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20章 执着的比虎
    比虎发现第一个不对的地方当然是这些人都穿了衣服。

    穿衣服不算什么,比虎在旅途中见过各种穿衣的部落,兽皮的麻布的蒲草都有,他甚至见过穿虫丝织成的衣服的部落。对比这些,他眼前的这些人只是穿了些皮毛衣物,虽然样子奇怪了点,却真不算什么。

    只是,他想到信息里说的这个部落没有固定食物来源的话,就觉得不对了。兽皮什么的,在饥饿的时候也是可以果腹的。没有固定食物来源的话,他们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兽皮做衣服?

    路上,他又跟近了些,仔细看了看。然后就发现了更多的问题。首先是他们收获不少,每个人的背筐几乎都是满的,几个男人还抬着一只成年黄猄。其次,他们脸色红润,交流显得欢乐却不激动。这说明他们经常有这么丰富的收获,而且最近都吃的饱。最后,他们会使用陷阱。一路走来比虎并没有留意路边,直到他们中有人查看山林后的什么,然后收获了一只硕大的地羊鼠,比虎才发现一路之上的山林里有不少大小的陷阱绳套。

    这是怎么回事呢?来错地方了还是信息不对?

    走到大河不远的地方比虎便停住了脚步。他找了一棵很高的树爬上去看了看,发现自己应该没有走错地方。给他信息的人怕他走错地方把河部落岩洞的形状画给他看了。比对之下很容易就确认了是这里没错。

    不过同时,他发现信息还有不对的地方。远处岩洞口飘荡的炊烟表面,这个部落的人会使用火。

    他远远地数了一下部落的人数,这个和信息上说的又没有区别,这个部落的人数果然是五八之数,而且孩子不少。

    这么说来信息有对有不对的地方。换做胆小之人,现在应该会放弃行动,谨慎的可能就会回去确认了信息之后再做打算。不过比虎知道,这个部落和外界的沟通非常的少,他们这些信息还是上次下雪之前传出来的了。这一个春秋之间,部落发生了些许变化也是可能的。

    说不定正是因为这些变化,别人才会想要那个老太太的人头?

    而且这些变化在比虎看来并不足以影响他的行动。他知道这个部落的人白天除了孩子和那个老太太,其他人都会出去,他决定等上一夜,明天再伺机动手。

    今晚他准备在这附近过夜,在入夜之前,他小心地在附近看了看。他看到这边山林之中也有很多各种各样的陷阱,还顺手捡了一只狐狸。不过他看到这些陷阱之后,反而放下心来。这些粗劣简单的陷阱对付一般的野兽还行,对他来说就没有一点威胁了。他甚至觉得,也许这个部落就是学会了用这些陷阱才有兽皮穿的。

    在野外过夜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就是家常便饭了。

    他在这些陷阱的包围之中找到了一个背风的大树,熟练的把周围的荆棘砍来一大把围插在树干周围,荆棘的上半部分就搭在树干上,搭成人字形的空间。自己小心地钻到里面,把空挡也搭上。然后从背上的筐子里拿出一个小竹筒,把里面的粉末倒出一点,均匀地洒在周围。再拿出一张带奇怪味道的布,用树枝撑成帐篷的样子,把自己挡了起来。

    这里不能生火,他也不吃生肉,狐狸随手扭断脖子放到背上的篮筐里,明天离开后再吃。他带了之前烤熟的肉可以吃。吃过烤肉,他又喝了些葫芦里的水,他就安心在原地睡了一晚。

    天上第一缕阳光照在大地上的时候,比虎就很有经验得起来并且把自己的痕迹清理了一遍。果然,他离开宿营地不久,河部落的人就出现在周围查看陷阱了。

    他清理过的地方他们自然发现不了什么。他们只是在套了狐狸的那个空套子前查看了一会儿,然后把套子装了回去,就向远处的山林里去了。

    他等他们走远,爬到一棵高树上向部落岩洞的方向望了望,才发现部落的人并非都离开了。不少人走向河边,看样子应该是到河边捕猎。还有几个大人的身影在岩洞门口进进出出,看来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距离有些远,他确认半天才看出那是几个孕妇。

    同时,他也发现这个部落的孩子居然没有外出寻找山林里的食物,而是聚在一起好像在玩泥巴的样子。难道这个部落的食物丰富到已经可以让这些孩子不用自己找吃的了?

