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5章 陷阱和网兜
    裤子的出现在部落里并没有形成风潮,连在孩子当中也没人进行模仿。一来二麻的数量有限,麻线难搓。二来,吃的问题再次笼罩孩子们的天空。小溪里的鱼终于到了快捞不到的地步了。

    这一天两个下水的孩子又弄坏了一个筐,从早上到太阳过午,结果只捞到可怜巴巴几条小鱼。然后孩子们就不淡定了,搓绳捆线的工作做得马马虎虎,眼睛不断往山野里望。

    有时候人陷入困境很难走出来就是陷入了这种循环。比如缺少吃的要急着找吃的,急着去找往往效率不会太高,等找到足够糊口的吃的时候,人已经开始困倦了,休息一下把精神养回来,吃的又没有了……

    部落的情况是,没有合适的工具不能找到更多吃的,没有更多吃的就得花更多时间去采集捕猎,时间花去采集捕猎了就没有办法改进捕猎工具,没有合适的工具就找不到更多吃的……

    这是一个很难破解的环,人类在旧石器时代的几百万年里寸步不进,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火的出现,让人类在夜晚得以思考和改进工具,人类才在火光的照耀下进入了新石器时代,才在几万年的时间里开始统治地球。

    王川从部落的语言习惯和使用工具的习惯分析,现在这个社会应该已经进入了新石器时代了。如果细究部落会用火却不会保管火种的问题,有石器还只是会追着野兽跑,不会设陷阱这样的问题,从地理上来说或者从人类社会的基本形态上大约可以找到答案。

    从地理上说,华夏文明的起源地是太河流域,但这里的位置偏南,如果此后的地理没有发生重大变化的话,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更靠近太江流域。岩洞不远的大河再流几百里就是流进太江的。也就是说,这里其实是这个时代的边远地区。部落比较落后也是正常的。

    而从社会的基本形态看来,一个社会中各阶层存在生产力发展不均衡的现象其实十分普遍,人类开始登上月球的时候,亚马逊森林都还存在着原始人呢。这个边远的小部落落后于主流的社会情况一点也不奇怪。

    现在哪怕王川让他们常规的用上了火,编织了筐子可以让他们带更多的东西回来喂养孩子,帮他们打磨了好棍子让他们可以花更多的时间去捕猎,但是这些做法在短时间内还是难以让他们改变思维,让他们从困境的圈子里钻出来。

    要让他们从原来的生活习惯中走出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还要一刻不停。

    王川开始试着织网。不过考虑到织网的时间要比较长,麻线的数量不太够和孩子们的工作情绪开始懈怠等问题,他决定先织几个用料少的网兜。

    小溪里的鱼应该是还有的,只是经过这几天筐子的祸祸,密度降低了。毕竟筐子的效率和口径有限,不可能把这些鱼赶尽杀绝。如果用大口径一些的和滤水更快的网兜,说不定还能深捞一些,可以解决一下燃眉之急。

    编织网兜没有其他窍门,先找一根大小合适的生树枝弯成一个圈,弯圈的时候用火烤一烤,这样成型圈子会固定下来。固定之后,再用麻线绑一下就完美了。弯好的树圈挂起来,麻线弄成一段段对折绑在树圈上,两厘米左右一根,绑好麻线就把竖下来的麻线隔着两厘米两两打结就行了。这是古老的结网法,工序并不复杂。

    教会了几个听话又手巧的女孩子之后,这工作就交给了她们。自己带着剩下的麻线,跟阿母要一把干果,带着其他不想再搓麻线的男孩子去折竹条或者树枝去。前两天晾晒粮食的时候不是有很多雀鸟和松鼠来过抢掠吗,今天就是它们付出回报的时候了。

    在有弹性的竹条或者树枝上绑上细线,打活结绳套,麻线中间绑上小木棍定桩。在合适的泥土地上,插紧拉弯,用圆拱卡桥定桩,放上两个踩踏的小树根,把绳套拉好后放几颗果子在踩踏的小木根下,一个简单的绳套陷阱就设好了。

    一个孩子伸手去捡果子吃,只听到piu一声,手就被套在麻线上了。这个检验做得很好,拿竹条抽一下作为奖励。敢哭再抽一下。

    复原了这个索套小陷阱,去下一个地方。没有经过人类枪炮洗礼的鸟雀完全不知道人类的凶险,估计在它们看来人类和山羊也没什么区别。在下一个索套还没有布置好的时候,身后又是piu一声响,一个鸟雀猛然扑拉翅膀的影子便出现在刚才下套的那个地方。孩子们只愣了一秒,便有四五个人扑了上去,那只可怜的鸟便连肠子都被压出来了。

