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无疆 > 第三百四十七章 中二青年
    身首分离的帝君,在浩瀚的天宇中飘荡。

    无头的尸身就像是一块巨大的大陆。

    充满威压,而且浩瀚无边!

    “大陆”的尽头,鲜血如天河,源源不断流淌出来,在无垠的虚空中形成一条条巨大的血河、血海、血湖……

    那血液中,带着强烈无比的能量波动!

    凡人若是得到一口这样的血,经过炼化稀释之后服用,绝对可以延年益寿。

    若是有一点修炼天赋的,甚至可以瞬间突破好几个层级。

    这是人血大药!

    无比的珍贵。

    那颗头颅,一双眼无比巨大,依然睁着。

    他死不瞑目。

    双眼中的神采,早已经消失一空。

    头颅上传来的威压,要更大一些。

    如果用现代人的科学手段去解释,这颗头颅中的辐射力量强大到变态。

    比核辐射要恐怖得多!

    就算是尊者这个境界的修士,若是敢过分靠近这里,绝对会受到重创。

    若是不知死活冲到近前,那不用想,肯定没救了。

    神魂俱灭是一定的。

    这东西漂浮在太阳系这里,说起来都是一种潜在的威胁。

    别哪天真的掉下来,那威力要比一颗小行星可怕太多倍。

    只是楚羽现在也并没有能力来处理掉这么大的一个尸身,只能先任由他漂浮在这。

    等着什么时候自己再变强大一点,再把它弄出太阳系,扔进宇宙深处好了。

    楚羽內视丹田中的仙鹤炉。

    他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仙鹤炉此刻十分疲惫,像是积蓄了很多年的力量一下子打空。

    看着丹田中的仙鹤炉,楚羽沉默着,却心潮澎湃。

    这真的太了不起了,也太恐怖了!

    很难想象,一件法器,居然强横如斯?

    那一击,绝对是仙鹤炉自主打出去的!

    说起来,跟楚羽没有半毛钱关系。

    也就是说,仙鹤炉是有自主意识的。在意识到楚羽有生命危机的时候,经过自主判断,主动打出这一击。

    而楚羽当时,是想用它来进行防御的!

    仙鹤炉……比楚羽想象中,要更加强大,也更加神秘。

    所以,仙鹤炉虽然有点萎靡不振的进入到他的丹田中来,但楚羽,却是没有任何疲惫的感觉。

    甚至连刚刚击杀那些骑士和天使时的疲惫感都没有了。

    因为他刚刚施展饕餮神通,将这名帝君身上的能量吸取过来很多。

    他现在的状态,甚至比这场战斗之前还要更好!

    这个帝君死亡之后所散发出的磅礴能量精气,至少有一半进了楚羽的肚子里。

    另一半……则进入到了眉心竖眼当中。

    要是能给仙鹤炉一些就好了。

    生出这个念头的瞬间,丹田中的仙鹤炉居然生出了一点感应。

    似乎……有一点点委屈的情绪。

    “我去……”

    楚羽满头黑线!

    他现在是真的可以百分百确定,仙鹤炉的确是有自主意识的。

    一件真正有灵性的顶级法器!

    他尝试着,将丹田中的能量,往仙鹤炉中输入。

    仙鹤炉顿时传来一阵兴奋的兴趣。

    可行?

    可行!

    随后,楚羽就站在这虚空,一边运行饕餮神通,开始吸收这个帝君死后不断散发出的滚滚精气;一边将吸收进来的这些精气,源源不断的输入到仙鹤炉中。

    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仙鹤炉在不断变得充盈起来。

    楚羽很开心。

    他刚刚之所以只吸收了第一波能量精气,是因为他自己很快就吃饱了,眉心竖眼吸收一部分之后,也不要了。

    那颗金属小球,其实很挑剔的!

    看得出,如果不是因为饿,一般的能量源,它是看不上眼的。

    还好仙鹤炉没那么挑。

    楚羽心想。

    这时候,仙鹤炉中传来一股淡淡的委屈情绪。

    “握草你特么也挑啊!你也是因为饿得不行?”

    楚羽满头黑线,直翻白眼,喃喃道:“你们都是大爷,就我不挑食,行了吧?”

    他眯着眼,看着虚空中这尊巨大的尸身,准备等一会仙鹤炉吃饱了,让他护着自己,走到近处到这人身上找一找。

    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咳咳,主要是想知道这人的身份!

    一名帝君,走到哪都是位高权重的大人物。

    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击杀自己?还是采用暗中袭杀的手段。

    说起来这种行为算得上很丢人了!

    堂堂帝君,要杀一个刚刚进入神君境界的修士,还得藏起来?

    这背后或许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随着楚羽饕餮神通的不断运行,虚空中的能量形成一道道的能量束,往楚羽身体中注入。

    “哼,果然是魔头手段,竟然吸收他人身上的能量为己用!”

    一道强横的神念,从远方传来。

    直指楚羽!

    楚羽微微一怔,看见从地球方向飞来一道身影。

    那身影速度极快,宛若一道流光,几乎眨眼之间,就到了楚羽面前。

    这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很英俊。

    一头浓密的黑发,扎成一个小马尾垂在脑后,剑眉星目,身材挺拔,穿着一身古典的青色长袍。

    一双眼中,带着睥睨味道,目光冷峻的看着楚羽。

    “你是?”

