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1章 野孩子的早中餐
    王川恢复意识的时候,感觉有人正在给他喂食。喂进嘴里的东西是湿冷碎末,有点像搅拌机打碎的果仁,好像还带着些果核的壳。身体饿而且虚弱,仿佛很久没有吃东西了,简单的分辨了一下喂进嘴里的东西便吞了下去,而后微微张开嘴期望更多。

    吃了不少之后,身体渐渐有了些力气,也品尝出喂进嘴里的东西味道有些不对。很艰难地睁开眼睛,落入眼里的是各种不规则的粗粝的岩石。四下打量一下,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天然形成的岩洞里。借着照进岩洞的光线,可以看到洞中有人类活动的迹象——地上有干草,树叶以及少许的兽皮。

    而他身边正坐着一个人,正把一种手指大小的坚果带壳塞进嘴里嚼,嚼碎后喂到他的嘴里。

    王川又下意识的吞了一口之后,才看到那满嘴的黄烂的牙齿。牙齿的主人是一个应该年纪很大的妇人,虽然没有鸡皮鹤发,但一身皮肤松弛而且乌黑,个子佝偻,手臂长细,手掌却意外的粗大,而且大半个身子光着,仅在腰上挂着少许破碎的兽皮。见到王川醒来,露出一个干瘪的笑容,嘴里发出一串奇怪的音节。

    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里?他记得自己昏迷前在家里门前拯救一只爬到了电线杆上的小猫,成功把猫抱到怀里后,人字梯滑了一下,自己摔了下来。不过伤的并不算重,他都没有马上昏迷,只是脑袋被磕了一下,流了些血。他还把猫交给了旁人,叫熟人把他送到医院去,自己是上了车才昏迷的。

    怎么一醒来就变成了眼前这个摸样了?自己不是应该在医院或者家里的么?难道那些熟人不顾他重伤饿他一天,还把他送到这种地方,找来这样的老人恶作剧?

    想到这些,他还觉得脑袋隐隐有些作痛。只是当妇人发出那串奇怪的音节之后,仿佛有什么东西一下涌入了他的脑子。然后他居然听懂了那些音节:“伢子啊,你醒了?”

    涌入他脑子里的东西应该是一个人的记忆。准确地说应该是一个孩子的记忆。在这段不算长的记忆之中,王川简单整理一下,发现这些记忆贫乏到只要几个关键词就足够形容:荒野,岩洞,饿,吃的,冷……

    抬起自己的手来,王川看到的果然是“熟悉”的干瘦孱弱的胳膊,目光向身下看去,身体也是“熟悉”的不着寸缕的瘦弱身板。

    从岩洞中爬出去,阳光刺痛了他的眼睛。好半天适应了光线,他发现自己所在的是山坡中间的一个岩洞门口,从岩洞的下方延伸到视线的尽头,所见的都是莽莽的山野,绿色的植被一望无际,直到视野的尽头。天空蓝的纯粹,白云白的如同棉花糖,几只鹰在天空飞翔。一条大河从视野中穿过,河水绿得像渲染一般,不少水鸟在河流里追逐……这一切如同描绘大自然的油画一般,但唯独在画面里看不到农田,公路,房屋等任何他熟悉的人文景观,河里也没有船舟和桥梁……

    这显然不是他生活的那个世界。如果他生活的世界里有这样的风景,这个地方一定会变成世人皆知的旅游景点的。

    这就穿越了?王川有些发怔。回头再看了眼身后的岩洞。很希望这只是个恶作剧。只是,这不可能。

    不过当他再次看向岩洞的时候,眼前的这个岩洞他看着居然有些眼熟。

    岩洞是造山运动中岩石堆积留下的缝隙,洞口犬牙交错,内部崎岖不平,岩洞门口是四五十度斜坡的石壁,上面只有手脚攀爬留下的光滑的岩石小径。石壁下有大树枝繁叶茂不知道长了多少年了。树下一条小溪远处的山涧中流出来,流向远处的大河。大河的两边是两片冲积成的大块坡地,上面同样草木繁盛。靠近岩洞的河的这边,大约能看到几个半大的光屁股的孩子在林木间大呼小叫的追逐着什么。

    这些景象他绝对是第一次看到。但是他记忆中,他家所在的县城里有个被称为原始人遗迹公园地方。那里有个岩洞就和这里相差不大。据说那个洞曾出土了不少原始人的骨骼化石和石器,时间跨度大约是史前一万到十万年之间。那个公园的洞口前面有石头砌成的台阶,洞里装了电灯,架上了方便人参观走路的缆索桥。而岩洞前面是修剪得整整齐齐的园林花木,几百米之外就是热闹的街道和住宅小区,有一条河流正好穿城而过。而他家就在这个公园不远的地方。

    这个身体的记忆告诉他,他是在岩洞不远的地方掏鸟窝摔下来摔晕过去的。

    他仔细分辨了一下远方的山峰,虽然植被不一样,有些山头后世也不存在了,不过他还是很快就找到了几个熟悉的组合。确认了自己所在就是原来公园的地方无疑了。

    这是什么情况?自己只是摔了一下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灵魂穿越虫洞?双层空间?时间次元?现在是什么时候?史前一万年?新石器时代?母系氏族时期?

