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无疆 > 第三百四十八章 我有故事
    战歌梗着脖子站在那,想要辩解一番,但最终却发现,他似乎有点无话可说。

    帝君境界对战神君境界,两人之间隔着天堑鸿沟。

    但最终的结果,却是他差点被人一剑斩了脑袋。

    怎么解释?

    对方的身法太高明?速度太快?

    还是对方的剑威力太大,太过凌厉?

    还是自己粗心大意有些轻敌?

    这种战斗,是要分出个生死的,找理由太扯了。

    任何理由都显得牵强。

    没打过就是没打过。

    如果不是师父及时赶到,他怕是真的要被人家一剑枭首。

    那乐子可就真的大了。

    堂堂绝世天骄俱乐部里面的第三天才,黑龙前辈的亲传弟子。居然被差了自己一个大境界的人砍了脑袋,差点就神形俱灭?

    魔头果然就是魔头,不强的人,都没资格被称为魔头。

    战歌心想。

    楚羽看着黑龙前辈,目光锁紧,一脸警惕。

    这个老人……嗯,有点不简单!

    不,不是有点不简单,而是深不可测!

    很可怕啊!

    楚羽运用目力,想要看穿这老者的境界,但却差点被这老者身上那无形的光芒给刺瞎双目!

    “小家伙,不用探究我的境界。”黑龙前辈露出一脸慈祥的长者笑容,和蔼的说道:“愿不愿意去我那里做做客?”

    真要让这种人上岛吗?

    战歌在一旁心中充满不甘。

    虽然在岛上他只能排在当代第三的位置上,可第一第二那两位,全都是他心服口服的。

    无论境界还是战力还是人品还是修养。

    他都服。

    可这个楚羽,从出道以来,就是一个充满争议的人。

    做过的那些事情,虽然不能说他是一个坏人,但应该也算不上是什么好人吧?

    尤其他又被自己发现修炼魔功,吞噬别人的能量……

    这样的人,不是魔头是什么?

    师父为什么还要招揽他?

    不过让战歌深感意外的是,楚羽居然拒绝了!

    “还是算了吧。”楚羽说道。

    战歌瞪大眼睛,心说你知不知道你在拒绝什么?

    是了,这人一定不知道他拒绝的是什么样的机会!

    想着,他心里面舒服了几分,在冷笑:如果有朝一日,你知道那座岛意味着什么,一定会把肠子都悔青的。

    我敢保证!

    楚羽此时,则在心里咂摸刚刚那一战。

    虽然时间短暂,但过程,却足够他体悟良久。

    因为刚刚这一战,面对带给他很大压力的年轻帝君,他终于拿出了在猴子师父那里学来的本事!

    猴子的技法太高端了!

    不到一定境界,根本就施展不出来那种威力。

    先前面对一群神君境界的天使和骑士,他根本无需使用。仅凭自身的能力,就足以镇压那群人。

    但面对战歌,他不得不拿出真本事。

    当下就有种强烈的感觉,真君境界施展师父的本领,跟神君境界,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就像一个小孩子去做奥数题,能解出,就算是小天才了。

    但对一个数学专业的大学生来说,那种奥数题,不过是随手就可以解开的东西。哪怕他并不是天才,也可以凭借学识和经验轻松的做出来。

    这就是年龄的优势。

    而年龄的优势,从根本上来说,其实就是境界上的差距。

    至于这耄耋老者的邀请,楚羽并不感兴趣。

    地球,帝星,水太深!

    无尽岁月中不知出现过多少惊才绝艳的存在。

    如果地球真的没有战歌这种年轻人存在,估计那些域外的无上存在,也就不会对这里感兴趣了。

    这是楚羽刚刚领悟到的事情。

    所以,他并没有兴趣上那座岛,也没兴趣认识这些人。

    黑龙前辈看着楚羽,忽然说道:“跟我上岛,我告诉你偷袭你的这个帝君的身份。”

    “嗯?”楚羽微微皱眉,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黑龙前辈。

    “当真?”楚羽问道。

    “你很无礼!”战歌瞪着楚羽:“你知不知道我师父……”

    “手下败将别废话。”楚羽说道。

    “你……”战歌被气得不轻,咬牙切齿,心中发誓,回头一定要勤加修炼,镇压了这个魔头!

    就算不能杀死,也一定要镇压了他,去了他心中的魔性,毁了他这门邪恶的功法。

    黑龙前辈自然不知道他的亲传弟子居然有这种远大理想,否则一定会一巴掌抽过去,再骂两声不知死活。

    因为就在刚刚,就在楚羽运用目力观察他的同时,他其实也在观察和推演楚羽!