    小陷阱放了一圈下来,太阳已经偏西了。回到洞口的时候,网兜也结得差不多了。王川做了一个收尾之后,就绑上一根长棍子下了小溪。试用新工具还是得自己来,那帮野孩子做事没有一点分寸。藤筐弄坏了就算了,这网兜花的时间不少,弄坏了会让人心疼死。

    事实证明网兜还是有效果的,花了半个多小时,王川又捞了十多尾二三指大小的鱼,个别有小孩巴掌大小。太小的就捞不到了,小鱼会从网兜的网眼跑掉。他发现越往河口走鱼越多,想必是有鱼会从河流中回游。在一个靠近河口的小水潭里,他还捞到一个脸盆大小的乌龟。乌龟在小溪里很罕见,因为这东西跑得慢,小溪的水也不深,几乎不能在这些孩子手里存活,想必这龟也是从大河里游进来的,那条大河物产应该极为丰富。不过想起阿母一再的嘱咐,捞到乌龟之后,他就往回走了,没有再往河的方向走一步。

    前面那条河后世叫叶原河,离岩洞不到两公里的距离。后世的那条河王川熟悉,他常常去河边散步。那时候那条河因为上游不少水库拦截,一年到头都是枯水期。鱼几乎没有,有也没有人敢吃。因为那条河几乎就是县城的下水道。

    不过现在这条河和后世是完全不同。现在这条河水面宽达百米,两边芦苇遍布,灌木丛生,沼泽水洼不计其数,天知道河水会有什么东西?这个年月,河里跑出一只史前恐龙来他都不会惊讶。

    上午只捞到几条小鱼,中午几乎没吃,现在就烤个乌龟再吃点吧。

    乌龟翻个身直接架在石头上就放火烤,快熟的时候,放上点剁碎的紫苏,再用尖石块捣碎肉块,吃得孩子们根本停不下来。意犹未尽就在龟壳上放点水再煮上两条鱼,吃完就没有了,天都快黑了,都去看索套去,有鸟抓回来当晚饭。这回再把肠子和屎都压出来了,晚上就别吃了。

    龟壳放凉了就给阿母占卜用。不会占卜留着装水也是可以的。

    索套照样也有效果。孩子们去了一趟,就抓回来三四只鸟雀,两只松鼠和不少羽毛。羽毛是套的鸟雀被鹰吃了留下的。这个年代的老鹰也不知道什么叫来自人类的恶意。平时孩子们在林子里跑,它们在天上飞,互不相干,毕竟翼展一米左右的老鹰抓不起孩子。不过现在在人类的眼皮子底下公然这样偷窃,孩子们都很愤慨,准备下回遇到的时候统统抓回来吃掉。

    这事倒给王川提了个醒,这个年代的鹰翼展一米的奈何不了这些孩子,万一跑出个翼展三米的呢?这个年代恐龙都未必灭绝了,有翼展三米或者更大的鹰或者雕实在是正常不过的,毕竟后世从化石上研究出来的历史,未必能反映真实情况的万一。

    带着这样的忧虑,他在天黑之前捡了些坚硬的卵石,准备天黑之后回岩洞打磨石器。武器必须要有,而且要随身带,哪怕是石矛这样落后的东西也好。

    绳套扑捉的鸟雀又让部落的大人们小小的惊喜了一把,小孩子们在各自的亲人面前卖弄自己学会的下套子的技术,大人们只是呵呵笑着听,高兴却不怎么上心。对他们来说,这些小巧的鸟雀给孩子们当白天的点心还行,自己弄回来了可不够喂养部落的。

    麻线编的绳子有两三捆了,借着这个机会,王川站了出来,用粗麻绳给他们演示讲解自己能想到的各种绳套陷阱的样式。结果不太乐观。这帮只会拿着石矛在动物身后跑的野人再次如同看高科技发布会一般看完了王川的演示,眼中带着各种钦佩和欣赏,但就是没有人站出来跟他一起动手实验。

    这场景和告诉他们生火的原理差不了多少。王川有些失望。想着转变人的观念很难,要转变这些野人的观念只怕要更加的难。这事情也只能潜移默化慢慢的来。如同埋土保留火种的情况一样,当时这些人并不怎么在意,现在早上起来后,岩洞里起码有三四个埋了火种的土包。

    或者,等他们有需要的时候,他们会学的。王川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演示完之后,王川准备借着篝火打磨石器。这个事情大人们倒是热心。

    他们从王川拿回来的石头里找出一块合适的,直接往岩洞的岩石上砸,裂开后从中挑出尖锐的一片,问王川满不满意,然后就动手在岩石上磨尖打边。做这些他们是专业的。不用多久,他们就把矛尖磨了出来。

    王川自己找了一根合适的棍子,在一头稍微刻画了些绑线的凹槽,把矛尖用麻线绑了上去,一个带着原始气息的石矛就崭新出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