    无法确认自己所在的具体时间。不过据说自己所在的县城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夏商周时代,如果他现在在这片土地上看不到任何人文景观的话,现在应该是史前无疑了。

    至于其他的,王川没有深究。思考只是吃饱肚子以后的消遣。穿越回了一万年前和十万年前对他来说基本没有什么区别。活着还能吃饱肚子才是生命的意义。

    当他的肚子咕咕响起来的时候,他的目光投向岩洞外时,脑子里想的就变成了这个身体原来吃过各种能在外面找到的东西:野果,鸟蛋,鱼虾,小型的鸟兽,或者草根,嫩叶,各种虫子,白蚁……这些王川之前只会在贝爷的节目里看到的食物,却是这个孩子记忆里白天的主食。

    太阳出来的时候,岩洞里的大人就出离开岩洞去捕猎或者采摘,他们这些孩子就只能在岩洞前的野地里自己寻找能填肚子的东西。大一点的孩子会告诉小一点的哪些东西能吃,给他们做捕猎采集的示范。他们一般能弄到什么就吃什么。天黑的时候,如果大人有收成,他们就能饱餐一顿。

    这一带是他们这个部落或者家族的绝对领地,很少有大型的猛兽白天踏足,所以在这个身体的记忆之中,这么多年他都是这样过来的。

    老妇人见王川已经醒了,没有再喂他吃那种小坚果的意思。她还在嚼那些东西,不过正在喂岩洞里几个还不会走路的孩子。

    这个时候,远处大呼小叫的半大孩子们跑回来了,原来他们今天逮了一窝耗子,大大小小有六七只。看来他们几个今天就可以吃这个了。不过他们在行动的时候王川没有帮忙,分量如此少的情况下,循例不会有他的份。

    他们把最大的一只交给了老妇人,其他的几只在岩洞前面就撕成碎块分了。烤熟这个程序是没有的。岩洞中有用火的痕迹,王川也记得冬天他们会用火。不过他们明显没有掌握火种保存的办法。记忆中,他们要不停往火堆里放枯枝才能把火一直烧下去。不过春夏之后,当天气变暖,同时开始下雨潮湿,火堆就会被吹进洞的雨水扑灭。然后他们会过大半年没有火的日子。当冬天快来的时候,他们要派人带上很多东西出门去请一次火神。他们才能再次得到一次用火的机会。如此循环。

    对于岩洞的居民来说,有火没火这样的过程他们都已经习惯了。不过看着他们连毛带血生嚼肉块的场面实在让人觉得反胃,王川告诉他们等一会儿,然后回岩洞原来火堆的地方翻找了一番,找出几颗手指大小的木炭,先放到岩石上晾晒着。岩洞不远的小溪边有几丛竹子,他去折了几根小竹枝,保留前面的竹节做了几个活塞状的东西。然后把木炭固定在活塞棍上,猛的往活塞筒里塞。

    当竹筒里的气压突然变大的时候,木炭会被点燃。点燃的木炭在干草上吹一会儿,火就点起来了。

    王川做这个也没什么经验,这个过程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当火被点起来的时候,孩子们早就把不多的肉块吃完了。

    他收获了一堆看高科技发明一样的敬畏的眼光。包括老妇人也从岩洞里出来了,看着他的眼神也带着惊异。

    可以想象,一个连用火都要特意去请“火神”的年代里,能够生火是一件多么震惊的事情。

    王川没时间去理会他们的眼光。他们吃过东西了,他可还饿着呢。不远处有棵树不知为何长满了毛毛虫,让人不敢靠近。偶有鸟雀飞过,也很少去啄食。他决定今天就先吃个百虫宴当点心。虫子虽然恶心,毛毛虫身上的毛也让人望而却步,但有火的话,吃是没问题的。

    用两根小木根夹上一只毛毛虫,放到火上,火会在一瞬间烧掉毛毛虫身上的毛,烤几秒钟稍微翻一下,半分钟后,烤肉的香味传来,一只虫子就烤好了。时间不能再多,再多的话,这种看着可怕其实很水嫩的虫子会被烧得连灰都不剩的。

    先烤十几只用大树叶包着敬奉给老妇人,再烤几只分给刚能跑的几个小家伙,更大一点的就不用管了,看了这么久不会自己动手应该是吃饱了的。剩下的烤一只用一种酸涩的嫩叶卷着吃一只,王川吃得差点要流下泪来——这是熟悉的韩国烤肉的感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