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3章 扭曲的藤条
    这一夜除了被岩洞外的兽吼吓醒,再被洞里奇怪的声音惊扰外,王川睡得还算安稳。

    太阳出来的时候,兽吼远去,大人们便拿着新整理的工具外出了。

    早餐惯例是没有安排的,孩子们在溪水里喝过水又看过火伢子拿树枝捅牙齿的奇怪举动后,准备去学习贝爷吃早餐的时候被王川拿着一根藤条拦住了。孩子中有几个比王川大的,力量值也比他要高很多,平时遇到同伴脑袋进水的这种情况,他们肯定会饱于老拳的。但现在鉴于他火伢子的名头,几个孩子也乖乖站着听训。

    王川的要求很简单,早餐取消。所有人去折藤条,只要手指大小的,不听话的藤条伺候。

    其时阿母就站在他身后,正准备嚼东西喂养几个饿哭了的婴儿。阿母看着他的行为一脸好奇,却没有阻止。王川因此也狐假虎威了一把,把众孩子指使了起来。

    动作快的夸一句,动作慢的抽一鞭子,折回带刺的棘刺的也抽一鞭子,就用带刺的抽……好吧,下不去手,让他跑了。太小的孩子不够力气就呆在洞口把拿回来的藤条上的叶子给摘了。

    第一次听从指挥的野孩子是痛苦的,洞口不时响起哭嚎,为躲避藤条四处躲闪奔走。

    王川自己在洞口附近折了一些做了示范后就拖着一大把藤条回来了。接下来把叶子摘掉,用交叉并十字的办法把藤条横十根竖十根拼起来,四边都留下一部分。拼好这个后,把四边的藤条折起来,然后交叉着穿上一根根藤条,同时拉紧。穿到半米高后,把多余的一部分藤条缴到一起算是提耳了。

    一个粗糙的藤筐成型,野孩子们如同又看了一次高科技发明一般被震惊了一回。原先被藤条抽打的怨气也不见了,一个个跑得飞快,抢着去折藤条。

    这样编的筐子其实很不耐用。王川力气太小,拉不紧编织的缝隙,同时生藤条干了以后,缝隙会变大,这样筐子就很容易散掉。如果用竹子或者柳条编可能会更好些。不过这里没有看到柳树,竹子倒有,但没有破竹篾的工具。现在这种情况下先要有,好不好是有了以后的讲究。反正满山都是藤蔓,坏了再编就是了。

    等藤条折的差不多了,王川便把孩子们叫到身边,给他们讲解示范了一下。编到第三个筐的时候,旁边几个大一点的孩子就基本学会了。又指点他们几句,留下他们自己折藤条编筐子,自己下了小溪。

    小溪里鱼儿不少,可能是大人们有意保留给孩子的口粮。而孩子们在没有什么工具的情况下,仅用手捞棍叉,收获实在是有限。没有被人类的工具祸祸过的鱼在面对筐子的时候表现极为不错。王川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捞到了小半筐子的大大小小的鱼,和一条应该是刚吃饱卷成一团用萌萌哒眼神看着他的水蛇。王川果断把水蛇的头用石头剁下来,把蛇身丢到鱼筐里。

    这让他觉得他必须要一条短裤,要不然下回水蛇把他身体的某部分当成鱼那就完了。死不可怕,这么被咬死就有点可怕了。

    回到岩洞口的时候正好日上中天,招呼一声捡柴生火,中午就吃烤鱼了。

    孩子们看到鱼的时候,个个眼睛都亮了,有这么多的鱼,白天也可以饱餐一顿,这是之前从没有过的经历。于是又大呼小叫着兴奋的去捡枯枝树叶,生火烤鱼。

    趁他们捡柴的功夫,王川看了一下他们一个小时编织的成果。很好,已经编了四五个筐子了。对这些筐子当然要求就不能太高了,前宽后窄那是设计风格,左高右低那是个人喜好吧,上方下圆这应该是制作别致了,不过这个底下留七八个窟窿的算怎么回事?

