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10章 传承的起点
    火光闪烁,也许是王川说到弓箭的事情的刺激,阿母也开始断断续续的讲起了故事。这回却不是吃的,而是关于弓箭关于大河以及部落。

    “大河,太凶险了,这种……鳄鱼……太凶险了……”说到鳄鱼这个新词,她还看了看王川,努力用这种新的说法表达她的意思。“部落刚来的时候,人比现在多,去河边,死了不少人……被这种吼吼拖下水去,救不了。后来就不让下河了。河里有鱼,但也不让下……那时候,我父还有矢,有弧,吃的比现在多,人也多……吼火伢子是好样的,比我父厉害,不过你们下河还是要小心……”

    “阿母,我们部落是从哪来的?”第一次听到部落的来历,王川不由追问起来。“那边。要走很多很多天的地方。”阿母指指北面。

    要走的具体多少天估计阿母就没有概念了。这个时代,不够吃会死人,有得吃的话会生很多孩子,之后还是会不够吃的,接下来就要分家一般让部落的一部分人去其他地方生存。和后世的外出打工一般。想必部落就是从外面的大部落分出来的小部落。要不然不会有弓箭这些东西。也不知道部落分出来多久了。不知道原来的部落有多少人。

    “那我们的弓箭呢?”王川接着问。

    “断了。没有了。”

    王川无语,敢情好东西都没有留下来。王川还要问其他,阿母拿了两根着火的木棍当火把,对他招招手,向岩洞深处走去。

    岩洞纵深有几百平方,深处是阿母存放物品的地方,没有她允许,谁也不能进去。跟着火光走到里面,王川才发现里面极为低矮,要低着头行走。里面空气比较干燥,岩壁上有黄土做的画,地上放着些打结的绳子,断弓,牛角,兽皮等物。王川前两天弄的龟壳也放在这里。

    阿母将火把插在一边,指着墙上最边上的壁画对王川道:“我父带领部落来时,有那么多人,如今到我手里,只剩这些人了。”

    壁画很抽象,只有几根不规则的线条和圆圈,看不出什么东西。只是图画下面放着一堆打满结的绳子。这些绳子也是用二麻搓成的。阿母说这么些人的时候,又指了指旁边,那边正面石壁上都画着简笔的小人。

    王川问:“这些打结的绳子就是当时的人数?这墙壁上画是现在岩洞的人?”

    阿母指着绳结道:“一个结一个人。”又指着那副壁画道,“这些是现在的人。”

    王川数了数,来的时候的绳结是74个,表示有74个人。壁画上却是46个小人,这个数目和王川数出来的部落人数相等。

    “我们来了多久了?”王川再问。

    阿母指着另一块石头的一个壁画,道:“我父来时候,打了这么多的绳结,然后他就把这些交到了我手里,我自己又打了这么多的绳结。一个春秋打一个,雪停了之后,第一朵花开的那天就打。”

    这个壁画上,画得是一个强壮的男子,他旁边还有几副猎杀牛、大蛇的图案,还画了一张弓。壁画下对应的是一堆新的和一堆旧的绳结。王川数了数,一共六十一个。看来部落只在这里生活了六十一年。只是六十年之间,这里的人数就减少了这么多,而且可以猜测,刚来的时候这里应该是青壮为主的,现在部落里,孩子却占了小半。同时急剧减少的人数也给这里的传承带来的灾难,从这些人会用弓箭到现在只会追着野兽跑就看得出来了。后世考证这里有人活动了上万年到十万年间的,只怕不是同一伙人了。

    现在人还没有年的概念,春秋的概念却是有了。第一朵开的时候打一个结,那就是一年打一个,说不定这就是最早的“华”的由来。

    “我父当年会用弧,能杀大牛,是个英雄!”阿母说得很是骄傲,说时还拿起地上的箭给王川看。不过那把箭不知道过去多少年了,依稀看着像弓的样子。实际上看着和外面腐烂的弯树枝也没什么区别。

    讲完阿母的父亲,阿母开始给王川讲部落的小人壁画。这些都是三笔两笔的简笔画,有些像后世孩子的涂鸦。这些画像分上下层的,上面的人像大些,下面的人像小些,对应的画像下面也各有绳结。个别画像旁边还有些捕猎采集的画面。

    从阿母的讲解当中,王川知道,下面的绳结是他们的年纪,旁边有其他画面的是他们做的突出事件的记录。上下层之间的是对应的父母子女关系。

    阿母自己的画像是一个长手的样子,她现在身形佝偻,手脚变得很长。她身边的图画是一副缩小的岩洞口的样子,这表示她掌管部落,她对应的绳结很难想象只有四十三个。那个嘴里露出一个大板牙像松鼠形象的是王川的父亲宽,他旁边没有其他标注图案,对应是绳结是二十五。光看图像,王川没有从壁画上找出自己,不过他在宽下面看到了一大一小两个图像,阿母说大的是他,然后他的图像边上涂满了火,筐,绳子,网等。阿母在讲这是他的时候,正拿着黄土要在旁边画石矛和鳄鱼,表示他杀过鳄鱼。范围不够大,阿母就用唾沫把旁边那家人给抹掉了,另一边重画。王川数了数,自己的绳结是十一个。

    阿母解说道:“父母与孩子,不能成亲。同一个父母的,不能够成亲,要让他们分开,或者从别的部落换。他们如果死了,如果没有大的作为,就从要从这里抹去,谁生了,就要加上来。每过一个春秋,雪后第一朵花开,就结一个结。”

    王川点点头表示明白。这应该就是流传到后世的祖宗牌位的由来和身份证明了。

    部落文明的延续,不是会不会用火,不是吃不吃得饱,不是会不会打磨石器使用陷阱,也不是有没有学会穿衣或者说话,而是这些壁画或者符号。它让人区分人伦,懂得祖宗,才能让血脉纯净的延续。

    而这些,正是文明传承的起点。

    看到这些,部落在王川在王川眼中,变得有所不同了。这里不再是野人的聚集地,而是文明的传承点。

    征得了阿母的同意,他在石壁上写下:“元年中秋,杀鳄。”然后以八月十五为起点,在后面写下了一副农历的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