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6章 鳄鱼?鳄鱼!
    这个时代的孩子肯定不知道什么是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的道理,但他们肯定知道早起的虫儿被鸟吃的事实。

    这一天太阳初升的时候,洞里的大人们还没有起来,他们就呼叫着从洞里跑出去看昨天下的索套了。结果证明这些孩子们的做法是对的,这个世界的凶险远不止凶禽猛兽。

    一晚上过去,大多数的索套都被触发了。捉到东西的不多,能收获的东西更少。捉到的鸟雀只有可怜的两三个,吊死的老鼠已经算好的了,有些地方的索套被咬掉了,有些套子前只有鸟的羽毛或者一点松鼠的尾巴。

    捕鸟蜘蛛这种东西,王川一直以为是个传说,现在他见到了活物,还不止一只,拳头大小,完全无视人类的存在在索套上面结网进食。这只从嘴里有蜈蚣爬出来的老鼠应该是不能要了。这个套子的收获还不错,如果这条肚子鼓鼓的走不了的蛇算收获的话,正好可以破开它的肚子看它吃得到底是什么。

    孩子们再次被这些收获激励了。他们表示,要搓更多的麻线,要把山林所有的地方都装上这种套子,把所有的鸟雀松鼠老鼠全都抓来吃掉,然后……好吧,他们没有想过然后。

    男孩自发去山林里寻找二麻,一把一把的扛回来,女孩子在岩洞门口继续撕树皮搓麻线。

    王川觉得,他还是织个网比较靠谱。并非所有的雀鸟都会下地寻找食物,当索套把周围的雀鸟套过一遍之后,小溪捞鱼的情况还回再重复一次。眼光往前看,工具就得发展。相信过不了多久,就得用网去扑捉天上飞的鸟雀了。

    日上三竿的时候,几个出去折二麻的男孩子哭丧着,惊慌失措地跑了回来。二麻一根都没有带回来,一个两个身上还被刮了好些个血口子。

    王川放下手中的活问他们怎么回事,他们却是呜呜哇哇的口齿不清,半天没有说清楚。

    出去的孩子少了一个,显然是遇到什么危险了。摸摸他们的脑袋让他们镇定,王川尽量问简单的问题:“他在哪?”

    其中一个孩子指了指叶原河边。

    大概明白了。这些孩子到处寻找二麻,周围的二麻都被祸祸的差不多了,他们就往远处走。叶原河边的灌木是比较多的,他们不知不觉就走向了那边。然后遇到了传说中的来自大河的危险。

    现在要搞清楚的是,那边的危险到底是什么,那个孩子是死是活。目前从这个孩子的情绪看来,他们应该是说不清楚或者是遇到了从没有见过的东西,表达不出来。还是自己过去看看吧。弄清楚情况后才知道该怎么办。

    刮伤的孩子留下,让他们自己止血。带着没有伤的孩子拿上石矛向着河边去。

    孩子走得很犹豫,王川自己也走得很忐忑。那种未知的让部落好几个人没有回来的东西肯定危险。不过正是未知的的东西才让人觉得更加恐惧。只要搞清楚了是什么,或者以后就可以避免再次发生类似的事情。

    从眼前的情况看,他觉得那边也并非真的那么凶险,至少河边没有那么凶险,要不然这几个孩子不可能还有生还的机会。而且,如果那是千年巨蟒或者是食肉恐龙之类的,他们部落也不可能存活下来。所以,只要自己远远的看上一眼,问题应该不大。

    有了这些决断,他镇定了不少,拉着孩子快步向河边而去。

    有时候人的思维会存在认知的盲点,并且可能会因此怀疑已知的一切。王川觉得自己早就应该想到,自己所在的地方是太江流域,太江流域会出现在江河沼泽中能让原始人退避三舍的应该只有太江鳄才对,为何自己先前完全没有往这方面去想?还以为江河中的会是史前恐龙?

    虽然史前和后世的世界有些不太一样,但基本的情况应该还是差不多的才对。就算有些偏差,那应该也是在后世几乎要灭绝,传说中性格温顺的,体长一米五到两米左右的太江鳄,现在看起来有接近三米的体长,并且比较生猛地时不时跳起来要撕咬爬到了树上的孩子。

    这个年代可还没有到这种生物灭绝的时候,天知道外面的叶原河里还有多少这样的生物。部落能够在这么近的地方生存下来也不知道是侥幸还是这些鳄鱼有意留的口粮。这一带没有大型猛兽靠近,哪里是因为部落人的问题,只怕是为了躲避这些浅水中的杀手吧?

