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12章 药当饮料喝
    部落的人有多笨,这是王川之前从没有想过的。后世的调查表明穷会影响智商,长期挨饿的人智商更高不到哪里去。想明白这个道理还是他教了部落的人几天之后的事情。

    撒网这种事情比较简单,扯起一边先丢出去就行了,一般人看过一遍应该就会了。部落的人却很容易把整张网扭成一团扔出去。教他们十次,未必能有一个人完全掌握这种技巧。

    想起第一次带他们去撒网捕杀鳄鱼的场景,王川觉得那次能把鳄鱼网住真是幸运。

    笨一点不要紧,部落的人还是耿直的。撒网这种多些多练几次就熟悉了,让他们多练习几次,他们就会乖乖的练习,不会偷懒。这表示这一点不是什么问题。

    只是,在学习用绳套和陷阱的时候,没有什么想象力就有点麻烦了。

    和教这些孩子们下套不同。孩子们面对的猎物只有鸟雀,所以用一种套子基本就够用了。抓到松鼠老鼠之类的不过是凑巧而已。

    而大人们要面对的是各种各样的动物,针对这些动物的体型,习性,脚蹄,生活环境等各种不同的情况,要考虑用套子的大小,陷阱的深浅,压枝条的高低,踩木的粗细,套死还是套活,如何防止咬绳等等因素。要不是一个陷阱没有用对地方,这些东西就会白瞎掉。比如用套兔子的套索去套鹿,或者你用套鹿的踩棍去套兔子,显然都是套不到的。

    这样一罗列出来,这些套子陷阱就变得种类多样,分类复杂了。然后,部落的人就蒙圈了。

    以往的狩猎对他们来说,只是看到了野兽在后面追着扔出石矛而已。现在面对这些复杂的陷阱绳套,他们一时之间很难学会也很难接受。

    王川就这些东西教了几天,部落的男人们只是学会了陷阱的最基本形态,以及绳套的插拱定桩而已。而且都只是生搬硬套,其他细微深入的东西,对不起,记不住。

    教男人这些东西还好一些,教女人那就让人抓狂了。女人仿佛天生没有空间想象能力,几万年后这样,几万年前也是这样。一个索套刚教完布置好,再让她们在旁边布置个一模一样的,她们很多时候都会做不到。更让人觉得绝望的是,她们很多人会在索套装好之后,把头伸进索套里再试着触发。王川不止一次想象她们在野外被自己下的索套套住的情景。然后果断只教她们撒网而已。

    教这种学生,而且这些还都是长辈,不用急不能骂的,那心里的郁闷就别提了。一个字累。

    好在撒网这一手他们练习半天后就能玩得顺溜,每天出去捕猎鳄鱼的那组人对王川捕猎鳄鱼的三板斧用得极好,每天都有或大或小一两只鳄鱼带回岩洞。这使得部落不愁吃的,也让王川有时候把陷阱绳套这些东西慢慢的教给他们,或者说让他们慢慢摸索。

    ……

    王川每天醒来的时候总是觉得这个世界有些不真实。他睡醒前分明觉得自己睡在后世柔软的大床上,盖着松软的被子,身边躺着温软的玉人。可是醒来后才知道,自己睡在岩洞里,垫着干草地衣,盖着还是揉成一团的地衣。玉人就更不用想了,身边挤着两个干瘦的野孩子,一个的口水流得老长,一个缩成一团挤在他怀里,骨头隔得他老疼。

    流口水的是壮牛,被子里的那团瘦骨是谁先不管吧。

    好消息是这么睡着总算不冷了。

    只是温度降低,还是加大了身体的散热,早上起来居然觉得有些饿了。

    这几天虽然外出捕猎的收获不多,不过因为天天有鳄鱼进账的原因,阿母也知道秋天养膘好过冬的道理,在控制分量的情况下每天都是给吃两顿的。晚上一顿是固定的。白天的那顿外出的分发肉干,让他们带着在路上吃,没有外出的以及孩子就在接近中午的时候在岩洞里吃,主要吃孩子们网罗的鸟雀松鼠以及现杀的鳄鱼肉。

    虽说是控制分量,不过这些食物往往是足够饱的,这样高脂肪的的两顿下来,早上起来居然会饿,而比他吃得更多的壮牛也不见长肉,这就值得注意了。

    难道肚子里长虫子了?这个想法一冒出来,王川几乎马上就肯定了。过往这些天里,自己没少注意饮食了,不过还是会偶尔肚子痛,现在吃这么多都饿得快,加上这个身体来之前可是吃生肉的。这样的情况下长个寄生虫蛔虫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这种症状可能整个部落的人都有。除了这些以外,这些人脸上不管大人小孩都有些色斑,之前没有注意,现在想想那肯定是蛔虫斑无疑。无怪这一个两个的都长得面黄肌瘦的,吃了十天半个月的肉食也不见有一个多长点肉。看来以后卫生问题还得弄严格一点。

    不过眼前还得把这种病先给治好了,要不然天天浪费肉食事小,自己这些孩子长期被这种东西折磨,到时候长得又矮又瘦,在这个充满危机的时代还怎么活得下去?

