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18章 拿什么防御
    说要把部落周围武装起来,部落的人第二天便行动了起来。在荒野中生存,偷懒就等于挨饿,所以部落的人不会有什么拖延症这种富贵的毛病。

    说对付野兽只是一个借口,这次要布置的是对付人的陷阱,部落的人还是处理不来的。因而这次的行动王川全程参与。

    对付来犯的敌人,自然以杀伤为目的,对付野兽的各种束缚围困的方式就用不上了。这些布置中,各种带毒的带刺的全都用上,飞石要能致命,拌索下面必定带着伤人的小陷阱。各种机关暗扣尽量出现在各种意想不到的地方,同时对陷阱都做一定的掩盖处理,要让人防不胜防。

    布置这些陷阱时,王川还加入了很多响声预警的布置。毕竟这个距离离部落太近了,没点预警只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知道部落的人接受能力一般,这个过程中就没给他们讲解了。于是部落不少人没有发现这些陷阱有什么不对,另外一些人则是对自己刚熟悉的陷阱又出现了不解。还有个别人从王川的陷阱之中看出少许的端倪,然后发现新大陆一般不停地研究着这些陷阱。

    部落的大人和小孩被要求在几条弯弯曲曲的摆着尖石和荆棘的小路上进出,这让他们极为不满。不过在阿母的发声强制之后,部落的人还是乖乖听从了。毕竟他们也看出了这些陷阱的凶险,不小心踏进去的话,有苦头给自己吃的。

    陷阱索套只能做到被动防御,这些对付野兽都并非十分有效的东西,对付人只能起个预警或者阻拦作用。虽然也把部落的人留下一半作为保障。不过王川依旧觉得不够保险。之前阿母说过,豚部落的人比他们的人多。就算现在死伤了一些,不过他们夹哀而来,对付部落一半的人只怕也绰绰有余。

    部落的人也还要正常外出寻找食物,不可能全留在部落里一味的防守。在这种局面之下,王川把目光放到了部落的孩子们身上。

    经过打虫和一些天的饱饭肉食,孩子们的身体见长,比如像壮牛这种孩子,大人们都商量说准备带着外出当大人用了。这些孩子利用得好,出其不意之下说不定可以给部落带来一点帮助。

    这些孩子用石矛和人正面交锋那只能送人头,也起不到出其不意的效果。所以用合适的武器武装这些孩子就很有必要了。王川想到的是弓箭。

    虽说一把好弓的制作费时费力,要求精细,一个好的弓箭手的培养也需要时日,不过如果只是要求孩子们玩闹一般,射中二三十米内的目标就行的话,对弓要求什么的就可以大大降低了。

    古代好的弓据说筋角木合成的产物,现在既然不做那么高的要求,那用竹子做出来的应该也可以满足的。

    岩洞附近的竹子是比较耐寒的钢竹,这种竹子秋后变得皮韧筋实,正是能做弓箭的好时候。

    到竹子丛中找到干直节正的竹子,几人合力用尖石头砸断跟部,去掉枝叶之后,以砸裂竹筒,一片片撕开竹皮的方式将竹子合适的部分取成一段段的。再用石矛将竹子破开,破成三厘米左右宽度的竹片。用石片削去竹片上的竹节和毛刺,在两端刻上方便绑绳子凹槽,竹片就算弄好了。

    找一根硬度合适的树枝将两头削成一定弯度绑在竹片中间做成弓胎。用结实的麻绳将弓压弯上弦。一个野外生存式的弓箭就正式出炉了。试着拉了拉,还算带劲。

    找一根直的细灌木稍微磨掉疙瘩当箭。搭到弓上拉成弯月状对着十多米外一人合抱的大树射了过去。丢人,射偏了。“校场射矢,中鼓吏”估计说得就是王川这种。

    旁边的壮牛一脸热切地看着,把弓交给他试试。只见他随手从地上捡起一根弯得不像样子的树枝,搭弓轻松拉开,嘣一声弦响,箭在空中打着圈圈的样子真是好看。

    问他感受怎么样,壮牛本能觉得弓箭不是这样用的,不过年幼的他又觉得这样很好玩,所以他就挠头了。

    找到一根直的灌木,把头削尖,箭尾夹上点羽毛。这次对着树干瞄准了再射,这一箭终于射准了。有了这次正确的示范,给壮牛他们讲解就容易多了,至少不脸红了。周围的孩子同样看得眼热,那就一人试射两箭,完了接着干活。把弓箭都做出来一人一把。

    看到成果后说分工就容易多了。有人负责破开竹子,有人负责削掉竹节和毛刺,有人负责削弓胎。壮牛力气大,负责压弯和上弦。

    大小合适也足够直灌木并不算多,箭同样也是破竹子削制好了。把竹子破成筷子粗细,简单把竹节刮掉后还是用沙地打磨的方式磨滑竹子,在前面削个尖就可以了。尾巴夹羽毛这个可做可不做,一般孩子用就先不做吧。