    但孩子们的努力还是值得嘉奖的,惯例把鱼给阿母过目之后,前宽后窄的给条没头的蛇,左高右低的给条巴掌大的鲤鱼,底下有七八个洞的给条泥鳅就打发了。

    阿母对他们编织的筐子和抓的鱼再次表示惊奇,用一双带鱼腥味很重的手又在王川脑袋上摸了又摸。王川借着分鱼的功夫躲闪,别的孩子却看得羡慕不已,一个个盯着他脑袋上阿母的手,连手里拿的鱼是大是小都没有在意。

    吃了烤鱼王川拔了两根蒲公英烤着吃了,就当餐后水果。入秋了,连蒲公英都有点老了。看来过不了多久就会降温。时间紧迫,吃完饭就不要休息了,继续编筐吧。把编织任务放任不管交给那些孩子是不太负责的。两个调皮的家伙趁着吃完午饭的功夫,拿着自己编的筐去小溪里捞鱼,半个钟不到回来手里拎着一堆湿漉漉扭曲的藤条,一条鱼都没有捞到。

    编织的工作进行到太阳下山。大人们回来前,王川指挥着孩子们收拾好筐子,捡了些柴火落叶进岩洞,点亮篝火等着大人们带着晚饭回来。

    今天的大人回来的比往常晚了些。男人们脸色沮丧,个别人还带着伤。他们带回的收获是好几串穿在藤条上的野山梨和半只被什么猛兽撕咬过的猴子。

    女人回来的时候倒是气色不错。她们表示今天去的那个大倒树的山坳里锥果子很多,她们见带不了多少回来,就在那边吃饱了才回来的,晚饭就不用分东西给她们吃了。

    她们带回来的锥果子并不算多,十几个女人,用一堆破烂的兽皮包裹的,倒出来后估计没有三十斤。算起来,估计不够部落里一天的口粮的。

    当阿母带着孩子们拿出中午剩下的鱼和编了一天的十几个筐子的时候,大人们又震惊了一把。特别是那些女人,她们见到筐子的时候那放光的眼神,让王川找到了后世女人在lv专卖店里同样眼神的历史。上下打量,爱不释手,试挎试提的折腾劲跟后世的女人也没什么区别。

    女人们表示,有了这些筐子,明天一定可以把那些锥果子全都搬回来过冬。这样这个冬天就不会饿到人了。王川心里表示怀疑,锥果子这种东西他知道。他在这边醒来的时候,阿母给他喂的就是这种东西。这是一种和板栗类似,但是只有指头大,形象像热气球般上圆下锥,表皮包裹针刺和硬壳的小坚果。

    这种坚果成熟以后,针刺壳会裂开,小坚果会落下,采摘几乎只能靠捡。成熟时候看着漫山遍野,实际上过不了三五天就会被各种啮齿类动物啃食干净。这个时候如果有适合的工具去这些地方抓老鼠兔子的话,说不定还会有些收获。不过现在这个情况就算了,这些拿着石矛木棍连双鞋都没有的家伙冲到锥果子树下,估计还没有找到动物,自己就被针刺给放倒三五个。

    这些男人们明显还留在追着猎杀猎物的境界。据他们说,他们今天是拿着新打磨的工具追着一群鹿的,结果没有追上,后来在回来的路上见到野梨,准备摘一些还遇上了猴群以及追捕猴群的大猫……这结果自然惨烈。

    米多米少都得吃一顿。今天的收获不多,锥果子还得留着过冬,就正好把昨天猎杀的小动物和今天剩的鱼拿出来分了。现在天气还比较热,昨天猎杀的小动物没有经过处理,现在已经开始变味了。还好王川分到的是今天自己捞的半条鱼以及两个野梨。

    这些梨子看着青不拉几的,有拳头大小,咬一口,口感又粗又涩,差点没把舌头涩麻了。仿佛肚子永远没有底的孩子们皱眉咧嘴地嚼着吃,眼泪都要下来也不知道换个吃法。

    王川决定把它们煮着吃。没有锅什么的就用树叶包着,把埋留火种的泥土扒开,埋进去,想想顺便把鱼也裹着树叶埋进去了。看着宽是他老子的份上,也把他的埋进去了。然后上面点火,半个小时后扒开火堆。一股蒸鱼的味道传来,夹着奇异的果香。

    香味再次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东西可以这样埋着烤?梨子还可以烤着吃?

    不理这帮没见识的,鱼要趁热吃,梨子可以晾一晾。手抓不了,就用木棍子夹着吃,树叶上的汁水也有蛋白质,不能浪费了。

    众人见王川吃得汁水淋漓,对比自己手上烤的干巴巴的肉块,忽然觉得那样吃应该会更美味。明天可以这样试试。还有那些烤过的梨子,能吃吗?

    吃完鱼开始吃梨子,咬一口软糯香甜,这才是正确的吃法嘛。王川吃的满脸享受。这样埋烧的梨子和蒸过的差不多,水分保持得很好。蒸熟之后的梨子果酸被破坏了,变成了淀粉状的东西,咬起来粉粉的,跟吃米饭差不多。

    见王川吃的享受,他老子抓起一个咬了一口说好吃,说好的分配主义就被破坏了,其他几个梨子眨眼间被抢走。年长尊崇的阿母也拿着一个用一嘴烂牙啃得欢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