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无疆 > 第三百二十章 了却一段因果
    老村长的声音也同时响起:“小楚老师,你在家吧?”

    楚羽走过去,把门打开。

    老村长道:“我看这天要变……”

    他正说着,头顶那滚动翻腾的乌云渐渐散去,露出黄昏深蓝色的天空。

    老头嘴角抽了抽:“真是怪了事儿了,没事了,一会儿到我那喝点,我刚在山上套了一只兔子。”

    楚羽微微一笑:“好!”

    “哎?小子,你居然会笑,你居然笑了?你看你笑起来多好看!以后别天天板着一张脸了!”老头第一次见楚羽露出笑容,很是惊喜。

    楚羽点点头:“好。”

    “嗯嗯,你看这多好?”老头很开心的走了,让楚羽尽快过去。

    大黑狗一步三回头的看着楚羽,眼中充满费解。

    “是条好狗啊!”楚羽喃喃道。

    大黑狗一个踉跄,夹着尾巴迅速跑了。

    要是会说话,它一定会告诉楚羽:“吃狗是不对的……”

    楚羽一脸无语,这条土狗,早晚有天会觉醒身体中的血脉。似乎随着他的到来,更加催化了这一进程。

    不过这也是好事,有这样一条忠心耿耿的狗妖守护在这里,楚羽也能放心离开了。

    他收拾了一下这间屋子,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

    只是给弄得很干净。

    来到老村长家里,老头已经把兔肉给炖好了,正在做红烧鱼。

    屋子里香气四溢的。

    很快,几个菜摆在桌子上。

    老头想了想,从柜子里拿出一瓶老酒。

    颇有几分不舍的道:“放了二十年了,喝了算了!酒这东西,放多少年都是用来喝的,不是留着看的。”

    说着,把酒打开,给楚羽倒了一杯,然后自己也倒了一杯。

    酒香四溢。

    的确是好酒。

    “吃!多吃点!这个季节,套到兔子很不容易。”老头给楚羽夹起一大块兔肉,笑呵呵的说道。

    “好!”楚羽点头。

    老头又跟楚羽举杯,喝了一大口。

    “真舒服!”老头长出一口气:“有酒有肉,神仙日子啊!”

    说着,他看了一眼楚羽,道:“要走了吧?”

    “呃……”楚羽有些尴尬,但还是点点头。

    “我就知道。”老头叹了口气:“从看见你笑容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了。这小山村,怎么可能留住你这种人呢?”

    对此,楚羽无言以对,只能沉默着,喝了口酒。

    “不过看到你能重新振作起来,我为你高兴!”老头又喝了一大口酒。

    楚羽沉默了一会,小心问道:“老头,你想过改变这里的生活么?”

    “改变?怎么改变?改变什么?”老头看了一眼楚羽。

    这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凡人,但也是一个有着丰富阅历的睿智老人。

    他年轻的时候,曾经出去过,走南闯北,算是见过世面的。只是后来舍弃不了这片穷山穷水,就又回到这片土地上。他的子女,其实都在外面。

    “若是不想改变,您何必让我教那些孩子们读书?”楚羽道。

    老头看了一眼楚羽:“不管在山村里也好,在大城市也好,知识还是必须要有的。人无知,便会蒙昧。但人的知识太丰富了,心又会野起来。”

    楚羽点点头,心中对老头倒是很佩服的。

    这也是一个充满睿智的老人啊!

    “不过,如果你有那个能力,改变一下这山村人的生活,尤其是那些孩子们……我倒是不反对。”老头跟楚羽碰了一下杯,道:“你肯定不是一个普通人,而且,你应该是一个修行中人,我说的没错吧?”

    楚羽点点头。

    老头笑道:“刚刚天空中那动静,是不是也跟你有关?”

    “您怎么知道?”楚羽有些意外。

    老头就是普通人,这里也没隐藏着什么绝世高手,刚刚老头去叫他的时候,他就从自己房间里走出来的。

    按说,他不应该知道的。

    “大黑告诉我的。”老头得意的一笑,说道:“我这条狗啊,可是聪明的很,它虽然不会说话,但它的意思,我都懂。这可是我从小养大的狗,它的一举一动,我都能看明白。”

    楚羽顿时有些无语,心说我怎么看不明白?

    老头道:“从你刚来那天,它的表现,就已经告诉我,你不普通。原因很简单……”

    老头抬头看着楚羽:“大黑上山,狼都不怕!不但不怕,而且是狼怕它!所以你觉得它会怕人么?可它偏偏怕你!”

    楚羽想到大黑身体中那沸腾的血液,点点头,道:“它有点特殊,的确不应该怕虎狼那些野兽。”

    “你也看出来了?”老头更得意起来,道:“就在刚刚,它的反应明白无误的告诉我,天上的事儿,和你有关系。”

    楚羽苦笑起来,一个世俗中的凡人老头,能看明白这些事情,当真不易。

    “原本今天也是要叫你过来喝酒的。”老头说道:“不过现在看来,这是咱爷俩的告别酒,也不知道日后还有没有机会能够见到。不过人这一辈子,经历的多了,对这些也就看淡了。我唯独放心不下的,其实就是这条大黑。要不,让它跟你走吧?”

