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16章 烧些泥巴玩玩
    连盐都没有的烧烤食物吃久了,王川对烧陶煮汤的渴望如同春天的野草一般疯长。虽说埋土烧烤也会有些其他的风味,不过那和烧烤的区别其实并不算大。现在吃得饱了,有些更高的要求也算正常。

    他刚去大人挖窑的位置看了看。想看看发动孩子们能不能把土窑挖好,结果发现这事不太可能完成了。首先是秋风把泥土吹得又干又硬。用石矛狠狠地扎一下,也就掉下来一小块土疙瘩,这种硬度下,用孩子的力气和落后的工具去挖,进度足够让人绝望。其次是地质知识没有学好,选择的挖窑的地方不能挖窑。壮牛听说这洞挖好可以煮东西吃,不怕费力努力挖了半天。结果才挖进去不到十厘米,发现里面居然是石头层!

    这回就算大人来了也没用了。除非用上后世的工具或者火药,要不然这个不到两米的小窑洞算是废了。

    这让王川觉得打击不小,感叹想让部落的人喝汤吃肉果然艰难。

    “馒头,你说没有窑难道就烧不出陶瓷来吗?”王川问跟在身边的孩子。

    他身边的孩子就是巧的那个女儿。其实不叫馒头。根据部落的起名习惯以及心灵手巧的说法,这个女孩子应该叫灵。不过王川对部落的起名习惯满是怨念,觉得一个好好的女孩子叫什么灵还不如叫油盐酱醋,米饭馒头来的好呢。于是私下里,他一般叫这个女孩子各种吃食作料的名字。

    至于他内心深处是不是对自己“吼火伢子”的名字有怨念这就不为人知了。

    她现在和壮牛一样,几乎是王川的跟屁虫,睡在王川床上的两个孩子,壮牛以外的另一个就是她。不过她和壮牛因为跟着王川有肉吃的想法不同,她跟着王川,是喜欢学习王川教的一切东西。目前来说,她是成功的。

    她那强悍的学习能力在王川穿来之前就是部落最为惊人的,大人或者比她更大的孩子告诉过她的,部落周围的所有能吃的东西她都能记住,因此她也是孩子当中最会找东西吃的。现在她也是学习王川讲述的东西最快的一个。很多王川讲过又懒得重复的东西她都能原原本本的重复出来,能当王川的助教教部落人不少东西。

    也因为这样,王川对她的跟屁虫行为和占领他的床的行动并不怎么介意。有时候王川还能和她谈谈心,不过她一般听不懂就是了,比如现在……

    “陶瓷是什么?”

    “总得来说,陶瓷是一种盛放东西的东西。瓷器比较高级,这个可以不管,我们先弄出陶器来用着我就很满意了。”

    “这种东西像筐子一样吗?”

    “不太一样,它还可以煮东西。”

    “像竹筒?”

    “很接近了。”

    据说人类的局限在于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就是说对自己没有看过的东西缺乏想象。灵对于没有见过的陶瓷当然也只能从已知的东西上去理解。她能想到这些表示这个孩子真的是很聪明的。

    “那就做出来看看吶。”女孩的眼睛亮晶晶的,一脸跃跃欲试。王川做出来的东西一向超出她的想象,却一向神奇。她不由想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可是没有窑,烧不了。”

    “哦。”灵的情绪低落了下去。这就对了,大家都不爽自己的心里就会爽一些。王川觉得自己轻松多了,只是他总是觉得好像没有窑也能烧制陶瓷的。

    “那馒头是什么?”能问这种问题的,一般只有壮牛。他总能在千头万绪的世界里准确地找出能吃的。也比如现在。

    “馒头……那是……”这两个字忽然让王川想起了什么,馒头,窑,馒头窑……

    “哈哈哈……”仿佛有什么东西忽然通透了,王川大笑着狠狠在灵的脸上捏了一把,笑道:“馒头就是她,她就是馒头啊。真是一个……小馒头呢,哈哈。”

    他忽然想起了一些关于平地烧陶的东西。那时候他认识了一个西南的少数民族的女孩子,为了了解这个女孩,他特意查了查女孩家乡的资料,结果就有他们还会土法烧陶的说法。他还问过女孩这个事情,女孩说了一句“很简单啊,就堆在地上烧啊”,后面依稀记得女孩还说“盖上就可以了”。王川后来无意中了解到,这就是传说中的馒头窑的烧陶法。

    可惜的是,他们仿佛就聊了这些,如果能聊聊其他,说不定他也不会在家救什么猫咪了,他现在就可能在西南的山沟里烧着陶瓷,身边跟着一个被那些山水滋润得外表温婉,内心火热的……好吧,不想那么多了,烧陶吧。

    陶艺在后世有诸多讲究,不过王川知道,如果对陶器没有什么要求的话,烧陶说透了不过就是把捏好的泥巴烧成型而已。部落最重要的还是要先有不是?追求质量那是满足了基本的使用要求以后的事情。

