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21章 大船何必进阴沟
    所谓的盲目乐观,一时冲动有时候会让人陷入巨大的危机。

    比虎觉得赶紧杀过去赶紧走,横竖不过几个妇人和一堆孩子的事,只要动作快,河边的人回来之前他还是可以走掉的。只要进了山林,没有人能追的上他。

    他蹬蹬地往前冲去,只是两步之后,他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猛然收住身子,向后跳了起来。

    他的脚底出现了几个长长尖刺。用刀扫了一下,扫开薄薄的落叶层,他才看到地上倒插了无数长长的尖刺,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

    随手拔掉脚上的刺,他忍痛踮着脚尖蹦向旁边的树根,树根再次松动,这回却是一条带刺的藤条向他的脚扣了过来。他挥刀一把将藤条砍断,然而身后一根弹起的荆棘却在他背上抽了个结结实实。

    荆棘上的刺透背而入,反而激发了他的斗志。这区区的皮外伤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他咬了咬牙继续向着另外的树根跳了过去,他不相信这里所有的树根都被动了手脚。

    他的想法是没错的,陷阱什么的也要因地制宜,不能凭空制造的。他踩着树根往前走了几步,果然没有陷阱。

    但前面也并非坦途。一整片倒地的荆棘拦在前面,旁边虽有有空挡,不过比虎敢肯定,那些空挡之中不是地上插满了倒刺就是陷阱。

    不知道从哪里射出来的箭矢让他终于产生了退缩之意。消息说,这个部落是没有弓弧的。如今出现了弓弧这种东西,不得不让他慎重下来。陷阱再怎么厉害,只要自己不陷进去,那就没有威胁。但弓弧就不同了。它可以在不知不觉中取人性命。这也是他想要一把好的弓弧的原因。

    箭矢射偏了,心生退意的比虎却在慌乱中好像又踩到了松动的什么东西,一根看着仿佛长歪了的树枝呼的一声横扫过来。比虎闪避不及,被打出了树根范围,踏到落叶上。

    心叫不好,果然,那些落叶随之陷了下去。这陷阱不知道深浅,他急忙前扑希望抓住什么东西。

    陷阱不深,他只是落入了半个身子。口径也小,他的前扑正好扑到了陷阱边上。但是手上和脚上传来的刺痛让他几乎抓狂。不知道布置陷阱的人有多么的阴险,这么个半人深的陷阱中还放置了不少尖石,而陷阱的边缘上不用说,依旧是倒插满了尖刺……

    趁着他掉落陷阱的功夫,一波箭雨扑头盖脸得对他射了过来。他不顾脚下的尖石,缩起身子,挥刀将这些箭尽数挡开。等箭雨停歇,他急忙从陷阱中窜了出来,向着来路退去。

    弓弧什么的那也是有命在才能用的。现在形势险恶,只能先撤了。

    但退走显然也不容易。他才往回跑了几步,分明没有触动任何东西,但头上咄的一声响,一个硕大的石头便对他砸了下来。

    赶紧跳开两步,躲开了石头,但来自头上的攻击没有停下,这回是一张大网从天而降,还把他兜了个正着。

    人并非鳄鱼这种不会退后的动物,被网网住之后就会被绊头绊脚英雄无用武之地。被网兜住的比虎并没有束手就擒,他见网的前端不长,他举手撑起大网,依旧向后跑去。跑动中还向后扯网,要从网口钻出去。

    匆忙间他向树上望了一眼,发现几个孩子正在树枝上跳跃着对他追逐过来。

    难道现在攻击他的就是这些孩子?比虎心里有些怪异的感觉,自己居然被一帮孩子击退了……

    既然是一帮孩子,想要留下他那就不可能了。他看出来了,那些箭轻飘飘的没有一点重量,而且准头奇差,射中了他的身体也未必能射穿他穿的虎皮,他完全可以不用去管。只要他从这个绳网中出来前不被那些阴险的东西伤害到,说不定他还能杀回去呢。

    他如此想着的时候,一根石矛从树上忽然飞出,阴险的向他的脖子飞来。他急忙向旁边躲闪,这一下终于顾头不顾脚,一脚踩到了网绳上,把自己绊倒在地了。

    这一摔不算什么,他正好可以顺势将身上的网除掉。

    但这一摔之下,仿佛把他摔脱力一般,让他觉得四肢发麻再难用力。那些尖刺上有毒?比虎意识到这点的时候,马上变了脸色。他不是个容易放弃的人,趁着毒性还没有完全发作,他挣扎着要起身。