    “汪!”门外传来一声哆哆嗦嗦的狗叫。

    楚羽满头黑线,心说我也没怎么着你,干嘛那么怕我?

    他摇摇头:“还是别了,老头,我可以让它开口说话,可以让它拥有特别强大的能力,你愿意吗?”

    老头愣了愣:“那不成妖精了?”

    “汪汪!”门口传来急切的狗叫声。

    老头叹息道:“行,就依了你。”

    这句话却不是冲着楚羽说的,而是冲着大黑说的。

    楚羽道:“我这里,有几颗丹药,您那,身子骨太老了,很难改变。但多活个几十年,还是没问题的。”

    老头脸上先是露出兴奋之色,毕竟能活着,没人愿意死去。

    可随即,他的脸上,露出一抹哀伤,轻声道:“可惜啊,那死老太婆没能熬到今天。”

    一顿酒,终究有结束的时候。

    楚羽喂了大黑狗一颗丹药,又给老头留下两颗。

    同时打开通讯器,联系楚家的人,给他们发了这里的定位,让他们将来派人来这里,让这里的人富起来。

    算是了却一桩因果。

    通讯器一打开,他虽然身在这座偏僻的小山村中,但信息量,却一下子回到了纷纷扰扰的修真世界中去。

    叹息一声,给楚夕和胖子等人报了一声平安,他就再度收起了通讯器。

    神子的事情,他也没跟胖子说。

    毕竟卡萨琳娜曾经是西方的圣女,他不想让这件事传出去。

    楚羽离开了这座小山村,走的时候,也只有老村长一个人知道。

    还有那条已经陷入沉睡的大黑狗。

    在楚羽走之前,它服下了那颗丹药,望向楚羽的眼神,不再充满警惕和畏惧。

    而是带着几分依恋和不舍。

    楚羽摸了摸它的头:“记住,要守护这里。”

    说完,他冲着老村长点点头,然后身形一闪,瞬间消失在这夜空当中。

    魔都。

    求真派名下的那家会所里面,灯火通明。

    无数俊男靓女穿梭其中。

    一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场景。

    李锋芒正跟白砂仁和叶云落等人坐在那里喝酒。

    “你们说,这一次那个范建,是不是死定了?”李锋芒满脸笑容。

    他憎恨跟楚羽有关的一切人。

    因为楚羽曾经抽过他一巴掌,他却不敢有任何反抗的意思。

    这件事,也是被他埋藏在心中最大的耻辱。

    虽然没有人在他面前提起过,但他自己,却在内心深处发誓,早晚有一天,他要报复回来。

    白砂仁笑道:“这位神子大人,辈分其实比我们老的多,一身修为,也早已深厚无比。盗门那种已经落魄的门派,哪能挡得住他?”

    叶云落微微一挑眉梢,道:“我却是听说,盗门好像有一个老祖一直没走,而且活到今天。”

    众人微微一怔。

    叶云落道:“如果那尊盗门老祖真的还在,我并不看好那位神子。”

    白砂仁道:“老祖?帝君?还是圣人?那种级别的存在,估计也未必会轻易动手。反正不管怎么着,都是狗咬狗而已。呵……咱们就是一群看热闹的,谁管他们死活?”

    “楚羽这段日子,怎么悄无声息?”叶云落皱眉道:“这人始终令人看不透,明明没有那么强大的背景,但机缘却非常深厚。鹤圣传承在他手中,当真可惜了。如果要是在我手里,早就将它发扬光大了!”

    白砂仁看了一眼叶云落,然后看了看脸色不太好看的李锋芒,笑道:“这有什么,找个机会,请门派中的前辈出手,夺了他传承便是。一个没什么底蕴的人罢了,不足为惧。”

    他说完,还特意看了一眼李锋芒,接着道:“这种人最多张狂一时,却无法嚣张一世!”

    叶云落道:“这倒是……呃?”

    他坐在冲着会所门的位置,目光显得有些呆滞,充满震惊。

    会所里面的那些人,依然各自交谈着。

    这种场合,就是一个大的上流交际圈。每个人在这里,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也都有着属于自己的诉求。

    所以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一个陌生人,从外面进来。

    倒是一些女孩子,发现了从外面进来的那个身材高大,无比英俊的白发年轻人。

    那头寸长的白发,给楚羽身上凭添了一股特殊的气质。

    他的目光,落在李锋芒几个人的身上。

    然后径自朝着那边走过去。

    在场不少人也主意到楚羽,但认出他的人并不多。

    毕竟之前他是一头雪白的长发,如今,成了寸发。而且他走的看似不快,但实际非常快,留给别人的,只是一个背影。

    他眨眼间,出现在李锋芒他们几人坐着的地方,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三人。

    李锋芒和白砂仁猛的抬头,看见楚羽的一瞬间,他们的脸色全变了。

    “你,你来这里做什么?”李锋芒甚至有点口吃,他看着楚羽:“这是求真派的私人会所,没有邀请你……”

    “我来问你们一件事。”楚羽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