    几个女人可能要费些力气,但也就费些力气罢了。孩子就不用放在眼里了,他相信只要自己吼上一声,那些孩子就会四下逃散的。但去河边的人就麻烦了。

    河边离岩洞并不算远,如果他们听到什么声音的话,要赶回来应该也不用太久。一般的部落之中,示警的号角还是有的。十来个人自己虽说可以不用放在眼里,但是被他们缠住还是想脱身就困难了。

    作为一个未来千人部落的首领,这个时候必要的决断还是有的。将各种问题考虑一遍之后,他打算照常行动。只是自己的动作要快一点,那些大肚子的女人能不杀就不杀,砍了那个老妇人的头就走,以自己勇武和出色的潜行能力,应该能很快全身而退。

    决心一下,他便行动起来。他准备轻装上阵,除了武器和一个皮袋子,其他统统不带。他把背篓藏了起来,准备等自己离开的时候顺路取走。

    准备就绪,他便悄然向着岩洞门口潜行过去。

    今天的行动让比虎总有些不好的感觉。才往岩洞附近走了一段路,他便发现随处可见的捕兽陷阱渐渐不见了。他本能的觉得不对,陷阱这种东西,在自家附近安装一些,一来可以捕兽,二来可以作警戒用,怎么就不见了呢?

    可能是怕伤到那些孩子?他这样开解着自己。

    他再向前走了一段,再次觉得不对。山林里地上的落叶枯枝经过长年的风吹日晒雨水冲积,总是厚薄不同,有高有低的,而他看到的地上的落叶仿佛被人铺洒过,有些平整得过头了。一般来说,这是为了掩盖什么东西的常用做法。

    这里已经离岩洞很近了,他不可能因为这一点点怀疑就放弃。不过保险起见,他不走空地,而是踩着地上盘扎的树根走,同时寻找着可以跨越的树枝,准备从树上潜过去。

    他从几个树根跳过,攀着一根很顺手的树枝要上树,当手握紧树枝的时候,入手的突兀感告诉树枝有问题,但撒手已经来不及了,匆忙间手向旁边移动了一点,结果还是没有用,手指还是被什么东西扎进去了。指尖吃痛,他急忙缩手退了回来,缩手之间,带下了一条长长的带刺的藤条。

    飞快地拔下扎到手上的刺,脚步不停,准备绕过树枝去看看这是什么情况。一脚踩在露出泥土的树根上,脚下的松动让他的心咯噔一下。眼见地上落叶中有根藤条嗖地窜走,下一瞬背后就传来重物破空的声音,他急忙向前扑去。一个人头大小的石头从他背上呼啸着飞了过去。

    石头没砸到他,却向着一个绑在树干上的竹筒砸了过去。他心叫不好,这明显就是一个预警的装置。等河边的人一回来,大好的形式就将毁于一旦。他不甘心地想伸手去阻挡,但那块石头砸得还是那么义无反顾。

    咚!一声闷响,仿佛把比虎的心都震碎了。果然,下一刻岩洞那边传来很嘹亮的喊声:“敌袭!敌袭!”

    透过稀疏的林木,他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岩洞口一阵慌乱,妇人缩进岩洞之中,孩子们躲进周围的草木里。然而,预料中的角号之类的声音却没有马上响起来。就刚才那声响和现在岩洞那边的叫喊,显然是不可能把河边的人叫回来的。而且等河边的人回来还要好一阵子呢。

    机会!比虎觉得这是黑暗中的最后一道光,照亮了他的前路。

    他飞快的把骨刀握到了手里,不管不顾的向着岩洞的方向冲去。动作快些,砍了头就走,来得及的。他不停的催促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