    冰冷的眼神中,带着无尽的嘲讽之色。

    “就知道,你这小畜生,肯定不会那么听话。本尊索性不用你,干脆自己来取那把剑!至于你,还是死掉的好。”

    声音是林诗的声音,但语气,却是蝶舞的语气。

    “正好,还可以借她的身体,在这刚刚复苏的证道之乡,做很多事情,这地方的古老传承真多!我很喜欢。”

    楚羽静静的躺在那,一动也不动。

    看上去就像死了。

    林诗来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楚羽那张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她脸上,没有一丝情感。

    唯有无尽冰冷的目光中带着一点点的嘲弄。

    “你很优秀,甚至优秀得让人有些畏惧。”

    “但这世界就是这样,并不公平也从未公平过。”

    “所以很可惜,你如果不是证道之乡的罪人,或许,你还有机会活下去。”

    “但现在……”

    林诗的嘴角,泛起一抹冰冷的笑容,随后她抬起手,淡淡道:“安心的死去吧,看在林诗的面上,我给你一个痛快。”

    林诗的手,高高举起,一股危险的能量,在她指尖形成。

    她的指尖之上,甚至有雷电在环绕!

    那是能量浓郁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显化出来的景象。

    楚羽心中一片悲凉,那种矛盾的心理,让他几乎崩溃。

    他虽然已经几乎彻底失去了战力,身受重伤。

    但他的身上,还有那三根救命毫毛!

    他自然是不想死的,没人想死。

    但他一旦用了救命毫毛,死的人……可能就是林诗了!

    眼看着林诗指尖的能量越来越浓郁,大量的雷电缠绕在那里,景象十分的骇人。

    林诗那张绝色的脸庞上,清冷一片,直接向楚羽拍过来!

    楚羽已经决定动用一根毫毛了!

    就在这一瞬间,林诗的身体,突然停顿下来。

    那张清冷的脸上,露出痛苦神色。

    原本肃冷的眼神中,开始出现挣扎。

    “小贱人,你是不要命了么?还敢跟我挣扎?”蝶舞气急败坏的声音从林诗口中发出。

    说话间,林诗指尖的能量,砰然溃散!

    一道道闪电,迅速游走,散入虚空。

    蝶舞的声音充满愤怒:“林诗,你真不要命了?”

    说话的同时,可以看见林诗那张清冷的脸上,满是痛苦和挣扎之色。

    “林诗,不要做傻事。”

    蝶舞的声音瞬间变得柔和下来,她轻声道:“我放他走,你别做傻事。”

    楚羽当场,毫不犹豫的激活了一根毫毛。

    随着那根毫毛被催动,楚羽一双眼猛然睁大,一股雄浑的力量顺着眉心竖眼,注入到他的身体当中。

    如同久旱逢甘霖!

    一道道能量,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流淌他全身各处!

    重伤的躯体,也在这一刻,迅速恢复!

    “诗诗,不要冲动,这老妖婆她杀不了我!”楚羽大声道。

    蝶舞的情绪,映射到林诗脸上。

    柳眉倒竖,怒斥楚羽:“小畜生你说谁是老妖婆?”

    她将自己的一部分灵魂封印到林诗身体中,就是怕林诗在关键时刻觉醒,从而背叛她。

    事情果然按照她想的发生了,但她却有些没想到,林诗的性情居然如此暴烈!

    而且完全不相信她的话!

    宁可死,也要拖着她这道元神一起湮灭!

    在林诗被楚羽说动的时候,蝶舞毫不犹豫的占据了林诗身体的主导权。

    但她有些没想到,林诗的神魂修为居然很高,她并不能彻底将林诗的灵魂压制住!

    楚羽口中还在咯血,身体脆弱得如同裂纹的瓷器,随时都可能碎掉。

    蝶舞刚刚那一击对楚羽造成的伤害太重了。

    这时候,林诗的声音忽然传来:“知道自己是谁的感觉真好!”

    “如果重来一次,我不会斩去自己记忆。”

    “楚羽,记住我最美的样子!”

    “然后……忘记我。”

    那声音中,冷静,睿智,果决,干脆。

    一如过去的林诗。

    只是稍微带着一丝颤抖。

    林诗深深的看了一眼楚羽,那一眼,仿佛要看尽一生。

    带着无尽的眷恋。

    但却义无反顾。

    她疯狂的燃烧了自己的灵魂!

    太快了!

    根本不可逆!

    蝶舞唯独没有计算到的一件事,就是没有在林诗的神魂上布下防止她神魂自爆的封印。

    林诗精准的抓住了这唯一的漏洞。

    也是她现在能做的唯一一件事。

    “诗诗不要,我一定可以救……”楚羽目眦尽裂,怒吼出声。

    随着那根毫毛彻底被激活,楚羽身体中的气息瞬间暴涨!

    可就在这瞬间,他听见了蝶舞惊恐而又愤怒的尖叫:“林诗……你真的疯了,我发誓,我绝不伤害他!”

    砰!

    一股可怕的能量,瞬间从林诗身体中爆发出来。

    如同一场核爆!

    不,比核爆还要恐怖!

    能量的裂变,已经到了惊天动地的程度!

    四面八方,瞬间有古老的符文亮起,在爆发!

