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7章 你对陷阱一无所知
    牛角声响起的时候,树上的孩子已经吓得屎尿齐喷了。鳄鱼和人一样,其实是会爬树的。只是因为体重的原因,它们上树有难度,同时在树上也不太灵活而已。蹦跳了好一阵子之后,据说智商不低的鳄鱼开始爬树。好在五十斤的孩子爬得到的高度,二百斤的鳄鱼上不去。

    见到王川他们回来的时候,树上的孩子很想喊一声救命。不过王川一点靠近的意思都没有,还是对他比划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和几个孩子就埋头在地上悄无声息地在摆弄什么。此后另外几个孩子也在空挡时抬头对他比划噤声的动作。看来大家都知道这个动作的意思了。

    鳄鱼这种东西咬合力惊人,突袭或者奔跑的速度比人类要快,智商不低,皮还硬。如果可以王川绝对不愿意和这种生物对上。不过看树上那个孩子估计撑不了多久了,现在都是靠一个树杈卡着身体的,自己再不行动或者再离开一趟的话,估计他就会崩溃掉,自己跳进鳄鱼嘴里。实在是没得选,或者想更周全的办法吶。

    对付鳄鱼就不能用套鸟雀的那种绳套了。一来这种绳子够不够结实还两说。二来,能够拉的住这种两百斤重物的家伙的树枝,他们几个小孩子也压不下来。电视里那种毫无征兆就可以把人头下脚上吊起来的陷阱在这里只能想想。而且就算把鳄鱼吊起来了,第一时间杀不死它也是自寻死路。

    不过陷阱是死的人是活的,可以下套的陷阱稍微修改一下思路,就可以变成砸石头的陷阱。把石头捆绑好,两个孩子合力拉到至少十米高的树枝上去,带尖的部分朝下。触发部分还是用圆拱卡桥式。只是鳄鱼的冲刺速度要提前估算好,这一下要砸到要害,要不然这就是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呢。

    一个这样的陷阱肯定是不保险的,这样的陷阱在一条直线上布置三个。提前量还得略有不同,以防止鳄鱼的速度估算错误。

    三个陷阱还是不够保险,还要从树上绑好垂下一根绳子,三个孩子先爬到树上去,万一陷阱失败,王川可以拉着绳子上树。到时候就只能在树上躲着了。牛角号已经吹响,想必部落的大人不会回来得太慢。到时候四个孩子一起吸引这鳄鱼的注意力,应该可以让那个已经失禁的孩子轻松些。至少有伴不是?

    陷阱布置好,孩子们都上了树,王川还演习了一下自己快速逃命的流程。为了防止这些孩子必要的时候出现我还是无知原始人的白痴行为,王川还了教他们怎么样在树枝上夹紧树枝,怎么样大段拉绳。

    很好,树上的三个家伙都很给力,演习的时候很快把自己拉了上来,就是不知道等下鳄鱼追到树下的时候会不会变成熊货,把自己留在树下。

    站在高处往鳄鱼那边看了看,再次估量整个计划。才发现那边的灌木被压平了一大块,中间的草木堆里还隐约露出几个灰白的椭圆物体。好嘛,那是鳄鱼蛋。也就是说这是一只孵卵期的暴躁的鳄鱼妈妈。计划成功的可能性再降低一成。为了不引起鳄鱼的注意,他们的陷阱设的还远,必须要自己过去把鳄鱼引过来。丢命的可能性再加两成。

    鳄鱼已经从那棵不大的树上下来了,不过它还是在原地狂躁的逛来逛去,时不时拿尾巴撞一下那棵可怜的树木,把它撞得颤颤巍巍。

    王川靠近到三十米左右,捡起一块石头远远地丢了过去,石头落到了鳄鱼身边。鳄鱼只是向他这边看了一眼,并没有理会。又丢了一颗,这回砸到了鳄鱼的尾巴上。不过它这回连看都没看一眼,继续撞树。

    石头不大,砸过去的力气也小。再大的石头这个距离上王川扔不过去。当然可以靠近些扔,不过傻子才靠近呢,鳄鱼智商不低的说法并非说说而已,现在看来,鳄鱼就在故意引他上当。

    不上当有不上当的办法。王川掉转方向,对着鳄鱼蛋的地方扔了一颗石头过去。石头在灌木间弹了一下,嗑的一声,蛋壳破碎的声音传来。这一下扔得迷之准确。

    要完。王川抬腿转身就跑。

    临跑那一刻,王川看到鳄鱼低吼转身的气势不输猛虎下山。它扭头之间,王川仿佛看到“小子,你对力量一无所知”的愤怒。然后,它以和体型极不相称的速度,以重型卡车的气势碾压撞向灌木丛,向王川这边窜了过来。