    一只尖牙箭笃的一声射到他身边的树干上,却让他不敢再动分毫。他看出来了,这支箭绝不是那种轻飘飘的样子货,射到他身上绝对能开一个血洞的。

    “冲啊!”一群孩子呼叫着从树后草丛灌木丛中冲了出来,动作熟练地把他连网绑了个结结实实。

    果然是一群孩子?看着这些细胳膊细腿的孩子将他绑了起来,比虎心里几乎都要崩溃了。怎么可能嘛?他从北走到南,见过多少厮杀,经过多少风雨?如今,居然被这么几个小孩子给俘虏了?他可是要成为千人部落首领的男人!

    他觉得心里堵着一口气,不吼出来憋得难受:“啊——哦呃”

    正当比虎不甘地吼叫的时候,一个满脸鼻子的孩子呼喊着从远处冲了过来,到了比虎身前很认真地拉弓瞄准,对着他的脚射了一箭。这一箭,也把比虎不甘的吼叫生生打断,变成了哀嚎。

    这一下,比虎吼了一半的气息再吼不出来,心里觉得更难受了。

    王川带着壮牛从树上爬下来,捡起自己的石矛,顺手还在鼻涕虫肩膀上拍了拍表示赞赏。比虎扭曲的脸色他看到了,鼻涕虫那一下还真是恰到好处。

    王川在比虎身边蹲了下来:“豚部落的?”

    比虎把脑袋扭开了,不想和这些小孩子说话。

    很好,眼睛没有往山林里看,表示周围没有同伴。这就有点奇怪了。豚部落如果要进攻他们部落的话,不管是先伏击外出的,还是先袭击岩洞这边的人然后围点打援,甚至想对部落一锅端,都没有可能让自己部落的人单独行动才对。一个人就算再勇武,也顶多能杀掉部落三五个人,这对形势有什么用?难道原始人的逻辑错乱到到让人看不出套路?

    王川把来人的身体上下模了一遍,顺便确认了一下绳结绑得结不结实。断肠草这种东西的毒性发作极慢,他在前最前面的尖刺上就抹了不少这种毒了,结果半天没有发作。还差点让这个家伙趟完了所有的陷阱。现在也不知道毒药发作没有。如果现在这家伙突然暴起,伤到人可就不好了。

    身上很干净,除了一把骨刀一把尖刺就剩一个皮袋子,袋子里的东西有些让他惊奇,居然是石灰粉。除了这些就没有其他东西了。森林里就这点东西不可能活得下去,如果后面没有同伴,也不知道他的一日突袭还是把其他东西放在哪里了。

    “也别怪自己给我们几个小孩子干翻了,是好汉也不会跑到我们这种小地方来的。”王川漫不经心的放慢语速说道。所谓的阴沟里翻船,在王川看来都是无能的借口,好好的大船跑到阴沟里去做什么,阴沟里飘的一般也只有烂船破木头吧?

    这下仿佛给伤口上撒了一把盐,被绑住的人猛然挣扎起来,脸都扭曲了,然而他那点力气,别说挣脱绳子了,连多蹬几次腿都费力了。这就很好,表示断肠草的毒已经发作了。

    断肠草这种东西吃下去后会让人肠腹绞痛而死。如果进入血液的话,会麻痹人的神经,量大之后会让人全身疼痛而死。量少一点,可以让人全身麻痹浑身无力,和所谓的软骨散差不多了多少。至于这个浑身是伤的家伙中毒的量多还是量少,那就得看看才知道了。

    来人先前纠结的表情王川也看着眼里了,随口刺激一下果然就获得了很多信息。首先,他是能听懂这些话语的。其次,他应该不是豚部落的人,他缺乏那种活不下去拼死搏命的精神。那么他是谁,来这里要干什么这就很值得深究了。

    小心使得万年船,该做的事情可不能偷懒:“先拖回去,让阿母吹牛角,叫人回来认人,警戒。”

    山林里有没有人,这是不是豚部落的人,这些最好还是让部落的人回来确认一下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