    散发出无尽光辉!

    形成一道巨大的屏障。

    整片虚空,都像是彻底碎裂一样。

    随着林诗身体的爆开,出现大量的能量晶体。

    那爆炸奇异的向着三面冲击,唯独留下了楚羽这个方向。

    原本林诗站立的地方,空无一物!

    唯有漫天的能量晶体,大的有拳头那么大,小的微如尘埃,然后一个个爆开。

    接着,一道强大的元神,宛若实质一般,浑身都在流淌着鲜血!

    那些鲜血,全都是灵魂的力量。

    是蝶舞!

    林诗,已经消失了。

    “不!”

    楚羽仰天发出一声凄厉的咆哮。

    此时他的身体,爆发出无比伟岸的气息,已经形同魔神一般。

    甚至有金色的毛发从他的体表生长出来!

    每一根金色毛发,都坚硬无比,如同神金一般!

    到最后,楚羽的脸上,都生出了这种金色毛发。

    他就像一只猴子。

    一只强大到极致的猴子!

    只有猴子的三成战力,却可以脚踏圣人!

    一只悲愤到极致的猴子!

    现在的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劈杀圣人,却救不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他仰天嘶吼!

    一招手,一把长刀,出现在手中,朝着被重创的蝶舞元神直接斩去。

    蝶舞的元神刚刚从林诗的自爆中侥幸逃出,这还是因为她之前在林诗身上做了太多手脚。

    看见楚羽的变化,她发出惊恐的叫声:“不要……”

    咔嚓!

    蝶舞的元神被楚羽一刀斩成两段。

    就像是切豆腐一样!

    蝶舞那一道强大的帝君元神,在此刻的楚羽面前,脆弱如蝼蚁。

    接着……

    楚羽的刀在顷刻间斩出数万次!

    每一次,都将蝶舞的元神斩成一个碎片。

    他整个人都如同疯魔,他的刀也是疯魔的。

    蝶舞的元神被斩成无数的碎块,她的精神波动充满怨毒:“楚羽……你这小畜生,你给我等着!现在林诗已经死了,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家破人亡!让所有你在意的人,全都死在你面前,这是我的誓言!”

    这股精神波动过后,蝶舞的这一道元神,也彻底溃散了。

    烟消云散,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四面八方亮起的古老符文,慢慢隐去。

    之前破碎的虚空,也迅速的恢复到正常状态。

    楚羽静静的站在虚空,如同一尊雕像。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身上的金色毛发开始消失。

    很快,那张英俊的脸庞,再次露出。

    长发如瀑,披在肩上,身材高大而又健硕,皮肤白皙细腻,光洁如玉,就连女人见了都会惭愧。

    只是一双眼,却空洞无物。

    师父的救命毫毛,比他想象中还要强大无数倍。

    就连楚羽都不知道,那毫毛中蕴含无比精粹的能量。

    不但将他重伤之躯治好,还让他的境界,提升到真君巅峰的层次。

    但在此刻,楚羽整个人都是麻木的。

    他甚至没有感觉到自己已经踏入真君巅峰。

    累,委屈,伤心,难过,自责,绝望,愤怒,疯狂。

    之后。

    心也死了。

    在这之前,哪怕小时候“废掉”很多年,只能做一个普通人,他都没有绝望过,从未对自己失去信心过。

    可现在,仿佛整个人都化成了行尸走肉一般。

    站在那里,如同没了魂魄。

    海面上,已经风平浪静。

    白公子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反正不见了踪影。

    天空洒下和煦而又温暖的阳光。

    但在楚羽身体周围,却像是有一个无形的黑洞,连光芒都能被吞噬掉的那种黑洞。

    他的身体中,散发出的,尽是寒气。

    修道,求长生。

    爱的人死了,长生又如何?

    他终于知道救命毫毛的强大,可以碾压圣人!

    后悔吗?

    后悔!

    肠子都要悔青了。

    早知今日,当初在镜像世界,就该用掉一根,直接碾死蝶舞。

    管它什么后手,管它什么布置。

    去他妈的便是。

    人这一生,究竟会干多少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究竟又要吃多少次亏后,才能不犯错误?

    有人说,活着就会犯错。

    也有人说,人没有不犯错的。

    可是,有些错,犯一次,就是致命的……

    楚羽一直静静的悬浮在太平洋上方。

    眼神空洞而又麻木。

    连眼泪都流不出。

    一只巨大无匹的鱿鱼,在海面上悄然观察他很久之后,才挥动着一只上万米长的触角卷向楚羽那一刻。

    刷!

    一道刀光骤然亮起。

    接着,那条鱿鱼的触角,从中间断掉。

    像是一座山,朝着海面砸落。

    轰然溅起冲天的水花。

    断了一只触角的巨大鱿鱼像是遇见了最恐怖的魔王,完全没有半点报复的心思。虽然腿儿很多,但还是恨爹娘少生了几条腿给它。

    拖着受伤的触角,拼命的游进了深海里。

    楚羽一刀斩去了那条巨大鱿鱼精的一条触角之后,整个人依然如同一尊雕像站在半空。

    仿佛刚刚那一刀,是他无意识挥动出来的。

    这时候,远方出现几道身影,宛若流光,速度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