    楚羽微微皱眉,看着这个年轻人,心中多少有些惊讶。

    首先他可以确定,这年轻人很面生,他没见过。

    其次,这人很强!

    甚至可以说,强的有些离谱了。

    而且看上去,他是真的很年轻。并不是那种活过悠久岁月,只是面相看着年轻那种。

    莫非这是从太极门、两仪门或是无极门这样的地方出来的人?

    还有,自己好像没什么地方得罪过他吧?

    “我叫战歌,记住我的名字。”年轻人一脸冷傲的说道。

    “嗯,然后呢?你还有事?”楚羽一脸奇怪的看着他。

    说起来,他之所以保持着耐心,更多原因是他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并没有感觉出明显针对他的敌意。

    只有一种……高高在上的骄傲。

    就像小孩子,非要表现出自己比别人强一点的那种感觉。

    楚羽觉得有些好笑。

    “没事,原本只是想教训你一下。”战歌说的很平常,一点都没有觉得自己这话有什么不妥。

    “但是现在,我突然发现,你应该是一个魔头,居然修炼魔功,吸收他人的能量为己用……你这种人,留不得!”战歌一脸严肃,认真说道。

    楚羽一脸无语,这特么是世界警察吗?管的这么宽?

    这个帝君躲在暗处偷袭我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来管管?

    “出手吧!”战歌一脸正义的说道。

    这是一个中二青年吧?

    楚羽看着他,道:“你是谁啊?我跟你认识?”

    “你以后会记住我的,黄泉路上,也不要忘记,是战歌击杀了你!”战歌一脸正义:“你这种人,根本不配上岛。”

    “上岛?还特么星巴克呢……”楚羽满头黑线。

    “别废话了,出手吧!”战歌说着,身上猛然间爆发出一股雄浑的气息,宛若一颗发光的小太阳。

    抬手一拳打向楚羽,那滚滚的力量波动,宛若太阳表面,极度炽热!

    轰!

    虚空几乎都要被他这一拳给打穿。

    这竟然是一个年轻的帝君大能!

    脑子虽然不怎么灵光,但这实力竟然强大到如此地步。这家伙从哪冒出来的?

    楚羽眉梢一挑,身形急退。

    脚下踩着疾行神通,避开了战歌这一拳。

    散发出一股深沉的精神波动:“你我无冤无仇,都出自帝星,真要杀我?”

    “少废话!”

    战歌散发出的精神波动激烈而又高亢,就如同他现在的表现一样,活像是一只骄傲的小公鸡。

    轰隆隆!

    无尽虚空中,爆发出一股沉重的力量波动。就连远方的一片血湖都被打散。

    楚羽收回拳头,目光有些凝重。

    这个中二青年不但境界高深,战力也着实是不低。

    楚羽应对起来,很是吃力。

    但楚羽并不想继续动用仙鹤炉。

    虽然吸收了大量能量,又有些活跃起来的仙鹤炉在丹田中蠢蠢欲动。

    楚羽想要检验一下自己如今的真实战力。

    所以,他没有动用仙鹤炉,也没有动用那把剑。

    他的肉身重塑之后,血肉之躯已经接近金刚不坏,虽然会受伤,但却很少有人能轻易重创他。

    尤其在踏入神君领域之后,他的肉身又更强大了几分。

    嘭嘭嘭!

    地球外的虚空中,楚羽跟战歌接连对轰。

    散发出的滚滚能量,向着四周激荡。

    战歌虽然也是帝君境界的大能,但跟刚刚偷袭楚羽那个比起来,还有着不小的差距。

    刚刚那个,境界怕是已经无限接近圣人!

    而战歌,不过是刚刚踏入到帝君这个领域。

    强归强,但对楚羽来说,还造不成那种致命威胁。

    两人眨眼之间,便在虚空中交手几十个回合。

    没分出胜负来。

    “你这魔头,果然是有些手段,看来不拿出一点真本事,无法镇压你。”战歌说着,从身上取出一杆长戟。

    长戟通体亮银色,杆上盘着一条龙,锋利的战戟刃从龙口吐出。

    嗡!

    这战戟散发出凌冽杀意,向着楚羽杀来。

    这一击,可是有点恐怖了。

    哪怕是一颗星辰,若无法阵防护,也会被他一下劈开!

    这是真的冲着要我命来的?

    楚羽心中火气升腾而起。

    他的身影快如电,那把剑出现在他手中,直接朝着战歌就冲了过去。

    一道流光。

    骤然亮起又瞬间熄灭。

    两人的身形错开。

    战歌的脸上,带着一抹震惊和不可思议。

    他站在那里,伸出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脖子,然后看了一眼手指。

    那上,满是鲜血!

    楚羽刚刚差点一剑斩落他的头颅!

    如果不是……

    他有些心虚的看向前方不远处。

    一个耄耋老者,耷拉着眼皮,像是睡着了一样,正站在那。

    “师……师父。”战歌气势顿时弱下来。

    “帝君战神君,差点被人砍了脑袋?”耄耋老者散发出一股神念波动,没有掺杂什么情绪在里面,更像是在叙述一个事实:“你现在还觉得,他没有资格登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