    后世的打虫药一般是糖丸,这个时代又没有时空商店,这就不用想了。中草药方面,好像紫花树根皮,乌梅,绿竹心煮水也可以打虫?忘了是在哪里看到的方子了,好像当年自己在农村住的时候也喝过这个,貌似有些效果。

    紫花树外面山林里就有。这是一种高大的乔木。结的果子有点像枣,不过味道偏苦。现在是秋天果子成熟的时候,之前部落的孩子也会捡来吃。要挖一点树根的皮很容易。

    乌梅这个东西可以从阿母的干果堆里找找。上次晾晒食物的时候,王川好像看到干果里有不少梅子干,翻出来就是了。现在食物多了,要几颗梅子干阿母还是愿意的。

    绿竹心这东西就没辙了。现在是秋天了,竹心都长成竹叶了。那就干脆不用了。反正现在也没有沙煲什么的,熬个草药都只能折竹筒。竹筒应该有些竹心的功效吧?

    竹筒先准备十个,紫花树根皮洗干净了,一个竹筒放几根,再放几个乌梅加满水。打虫药早上空腹喝效果最好,第二天一早起来放到火里烧煮,半个小时后带着乌梅酸味的药香在岩洞里飘荡,部落里的人便都围了过来,外出的人也停下脚步,习惯性的准备分食。

    平均主义什么有时候是会害死人的。这是药啊。当王川从火堆里拿出一个竹筒,等到稍凉一点,才小口喝了一点准备试药的时候,别的竹筒就被他们拎出来,经阿母过目之后,一人一口分着喝掉了。

    王川思绪万千,心说如果这是断肠草鹤顶红什么的这个部落不就得这么完了?

    部落的人喝完还有人吧唧嘴,说这东西酸酸涩涩的味道还不错,就是有点少了,不太够分,火伢子明天再弄点来,多弄一点。

    看来这帮从不知道什么是药的家伙把药当饮料喝了。这样也好,这东西一次半次的可能没什么效果。今天看看如果有效果的话明天接着来,两三次下来这些肚子里的虫子应该就能清理干净了。

    医嘱什么的就不用了。反正这些人三天一拉五天一痛什么的都习惯了。只是要告诉他们,今天在岩洞附近的,要集中到一两处地方方便,这样才能方便清理污秽物。

    也许是竹筒代替了竹心效果特别的好,也许是原始人对药物没有抗体,当太阳升到两丈高的时候,药效开始发挥,部落附近弥漫这一股飞翔的味道。人人都拉了个畅快淋漓。

    竹筒是个好东西。除了熬药,熬点汤也是可以的。拉了一天的人们晚上到岩洞的时候,发现火伢子真准备了另外一些喝的东西。不过这次不是酸的,而是咸的,是肉汤。

    王川怕这些家伙拉脱水电解质失调,特意带着孩子们漫山遍野找盐果子,然后发现靠近河边的灌木丛里有很多这种东西。于是他带着几个小孩就跟着捕猎鳄鱼的大人后面采集了一些。估计后面还能采集不少,腌肉可能还是不够,但少量煮点汤之类的,煮几次应该问题不大。

    明天还要再服一次药,如果不进补一点的话,一些身体差的说不定真因为打个虫就把自己也打没了。

    这肉汤再次受到了大家的一致欢迎。喝完以后大家的一致要求是:要更多。

    竹筒没办法煮更多的东西。王川觉得烧陶这种事情应该提上日程了。这个年代因为没有切肉工具的原因,放到火上烧烤的肉块总是太厚了。再加上没有合适的烧烤涂料,这样的烤肉往往外焦里生。不能熟透寄生虫就没办法避免。要让肉块熟透,最好的办法还是用水煮。

    烧陶要用窑,要挖窑的话,在这等工具水平的情况下,就不是几个孩子能搞定的了。经过阿母的同意,留在部落附近的男人捕完鳄鱼回来,要听王川指挥在岩洞附近挖窑洞。不过这事情同样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只能慢慢来。

    部落的人喝了两天打虫药之后,统统萎靡了两天。接下来的日子,明显可以看到他们的精神和气色都在变好。就连年纪较大的阿母也变得精神健旺了许多。壮牛就直接可以看得到长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