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无疆 > 第三百五十九章 一壶茶
    天蒙学府,这座镜像世界排名第一的顶级学院,一如既往。

    在这里,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紧张的气氛。

    每一个出现在楚羽面前的年轻人,脸上都带着自信的微笑。

    按照时间来计算的话,也算是时隔数年了。

    这里的变化也不小。

    首先是那批当年年轻的学生们,如今都算是学院的老生了,境界也都提升了不少。

    不愧是镜像世界的第一学府,楚羽一眼看过去,尊者境修为一抓一大把,真君境界的也到处可见!

    神君这个领域的虽然不多见,但也不是没有。

    楚羽心中有些感慨,这就是镜像世界的强大之处。

    每隔一些年,他们就会出现大量这种新生代的年轻修士。

    这群人当中的绝大多数,会分散到这个庞大世界的各处去。

    但肯定有一些顶级的,进入了星空大坝的外围站场。

    甚至……是主战场!

    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绵延整个星海!

    无论这里看上去有多么风平浪静,但它存在的根本意义,都是邪恶的。

    都是充满血腥与杀戮的!

    “如果有机会,能毁了整个镜像世界,我会那么做吗?”

    楚羽在心中问自己。

    他有些迷茫,很难给出自己一个答案。

    但如果能让这个世界的人主动离开这里,回到他们原本的地方……

    那我就不会犹豫了吧?

    楚羽眉宇间,闪过一抹坚韧。

    他这次回到天蒙学府,并未易容,用的就是他在地球上的本来样貌。

    在这俊男美女多不胜数的天蒙学府里面,楚羽这张脸,也绝对是顶级英俊的那一种。

    所以,来来往往的学生,看见他的时候,都会微微愣神一会儿。

    等跟楚羽擦肩而过之后,还忍不住频频回首。

    心里面都在想:这么好看的人,为什么以前没见过?难道是新来的吗?

    楚羽的身上,有专门的符篆,可以自由出入整个天蒙学府几乎所有区域。

    他一路来到最核心区域。

    却被一个老人给拦住了。

    “你跟我来。”老人像是没看见他,但却用神念传音,对楚羽说道。

    说完,这老人转身就走。

    楚羽微微一怔,他认出了这个老人。

    林诗藏着身世秘密的那个图书馆管理员。

    之所以能一眼认出这老头,主要是上一次楚羽来到这里的时候,感觉这老头的境界深不可测!

    不过“数年后”再见到他,按说楚羽自己也已经是神君境界了,不应该再有那种感觉了。

    可是,依然还有!

    还是深不可测!

    楚羽纵然面对帝君境界的大能,都没有这种感觉。

    一个图书馆的管理员,会有如此高深的境界?

    会看上去……比蝶舞的地位差很多?

    楚羽也是在天蒙学府待过的,知道这地方藏龙卧虎。

    但如果是比蝶舞境界还高的一个大能,不应该会整天蹲在图书馆里面的。

    哪来那么多的扫地僧啊?

    楚羽想了想,还是决定跟着老头走一趟,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那座图书馆。

    进来之后,老人也不说话,直接伸出手,在虚空一划,图书馆大厅的半空中,顿时出现了一座散发着光芒的符文构成的门户。

    老头的身形直接消失在原地。

    速度很快!

    哪怕是楚羽,都没看出来这老头是怎么消失的。

    “这个老头儿……就算不是圣人,至少也是帝君绝巅啊!”

    楚羽心中想到。

    他站在原地,没动。

    说实话,他对这老头还是有点警惕的。

    来图书馆这里没问题,但这道门户通往何方,他根本就不知道。

    天知道这老头到底想干啥?

    “进来啊?我想害你的话,直接喊一嗓子,来自地球的小奸细就在这,你说会怎么样?”那道符文组成的门户中,老头伸出半颗脑袋,瞪了楚羽一眼,说完就把脑袋给缩回去了。

    “……”楚羽满头黑线,二话不说,就跟了进去。

    这特么的,自己这点底细在人家眼里屁都算不上,还犹豫个屁啊。

    进来之后,别有洞天。

    楚羽这才发现,这里面,居然是一座密室。

    并不大。

    只有几十平方的样子,里面的陈设也非常简单,一张巨大的老树根雕琢成的茶桌,看上去非常古朴。

    几个圆木墩摆放在周围。

    一股浓郁的道韵,从那上散发出来。

    这木质并不简单。

    显然是某种神木制成的。

    老头进来之后,整个人都像是轻松了不少。

    看着楚羽道:“坐吧,我弄点茶水来喝。”

    说话间,拿出一个破旧的铁壶,放在旁边一个小炉子上。

    然后,取出一些木柴点燃,开始烧水。

    楚羽的眼皮子跳了跳,因为那些木柴,居然跟着茶桌小木凳一样,都是神木!

    但楚羽却说不出老头败家这两个字来。

    “我没想到,我一个无心之举,居然害了那丫头。”老头坐在那,叹了口气。

    楚羽眉头微微一皱,眸子里闪过一抹冰冷。

    “你生气是应该的,这件事,是我的错。”老头没抬头,淡淡说道:“我原本以为蝶舞那个丫头还不错,心性也挺好,加上她修炼的功法,正好能跟林丫头相契合,所以就把林丫头推荐给了她。”

    老头拨弄了一下木柴,让它燃烧起来,抬头看了一眼楚羽:“原本林丫头,是要拜我为师的。如果当时我知道她来自地球,说什么也不会把她推荐给别人。”

    楚羽沉默着,没有说话。

    老头的话语中,透着一股亲切,让他隐隐有一种猜想,但却不敢确定。

    “我来自帝星,就是地球。”老者看着楚羽,轻声说道。

    呜!