    既然这么打算了,什么黑陶土之类的就不用去找了,挖窑的位置正好有很多泥土,用竹管引水过来,就地和泥制胚,顺便让孩子们把柴火也捡过来,就在这里烧制好了。

    部落的孩子对于烧泥巴玩显然兴趣很高,肉烧一下可以吃,不知道泥巴烧了能不能吃?很想知道,那就听话乖乖捡柴火吧。

    没有工具就不筛土了。壮牛力气大,和泥的工作就交给他了,让他同时把泥土中的砂石枝叶找出来,他还是能做到的。

    制胚这个事情也不用自己独立完成,旁边还跟着一个什么都想学的孩子呢。不教她一下说不定还会急。那就让她一起干吧。

    壮牛将泥和成面团状后,先教灵捏碗。没有什么转动器,这个碗能捏出个圆就行,厚度也差不多就可以了。部落的人饭量大,口径要大一些,其他的就没有要求了。至于上面有个豁口啊,有个指纹啊,那都不是事。事实上,灵捏出来的碗还是很完美的,和后世的也差不了多少。

    初次烧陶,也不打算烧太复杂的。有了碗,再烧几个能煮汤的盆就差不多了。顶多加几个汤勺完事。

    汤勺随手捏几个就行。盆就要大约考虑一些尺寸,然后先捏好盆底,再用盘条法一层层捏起来,把盆捏到足够高度了。

    陶盆捏了六七个,陶碗捏了六七十个,长柄的勺子十来个,这应该就差不多了。

    捏好的东西放在废窑洞里阴干一天。第二天就在地上铺上两米见方,一尺来厚的枯枝干柴,把陶胚从大到小堆上去,盖上干草,用淤泥把整个陶堆糊个结实。只留一个点火口和在顶上插几个小孔冒烟。把火点上以后,连点火口都封上。剩下的就看老天的心意和自然反应规律了。

    馒头窑上的小孔在孩子们的目光中冒了两天的烟。终于不再冒烟的时候。王川小心翼翼的敲开了外面已经变得很硬的泥封。王川觉得新婚之夜掀开新娘的盖头也不过如此。好在泥封之下的黑灰里并非只剩下一堆土疙瘩。

    孩子们对这些黑不溜秋,看着就不能吃的东西很是失望。他们看不出这些陶器的好坏,不知道王川嘴里念叨的什么下回应该把筛土是什么鬼,也不知道王川一脸欢欣的说这回有汤喝的汤在哪里。对王川一再要求的的什么小心轻放更是不理解了。

    一个孩子拿过碗不明所以得看了半天,敲了敲觉得这个碗有点硬,仿佛想明白了什么一样就学着大人打磨石器一般把它砸到石头上了。他蹲下正准备从碎片里挑选适合的尖块的时候,两根藤条马上狠狠地抽在他露出来的光屁股上。

    这回是男女混合双打。捏了好长时间泥巴的灵出手一点都不比王川轻。

    伴着孩子凄惨的哭声,这回大家都知道小心轻放是怎么回事了。

    这一窑的成功率还算不错。六七十个碗胚,成功了五十几个,六七个陶盆,也只有一个裂开,一个崩口了。不过这都是还能用的。裂开的给阿母装粮食用,崩口的少煮点就行。勺子也基本烧制成型了,看来今天吃肉喝汤不成问题了。

    带着孩子们小心的清洗掉上面的灰,让他们先把碗拿回去待用。陶盆却还要在外面涂一层淤泥以防突然受热破裂。在部落的厨房位置累石成灶,陶盆接上水放上去,再见了烧烤。

    鳄鱼肉太柴,早就不想吃了。正好昨天猎回来的一只小鹿还没有来得及熏烤,今天就吃它吧。

    水烧开后,把带骨的鹿肉放进去。天天只吃肉也受不了。半干的土茯苓刮掉外皮,切大块,也一起放进去,煮熟了这东西都是淀粉,嚼起来有点像土豆,只是要硬很多。再跟阿母要一点晒干的香菇放进去提香。收集的盐果子狠心放上一把,这汤还有什么说的?

    文明征途的道路总是漫长。王川端着自己的碗看岩洞中的群魔怪相,如此安慰着自己。

    喝酒喝出火气来的王川见过,喝汤喝成全武行的,王川算是开了眼了。

    这东西分明已经喝过一次的了。上次嫌少,这次就煮了五大盆了,结果说好的平均主义什么的也全都没有派上用场。都靠抢的好不啦?

    王川觉得人头大的碗应该够大了,结果后面的还没有装完,前面的已经过来抢了算是怎么回事?靠倒的么?

    知道汤热,就准备了筷子,不会夹用插也好啊,直接用手捞这是打算连自己的手一起煮了吃?或者你们这些人还有印度血统不成?吃得满手是油端碗不稳就算了,你这还踩上一脚……好嘛,也不知道先止止血。

    王川决定趁冬天来临之前再烧个三五次陶瓷,先存一批再说,要不然以眼前这帮人的造性,到了冬天再和泥捏胚那就痛苦了。至于那些说这东西除了碎的声音脆点,还没竹筒好用的,就再吃几天烧烤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