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8章 绳网的效果
    节日的气氛这种事情,都是食物充足之后产生的。两百斤的鳄鱼让部落的人又如同过了一个节一般。阿母高兴,破例让他们白天吃了一顿。

    解刨鳄鱼的工作还是大人们动的手,用尖石块切割鳄鱼皮这种粗活,王川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过阿母特意下令,解刨的时候听王川指挥。于是部落里产生了第一块比较完整的兽皮。

    硝制什么的就算了。部落里连石灰水都找不到,其他硝制的药物可能要等一万年才有。所以这块鳄鱼皮只是被晾了起来。王川打算回头把皮上的肉块脂肪刮干净,烤掉部分油脂,然后再刮掉些鱼鳞就当是完成硝制了。

    这第一块皮子是给阿母的。阿母看了大为高兴,并且宣布以后所有的皮毛都照王川的方法处理。不能再胡乱切坏,丢到火里烧掉了。

    王川也看出来了,要想部落里的人动起来,必须要阿母说话。于是下午的时间就没让大人出去,把他们也指挥了起来。

    女人都动手学搓绳子,学结大网。男人准备长杆石矛,学习怎么捕杀鳄鱼。

    知道河里的威胁是鳄鱼之后,以后来自大河的威胁就该解除了。大河应该变成部落的食物产地。在这一个河段的鳄鱼的威胁消失之前,鳄鱼是其中的主角。

    捕杀鳄鱼如果有必要的准备,是不会像王川自己弄得那么凶险的。只要注意几个要点就可以了。

    第一是不要下水。鳄鱼在水下神出鬼没,同时它们咬住食物后会通过翻滚身体来撕碎食物,这种方法又称为死亡翻滚,可见它们在水下是何等可怕。在水里和它们对着干简直就是活的不耐烦了。

    第二,鳄鱼是不会后退的,所以要准备一张结实的大网。只要被大网束缚了身体,它就只有挨宰的份了。

    第三,部落的大人至少三人一组,每人要准备一根长杆石矛。这样一来,就可以让鳄鱼难于近身,鳄鱼的口牙之利就没了用武之地。

    同时鳄鱼的眼睛是鳄鱼的弱点,遇到鳄鱼威胁的时候戳鳄鱼眼睛可以让它松口;鳄鱼的尾巴能扫断树木,猎杀的时候注意避让等一些王川记得的东西也告诉了这些大人们,让他们对鳄鱼的恐惧降低一些。

    长杆石矛准备两米五以上的,还是用磨砂打磨木棍,绑石矛的办法来做。有成年女人加入的结网团队行动能力大增,也很快第一张用绳子结的大网结好了。

    工具准备好,王川用草木绑了一个捆,丢在地上当鳄鱼让男人们演习。原本觉得有些丢脸的大人们不太愿意动手。被阿母站出来骂了一顿之后,才听话起来。说扔网就扔网,说刺就对着草木捆刺个不停。只是他们对着演习都露出不解,真这样能扎几下草木就能捕杀鳄鱼?

    看出了他们的心思,王川招呼他们走向河边去实战。

    这些几乎没有踏足过河边的人明显有些慌乱。常年在山林里跑动的人居然会在落叶堆里滑倒。好在壮着人多,又有王川的带领,众人才走到了河边。

    当扒开河边的灌木,看到河边的水洼里不少飘着烂木头一样的物体的时候,王川也觉得头皮发麻。这条河里鳄鱼的数量只怕比想象中的都多。

    猎杀鳄鱼第一条不要下水,所以水里的就先不管。他们很快在河边的草丛里找到一只应该刚吃饱懒洋洋晒太阳的鳄鱼。

    见到这等活的凶兽时不时张开大嘴赶苍蝇的样子,部落的大人们不由两股战战。

    这个时间就不能给他们犹豫的间隙。一鼓作气的道理王川知道。所以他把大人们推前几步,简单作了一下阵型布置,自己就退到了他们身后,站到一个随时可以跑的地方。然后一块石头就砸向鳄鱼的脑袋。

    这次的距离很近,石头也不小。

    接下来的事情,忽略掉这些人慌乱中的错误,整个过程简单到跟做梦差不多。鳄鱼跑过来的时候,把网丢出去,然后一顿石矛猛戳,完了。

    当这些大人把鳄鱼戳到连神经反应都停止了,等待夸奖的孩子般抬头看向王川的时候,王川觉得肝都痛了。别说死得全尸了,那只鳄鱼身上有一寸好肉都不知道是吃了几年斋修了几世的福德了好不?