    结果……

    他的一双圣人眼,硬是看不出楚羽的虚实来。

    凭借楚羽战斗时的波动,还有一些表现,能够判断出来,楚羽应该在神君境界初期。

    也就是一个刚刚踏入神君领域没多久的年轻大修士。

    可到近处,用眼睛去看,却发现完全看不透这个年轻人了!

    寻常的神君,他一眼看过去,就算不会彻底看个通透。但至少,这神君也别想在他面前保留什么秘密。

    可这位……

    看不透。

    看不懂。

    至于说推演……

    啧,黑龙前辈甚至有点不敢去想了。

    圣人推算天机,那都是一推几千上万年的!

    想要推算一个人的祸福吉凶,推算一个人的出身来历和未来,真的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可他对楚羽,刚刚生出这个念头,就差点被一股天道力量给反噬死!

    一口精血,含着没吐!

    实在是太丢人了。

    所以说,如果他知道战歌的想法,肯定会抽他一巴掌。

    虽然从来没打过他。

    但这种想法太危险,必须得揍。

    黑龙前辈看着楚羽,一脸认真的点头:“其实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

    “哦?”楚羽有了几分兴趣,看着黑龙前辈。

    “这帝君,出自黑风岭。”黑龙前辈说道:“上古时代,帝星太平盛世的末期,黑风岭迅速崛起,又迅速衰败。就像一颗流星一样,但曾经璀璨。”

    黑风岭?

    没听说过!

    楚羽有些狐疑的看着耄耋老者,心说该不是你在胡说八道吧?

    “你那什么眼神儿?圣人言出法随……”战歌一脸不忿的看着楚羽。

    果真是一个圣人?

    楚羽心中一动,打量着黑龙前辈,心说不像啊……

    一个帝君都气冲霄汉,真身如同星球般大小,若是圣人,还不得更加恐怖?

    “你……”战歌特别看不上楚羽这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模样。如果不是打不过,肯定要狠狠教训他一顿。

    “好了。”黑龙前辈冲着战歌摆摆手。

    这孩子哪都好,就是有点太心高气傲,也太正了。

    你看翩若惊鸿,婉若游龙那两对儿,就要鸡贼多了。

    都是从来不肯吃亏的主儿。

    像今天在广场上这种事儿,换做战歌,肯定会硬挺着在那跟曲倪争辩一番然后被狠狠收拾一顿。

    偏偏还不肯悔改,下次还是这样。

    弄得曲倪见到他都有些头疼。

    黑龙前辈看着楚羽,认真说道:“这是一个很神秘的组织,亦正亦邪,但总体来说,却是邪的一面更多些。今天这帝君偷袭你,也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你身上的一些秘密,在高境界存在眼中,不是秘密。”

    楚羽眯起眼,没出声。

    黑龙前辈说道:“比如说,你的功法基础,是夫子的总纲。纳天下绝学于一身,可以解析各种功法,最后演化成自己的。它的神奇之处在于,不同的人修炼总纲,哪怕吸纳的功法都是相同的,但最后施展出来……也是不一样的!”

    楚羽一脸震惊,看着黑龙前辈,没想到这老头真知道!

    “这也是夫子的高明之处,成圣者,都有属于自己的手段。但夫子这种手段,尤为高明。”

    黑龙前辈看着楚羽:“至于你的另一门圣人传承,则来自鹤圣……”

    楚羽这下,彻底没脾气了。

    他掌握着鹤圣传承这件事说起来倒也不算什么秘密了,修行界中明眼人多的很。

    所以这件事是瞒不住的。

    可他修炼夫子的总纲,这件事知道的人,却当真是太少了。

    楚羽给楚氏家族的,也不过是总纲的手抄本,并没有说明那就是总纲。

    所以这老者从别处知道的可能性极小。

    “其实在帝星辉煌的年代,修炼什么法门,多半都不是秘密。”黑龙前辈看着楚羽:“天赋和悟性,还有持之以恒的勤奋,才是有所成就的关键。只是到了今天,世界变得不同了,顶级传承稀缺,才会造成一本顶级功法难求的局面。”

    “那个黑风岭的帝君袭杀你,目的也是冲着你身上的传承来的。”黑龙前辈说道。

    楚羽心说,我还有师父教的三十六天罡和七十二变呢!还有弑天心法呢!

    幸亏这两种没人知道,不然自己还真的成了唐僧肉了。

    黑龙前辈看着楚羽:“黑风岭有个规矩,他们不寻仇。对一个目标只会出手一次,无论成功失败,都不会再去找麻烦。所以你可以放心。”

    “刚刚这个帝君却两次对的我出手。”楚羽说道。

    “第一次……那只是一个替身吧?”黑龙前辈看了一眼楚羽:“归纳起来,还是算一次的。”

    “还能这样算?”楚羽无语。

    “走吧年轻人,去我那坐坐,我可以跟你讲很多故事。”老头在诱惑。

    战歌在一旁,一脸不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