    做好十来把弓,几十根箭,让孩子们自己选择合适的自己挑。壮牛挑了半天都不满意,最后只好给他另做。用两根竹片绑做一处做成的。王川试着拉了一下,弓弦嘣嘣的弹手,自己可能拉不动。壮牛自己试了试却表示很满意,挑一根箭对着树干射了一箭,笃的一声,竹箭居然钉在树干上了。

    别的孩子的箭钉不到树干上,于是每人身前多了一个半人大小的细柴干草垛。大概教了下他们射箭的技巧和注意事项。每人先练习半天,黄昏前检查练习成果,射得准的多吃半碗肉汤。

    天冷之后,毒蛇毒虫越来越难找,还好断肠草这种东西没有被部落的孩子祸祸过,长得枝繁叶茂。小心折一点枝藤,在一个破碗里捣碎了,把十几颗尖直的鳄鱼的牙齿放进去浸泡一夜。回头把鳄鱼牙齿用细细的丝线绑在削出凹位的箭杆上,就变成了很好的箭头。

    这种箭不能给太小的孩子,大一点的孩子也一人几支就行,还要警告他们不要对着自己人射。

    “嘣!”白天时分,岩洞外的山林里一声竹筒敲响。

    “敌袭!敌袭!”孩子们嘹亮的嗓音在岩洞周围响起。岩洞里的孩子纷纷拿着弓背着箭往外跑。小一些迅速抱着更小一点的孩子钻进岩洞的石凹里身子藏了起来。几个正在烤肉的妇人也哭笑不得的放下烤得半熟的肉,拿起石矛坐到阿母身边。顺便把牛角也交到了阿母的手上。

    杀出去的孩子迅速和外面的孩子汇合,然后兵分几路散到周围的山林里。不一会,山林间的草木丛里,树枝上,岩石后纷纷有绑着鳄鱼牙齿的竹箭射出来,射到山林间脑袋上插了树叶的假想敌干草人身上。

    等每个干草人都被插了三五只箭以后,孩子们又是一声发喊,纷纷从各自的藏身地冲了出来,动作熟练的用绳子或者大网将干草人网住或者绑住,兴高采烈地拖回岩洞门口。

    等孩子们把干草人都拖回岩洞附近后,清点了一下人数,然后又有孩子扯着嗓子喊了起来:“演习结束,警报解除!”

    岩洞里的妇人便苦笑着放下石矛,继续烤肉。小些的孩子们从石头凹里钻出来,一脸羡慕的看着大孩子手里的弓箭。阿母也站到岩洞门口,看孩子们煞有其事的分析演习,一脸笑容。

    贪玩是孩子们的天性。这种玩“敌袭”的游戏一天三次也不嫌烦。而且他们还很认真的要求部落里的其他人配合。阿母现在对这些健康活力的孩子宠溺到不行,对他们的这点要求也极为顺从。多可爱的孩子啊,这样的孩子早些时候几个春秋也见不到一个,现在好了,喝了火伢子的药,又有吃得,都健健康康的了。

    分析演习这种事情,现在王川基本不插嘴了。灵能把具体的问题分析的头头是道。就连壮牛也能说上几句简单,但到点子上的看法。其他孩子也已经熟悉了这些东西。

    王川望着北面的山林,心里有些沉重。现在离上次见到豚部落的时候已经过去好几天了。这几天却完全没有了他们的踪影和消息。部落的人为了遇到他们还每天都往北去一次,然而却再不见他们。这加深了王川的担忧。

    如果他们愿意嫁人换食物的话,应该不可能这样拖着的才对。他们会想要一个来自阿母的答复,然后早做嫁人和交换食物的准备,或者阿母不答应的其他准备。就算他们部落发生了什么突发事件,这个时候也应该南来告知一声或者求救才对,毕竟部落对他们还是友好的。失信于部落对他们来说不管怎么样都是坏事。

    现在这种情况,给王川的感觉就是对方肯定在预谋什么很大的行动,这时正在做着准备,为避免露出破绽而不见部落的人。现在正是暴风雨来之前的平静。

    这种事情酝酿越久,到时候来的打击就可能会越凶猛。现在这些孩子演习的热闹,但毕竟只是演习。到时候真的敌袭的话,还真不敢指望这些孩子能做什么。他们知道哪里可以躲避,怎么样逃得过别人的追捕就已经很不错了。

    他把目光投到这些孩子们身上的时候,感觉就算这些也可能是奢望。

    灵学着王川的口气做完总结训话,也学着问了一句“明白吗?”

    “明白!”这是大部分孩子的回答。

    “哦,明白。”这是一个明显跟不上思路流着鼻涕的孩子的回答。

    “鼻涕虫,你又慢了一步。我再次跟你说一次,如果下次你还跑错路,还是一箭都没有射,我就用鞭子抽你!”对这孩子,显然灵也没辙了。

    “哦,明白!”这个注定会在袭击中跑不掉的孩子吸溜一下鼻涕很认真地点头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