    三十米的距离转瞬间被跨越。王川才跨过第一个陷阱,鳄鱼踩踏陷阱树枝的声音就在身后响起了。不敢指望这个陷阱立刻建功,咬牙拼命再加快几分速度。果然,身后有石头砸落的声音,随后鳄鱼暴怒的吼声也在身后响起,牙齿咬合的声音仿佛就在脖子后面。

    匆忙间把石矛对着身后刺了出去,这一下居然刺实了。不过下一刻矛杆传来的振动和石头碎裂的声音表示石矛正好刺进了鳄鱼的嘴里,王川急忙松开了手,果然,一股巨大的力气从石矛杆上传来,把他来不及松开的手指抽的如同断裂了一般。

    终于意识鳄鱼的速度和力量还在自己的预料之上,或者是自己这个孩子的身体还是太瘦弱,王川觉得自己的准备还是太仓促了,三个陷阱奏效之前,自己未必能跑掉。

    不敢再分心关注身后,王川没命的往绳子方向冲去,跨过第二个陷阱才发现绳子还在十米之外,焦急的对着树上的孩子喊了一声:“绳!”同时心中期盼这些孩子的智商知道随机应变这个道理。

    树上几乎已经被凶猛的鳄鱼吓傻的孩子中有一个回过神来,对着王川抖出了绳子。绳子的一头在王川身前飞过。王川跳了起来,抓住了绳子的同时对着树上的孩子再喊道:“拉!”

    绳子传来的力气让他的速度加快了几分。也就在这刹那之间,鳄鱼的嘴咬在了他身后的空处。同时,一颗石头从天而降,第二个陷阱正好被触动了。

    王川不敢再停,拉着绳子蹦跳着前进,跟着三下两下爬到了树杈上,心脏仿佛都要从身体里蹦出来了。

    抽空望了一眼身后,才发现鳄鱼并没有追上来。它正好被第二个陷阱的石头砸到了脑袋上。带尖的石头几乎把它脑袋都砸扁了,一只眼珠子都凸了出来,不过它并没有马上死去。它扭曲着身子甩掉了压在脑袋上的石头,尾巴如同扫地般的挥动着,把周围的几棵小树统统拦腰扫断。

    扫断的小树还触发了第三个陷阱,不过那颗砸下来的石头并没有砸到鳄鱼。

    王川知道,这鳄鱼活不了了。第一个陷阱也在它身上砸出一个不小的伤口,加上脑袋上的伤,它顶多还能再挣扎一会。

    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才发现自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被矛杆抽打过的手指热辣辣的生疼,同时自己浑身发软到站都站不住,见鳄鱼可能还会多再挣扎一会,索性藤条般挂在树枝上,让自己稍微回复一点力气。

    以后这种傻事再也不做了。他如同风箱般的喘息着想。

    不过这个打算刚完,他就不得不率先从树上下来,拿棍子捅捅已经不会动弹的鳄鱼是不是真的死了。没办法,那几个孩子早就被鳄鱼的凶恶的样子吓得不敢下树了。

    等王川把陷阱的绳子什么都收拾好了,几个孩子才战战兢兢的从树上下来。

    三米长的鳄鱼真的可能有两百斤。五个孩子分别拉着鳄鱼的四肢和尾巴,连扛带拖,费了老大的力气,花了半个多小时才把鳄鱼从河边的灌木丛拖回到岩洞附近。至于鳄鱼的那一窝蛋就没空理会了。这个季节鳄鱼基本已经把蛋孵出来了,这几个估计里面的小鳄鱼也已经成熟了。

    大人们已经回来了,本想拖回附近就不管的,不过一想到这些人宰杀动物时候的野蛮风格,王川又爬了起来。没力气现在给鳄鱼剥皮拆骨,就先趴到鳄鱼身上先别让他们动吧。于是他就护着那鳄鱼,如同护食的小狗一般。自己一个人护不住,就拉上刚才那几个一起抬的。

    几个孩子傻傻笑着,一起趴在自己的战利品上面,接受其他孩子的敬畏和阿母的摸头,早就忘记了之前的熊样了。

    阿母摸完那些孩子的头,最后就抱着王川的脑袋不放了。这些孩子都是好孩子,比他们父辈有用多了。特别是我的火伢子,部落多少年没能奈何的猛兽,就这样被猎回来了。这肯定是我父的荣光照耀,部落肯定能在他的手里恢复强盛的。

    大人们的脸色却是有些难看的。孩子能干是好事,孩子太能干就有点让他们无地自容了。这个部落原本是他们养活孩子的,现在难道连孩子都比不过了?也不知道这种凶兽的肉能不能吃,还是解切开试试吧。

    看到有人拿着尖石块往鳄鱼身上招呼,阿母马上变身暴龙,对着那些大人大声喝骂起来。骂人的词语不多,意思是一帮大的一点用没有,吹牛角也不见你们跑快点回来,天天就知道吃。还是我火伢子好,这种凶猛的东西都能杀死,嗯,以后我们的火伢子就不叫火伢子了,叫吼火伢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