    何况,那个丢网的差点没把网丢到自己人头上,就这么扎几下鳄鱼还顺便用矛杆撞倒了好几个自己人,而且这个过程中还大呼小叫的,差点没把其他鳄鱼引到岸上来,你们还好意思要表扬?早点抬上鳄鱼跑吧。顺便把那个被撞倒的还没有爬起来的倒霉蛋背上。

    这一天阿母的笑容可能比之前一年还要多。来自河边的恐慌解除,让她的精神大大的放松了。几百斤的肉食和近在眼前的食物来源也让她豪气了一回,宣布今天放开肚子随便吃!

    这就要了亲命了,部落的人估计从不知道吃饱为何物,在没有节制的情况下,这些人的食量堪称恐怖。于是所有人都塞了个肚子滚圆哀声喘气。两条鳄鱼三百多四百斤重,被他们吃了两顿之后,居然剩下不足一半!

    王川在别人胡吃海塞的时候,有条不紊的把鳄鱼肉割成一条条的挂了起来,放在火堆上烟熏烤制。烤制的过程中,时不时找出一些最鲜嫩的部分,洒上点剁碎的紫苏,再烤熟了斯条慢理的吃。完了还找出两根野菜,烤一烤吃下去。这些天他都几乎有两顿可吃,基本跟后世的生活节奏差别不大,倒没有像他们那般对食物这么狂热。

    现在虽然早晚凉爽,不过总体气温还比较高,这些肉不处理一下估计摆放不了几天。在没盐的情况下,这样熏烤把肉烤干,再放通风处应该可让肉放置的时间更长。现在开始,鳄鱼应该不会少了,这些肉也不会立刻吃掉,保存到冬天再吃应该是可以的。

    撑的生无可恋的人们停下进食,却发现王川还在烧烤,不由有些好奇他到底能吃多少。王川道:“把肉烤干一点,可以多放些日子,等下雪的时候再吃。”

    “和那些干果子一样?”阿母明悟道。当时王川说要把果子拿出去晾晒的时候她心痛得要死,晒的话会被鸟雀松鼠偷吃不说,晒干了还会减少很多呢。当时她也是一时宠爱顺从了王川的意思,没有想到她这几天检查这些食物,发现腐烂的情况真的几乎消失了。

    这个孩子的话几乎都是有道理的,就是有时候说法太奇怪,让人听不懂,什么保存,什么晾晒,这些词语他也不知道从哪里学的。

    等王川确认之后,阿母再次把各种摊在地上的人赶起来,学王川烤肉。一个个都懒成石头了。还是我火伢子,不,是我吼火伢子有用。说着又在王川脑袋上宠爱地摸一头的油。

    在发动众人烤肉的时候,阿母想起什么似的,在烤好的鳄鱼肉上又撕下一块最肥美的,走到一块有些凹陷,里面结了些白霜的石头上狠心擦了一把,然后回来塞到王川嘴里。

    王川还以为这是什么仪式,正准备拒绝,舌尖便接触到一股熟悉的咸味。是盐。

    盐入了口,本想吐掉的肥肉再也舍不得吐了。刚才还想用盐腌肉,这就有了。从这世的记忆找翻找半天,才发现原来部落早有吃盐的习惯了。只是盐的数量极少。来源也只有两个。

    一是在请火神的时候,交换得来的盐块。这些盐块会给阿母掌管,阿母会把它融化在刚才那个石凹里。一般有功之臣才能在吃的时候沾一点吃。另外一种来源是山野间一种叫盐果子的灌木。这种灌木在果实成熟的时候,会在小指头大小的果实上结出白色的食盐结晶。部落里的人在外出的时候遇到,就会采集下来,跟吃糖一样吃掉,王川记得他在过来之前,这个身体也采摘过这种果实吃过。

    这两种来源得来的盐都非常的少。交换来的盐块一般不过拳头大小,而且价格很贵,用很多的物资才能换到。而盐果子这种东西,一般秋天才有。除了人会吃这种东西外,别的野兽也会吃这种东西。因此数量极少,想腌肉几乎就不可能了。

    但是这倒是让王川想起来,在后世这附近是有盐矿的。只是这个地方的盐矿产量不大,后来说这个盐矿中的钾磷硝等元素超标,销量不大,同时采矿过程中让盐矿周围变成了盐碱地。再加上海盐的来源稳定。政府在早年关闭小型污染企业的时候便把这个矿给关闭了。

    后来这个因采矿而被挖去了几个山头,又成了盐碱地的地方,还成为了当地一个旅游去处。当地的盐矿石盐焗食品还算小有名气。不少人喜欢到那边自己采集盐矿石脱毒自制盐焗食品。王川也去过。

    不过现在想到了也很难马上用上这些盐矿。记忆中的盐矿离这里有二十几公里远,后世都得坐车才能去。现在这个出门全靠脚,山里又连路都没有的情况下,部落人出去狩猎一天估计都跑不出十公里去。二十几公里那得走几天的路程。而且还在不迷路的情况下。王川这个小身板,要带路的话,外出几天能不能回来都两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