    那铁壶发出一声鸣叫,水被烧开了。

    楚羽长出了一口气,依然沉默着。

    “林丫头被她扔进了困兽之地,我推算过一次,她死不了,并且会在那里得到大造化。”

    老头说着,很宝贝的拿出几片茶叶,小心翼翼的放进两个透明的水晶杯里面,开始冲泡起来。

    “你要找蝶舞寻仇,但你杀不了她。至少现在,你杀不了她,反倒会给你自己引来滔天大祸。”老头看了一眼楚羽。

    此时,茶香飘满室。

    光是闻着味道,就已经让人有种飘然欲仙的感觉了。

    “这茶,我自己都很多年没有动过了,就剩下那么几片叶子,舍不得啊!”老头叹息,眼眸中闪过一抹追忆之色:“它的母树在帝星的大雪山之巅,那座大雪山当年就被带去了星空大坝,那株母树,早已通神,在那之前就走了。”

    “杀她为什么会引来滔天大祸?”楚羽没有关心这茶的来历,看着老头:“一个帝君而已,镜像世界缺少帝君吗?”

    “她可不是寻常的帝君。”老头拿起茶杯,看着楚羽说道:“来,喝一口。”

    楚羽微微一挑眉梢,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一股强烈至极的热量,瞬间在楚羽身体里爆发开。

    那是一股可怕的能量!

    甚至到了一种令人惊叹的程度!

    它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瞬间融入到楚羽身体的能量当中。

    散到四肢百骸。

    同时,还有一股宏大的道韵,在他精神识海炸开!

    对那把剑中的传承,那些原本无比晦涩,几乎无法解读的神文,楚羽一下子明悟了至少有五分之一那么多!

    此时的楚羽,完全没有了其他的心思,彻底沉浸在对那些神文的感悟当中。

    他身体中的力量,也在不断的增长着。

    老头坐在那,轻轻抿了一小口茶水,看着楚羽的眼神中,带着几分羡慕。

    心想当年我第一次喝这种茶的时候,境界提升了多少来着?好像也挺多。但看上去,似乎不如这个小子啊。

    当楚羽再次张开双眼的时候,发现这密室里面,已经空无一人。

    杯子里的茶水早已经冷却,老树根的茶桌上,放着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一行蝇头小楷,字写的相当漂亮。

    “小家伙,老夫就没见过一口茶能闭关三个月的人,看着心烦。干脆眼不见为净,你醒来之后,按照这个口诀,便可以出来。”

    后面写着一段很短的口诀,那口诀上的文字,通俗易懂,就是一句简单的口诀。

    简单到跟芝麻开门差不多。

    楚羽微微一笑,看了一眼屋子里那张老树根的茶桌,还有几个圆木凳,手一挥,这些统统不见了。

    连同那把看似普通的铁壶,还有那两个水晶杯。

    这房间里,顿时连根毛都没有了。

    “就当你坑了诗诗的惩罚吧。”楚羽一脸正气。

    念诵口诀,出来之后,却是出现在这图书馆的最高一层。

    楚羽没有急着下去,而是慢悠悠的在这边看了会书。

    这时候,下面传来那老头的骂声:“该死的小混蛋,你特么是土匪啊?搜刮的这么干净?铁壶都给我偷跑了!赶紧给我滚下来!”

    楚羽微微一笑,面不改色的走了下去。

    偌大的图书馆里面,空无一人,大门紧闭。估计是被老头给关了。

    老头怒气冲冲的瞪着楚羽:“臭小子,东西交出来!”

    “什么东西?”楚羽一脸茫然:“我什么都没看见啊?”

    老头气得翻了个白眼,道:“你知道那茶桌是什么树么?”

    楚羽摇头。

    “那是撼天神树!那么一张茶桌,有百万斤重!臭小子,怎么没把你空间戒指压漏了?”

    我说怎么有点重……

    楚羽心道。

    脸上却满是无辜表情:“又没在我这……”

    “行了行了,你这小混蛋,以后再跟你算账。现在,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老头说着,看向楚羽:“趁她现在不知道你来过这,赶紧离开吧。我给你一个坐标点,从那地方,念诵一段口诀,可以进入到困兽之地。但我得提醒你一句,那是一个真正的混乱之地,去那,可能会九死一生!”

    “那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楚羽问道。

    老头看了一眼楚羽:“一个残破不堪的宇宙,有不少强大恐怖的原住民生灵,后来被当做一个牢狱,专门往里面扔各种可怕的生灵。那里没有秩序,充满混乱。就算是圣人进了那里,也未必敢说能全身而退。”

    老头看着楚羽:“那里没有法门的话,就算是帝君,也没办法逃脱。”

    “您不是有法门吗?”楚羽看着老头。

    老头也看着楚羽。

    一老一小大眼瞪小眼看了半天,最终,老头叹了口气。

    “真要去?”

    “您说呢?”

    “好,给你。”老头神念传音,给了楚羽一段法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