    树上的孩子看到了他们过来,想开口大喊。王川用一根手指放在唇边比了个噤声的姿势,就拉着身边的孩子悄悄退后了。他爬得挺高的,鳄鱼身体估计有两百斤,不管是跳还是爬应该都到不了那个高度。那就先让他待着吧。至于噤声的姿势他懂不懂的问题。最后他并没有喊出来,看来是懂了。

    部落的生存问题后面再想,现在把孩子救下来才是当务之急。没有泰坦加成,拿着石矛正面和鳄鱼对着干这样的事情王川是不会干的,他的脑子还没有坏到那种地步。

    先回去叫人。跑回岩洞的时候,大概的应对的办法就想出来了。那个孩子爬的树是灌木丛里长出来,周围没有其他大树,学猴子从其他树上跑掉这样的办法行不通。事实上如果能这样做,这孩子应该不会等在树上,早自己顺着树枝跑回来了。其实他们在树上和猴子也差不了多少。这个办法行不通,剩下的办法就只有设陷阱诱杀这只鳄鱼了。

    大人们不太在意设套布置陷阱的狩猎方式,所以麻绳没有被拿走。看来学得慢也不是什么坏事。

    把所有的绳子都带上,怕不够绳子,还带了一把前面折的藤条,叫上三个最大的孩子,每人的木棍也拿上,就重新走回刚才那个位置。

    路上也不能闲着。首先,得鼓舞士气。告诉三个同伴不用怕,他们只要远远的布置几个陷阱就行,只要安静的听自己的指挥,不要叫喊就没有危险。刚才已经看过了还能回来就是明证。

    其次,路上合适的树枝收拾一把,合适的石头抱上几个。石头挑选带尖的,越大越好。

    接下来就是寻找合适的地方布置陷阱以及看怎么把鳄鱼引到陷阱里了。相信有绳子等这些工具,鳄鱼未必凶险。

    ……

    ……

    阿母在岩洞里喂完婴儿习惯到岩洞门口看一眼。以前她要看看孩子们在山林间会不会跑得太远,会不会吃什么不能吃的东西,有没有遇到危险。最近,她喜欢在岩洞口看看那些孩子又在弄什么新奇的玩意,弄回来什么猎物,吃得饱不饱。

    往回去想,这些转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人老糊涂了,这不是火伢子生火那天之后开始的嘛?这孩子能够生火,能够找来这么多食物,是个有本事的,是个好孩子。等过两年长大了,出去狩猎,说不定会能猎到大家伙回来,能让大家吃上好几天呢。

    阿母想得高兴,来到洞口往下一看,发现孩子们都缩在一起,没有了往日吵闹的气氛。这是怎么啦?又不听火伢子话了还是谁吃坏肚子了?

    走到岩壁下,她才看清两个刮伤的孩子。拉过来看看,是荆棘刮的,肯定是走路不小心的了。这种伤经常有的,敷点唾液就好。只是你们都看着大河那边做什么?还有,火伢子呢?

    阿母是个有见识的人,等孩子说了一下河边的情况,她便伸出手做了个爪状,嘴巴张大做鳄鱼状,问孩子:“是这个?”等孩子一确认,她便飞跑着冲回岩洞,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根牛角,又跑到洞口,鼓着干瘪的腮帮子呜呜吹了起来。

    吹着吹着,眼泪就下来了。

    还来得及的,阿母安慰自己。山林间藤蔓遍地,荒草丛生,仅有的路也是这些年用脚丫子踩出来的,因此在山林里走路并不能走得很快。外出采集狩猎的人日出才出发的,现在不过日上三竿,而且这些年轻人又懒,他们应该没有走多远,应该能听到牛角声,应该很快可以赶回来。

    只是这些孩子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说了多少次不要走远,说了多少次不要靠近河边,说了多少次靠近河边会没命的。怎么他们就是不听?

    她现在还记得不止一次,部落的人误闯河边,被那种大嘴的怪物咬住拖到水里的场景。那种可怕的怪物不但力大无比,咬住了就让人挣脱不开,而且皮肤硬的和石头一样,棍子打完全没用,石矛都很难插不进去。跑得快,游得更快。简直比嗷嗷昂昂加起来还要可怕。这些孩子怎么就跑过去了呢?

    火伢子这孩子也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怎么就没有跟自己说一下,怎么自己就带着几个孩子过去了?能狩猎的大人都对付不了的怪物,他们这几个孩子哪里还有幸理?希望那些孩子能够爬到树上去吧。这样,等大人们回来,就能够得救了。

    就算爬树,火伢子也要爬到最高才好。这个孩子可不能出了什么事情的。这个孩子能生火,会编筐,棍子做得又快又好,还能把那些绳子做成“陷阱?”这样好的孩子,将来可是要带领部落的,可不能出事……

    阿母心思流转,越发的用力吹着牛角。呜呜声在山林间越发的急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