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22章 外面的世界
    今天的“演习”有些奇怪,阿母和孕妇们等在岩洞中好一会儿,一个孩子气吁吁的跑回来,不是喊那句“警报解除”,而是喊:“阿母,我们抓住了一个敌人。火伢子说吹响牛角,有敌人杀来了。”

    敌人?真抓到人了?阿母她们有些讶异,孩子们不是在玩闹?

    阿母到门口望了望,看到不远处孩子们果然拖着一个血糊糊的人回来,看体型不像是部落的人,一个孩子还举着一把奇怪的骨刀。这种骨刀也不是部落的东西,看来是外人无疑了。阿母拿起牛角便在洞口呜呜吹了几声。河边捕猎的人离得近,这几声他们会听得到的。至于要不要让其他外出的人回来,等下看看再说。

    比虎被拖回岩洞门口后,受到了部落上上下下的集体围观。

    那怕他身上全是血糊糊的,也不影响部落的孩子评论他那身虎皮好看还是阿母的大猫皮好看。

    壮牛几个围着比虎那把刀和那个尖刺啧啧称奇。骨刀不知道是什么骨头打磨成的,带手柄足足长一米,自带弯弧,虽然上面有不少豁口,不过看着就知道比一般的石头硬。那根尖刺更是不了得,木头的棒子上绑着一根白生生的骨尖,那骨尖足有巴掌长,被磨成了三棱刺的样子。难得的是,上面有不少刮痕,却不见一丝裂口,可见这是个极为坚硬的东西。

    部落那几个女人包括阿母就不能看了,她们看着那血糊糊的男人,眼含春意双颊发红还低头耳语调笑的样子谁能说她们是一群原始人?后世的怀春少女也不过如此吧?不就是一个一米七多点,稍微有点肉的男人嘛,这种不修边幅,又脏又臭的男人在后世能被人看一眼就算不错了,至于要看成个花痴样?部落的人好好吃几年饱饭,多打几次蛔虫,过两年这种人一抓一大把。

    大人看着花痴,小孩却知道分敌我,这个刚会跑的从比虎身上拔一根刺就跑就很厉害,至少没有让敌人好过,只是这刺不能用来扎其他人啊。

    河边捕猎的人匆匆跑了回来,也加入了围观。半天后一致确认没有见过这个男人。他不是豚部落的,也不太像的火神部落的。

    让部落几个大人拿着石矛撒网去山林转一圈看看有没有其他人,重点看西边山林,那里一大早鸟雀乱飞,肯定会有些猫腻。既然这不是豚部落的人,说不定会有什么行装,让灵也跟过去看看。有的话带回来。

    大人们得令,小心翼翼地带着灵去了。半天后回来说没有看到人,行装却是让心细的灵找到了,那是一个绑着背带的背筐。

    这个筐子和王川编织的完全不同风格。这是一个扁口的筐子,肚大口窄,筐子上面还用细软的藤丝编织了一个可以扣起来的盖子。这显然更适合背着行动。

    背筐还挺重,显得里面东西不少。筐子拿到阿母面前,王川便主动请缨翻看里面的东西。阿母对这个请求自然是无有不可。

    王川的心情止不住激动。他对来人的身份已经有了些猜测。这行囊肯定可以反映出更多的东西。考古的还能从千百年的少许古物中推测出不少关于社会生产力的情况呢。如果他的猜测没错,现在这个行囊里的东西应该也能够反映现在的社会的大概情况了。

    翻开盖子以后,出现在眼前的一匹麻布就让王川觉得满足了。据说华夏的种麻的历史有万年之久。现在看到了真实存在的麻布,那么自己所在的时间就大概可以确认不是在什么史前十万年而是一万年前了。虽说史前一万年和十万年区别不大,但人类越往后发展,文明的程度越高是不是?

    以自己这么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如果真在史前十万年前和一群没有任何开化的野蛮人为伍,谁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疯掉?虽说自己从阿母的壁画上大概猜到了现在不会是十万年前,现在终于多了一个佐证了。

    身在莽荒之中,王川的心态就如同在黑暗中摸索的人,如今他看到了这麻布,就像在黑暗之中看到了一点光,让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也有其他人开始摸索前进,这就够了。

    布匹很粗,上面接头不少。表示这些人的纺线工艺可能还比较差,回头找到合适的麻种自己再研究一下应该有可以改进的空间。

    麻布上涂着一层奇怪的油脂,上面还带着各种腥臭味。细细分辨一下,上面的油脂是松香和某种动物油的混合物。腥臭味应该就不外乎是老虎熊的屎尿了。看来这是做帐篷之类用途的东西。难得出现了麻布,先让孩子们拿到外面去晾晒着,晚上烧点热水清洗一下,正好给阿母做一身里衣,有多的自己也做一身。

    心情满足,翻看下面的东西就没那么激动了。

    筐子下面是好大一只狐狸,还是扭断脖子的,身上一点伤口没有。叫人仔细把皮剥下来,阿母的围脖有了。

    还有一根骨刺?看来和之前的是一对,应该是用什么牙齿打磨出来的,就不知道是象牙还是什么东西了。

    葫芦?这东西好啊。把水倒出来后发现里面的瓢都没有挖干净。王川表示立刻就爱上了这个敌人了。如果这些瓢没有被开水烫过的话,明年部落的第一种农作物就有了。虽然是菜,不过瓜果半年粮的,多种一点这东西也可以解决不少粮食问题的。

    等会把瓢挖出来一定要让阿母保管好,可不能让老鼠咬坏了。回头烧陶的时候烧一点带盖子的坛子,放置这等贵重物品。感谢这个用葫芦不会挖瓢的敌人。比虎表示,傻子才把瓢挖了呢,这东西没吃的时候可是救命的。

    这个长得很像灵芝的蜡壳耳就是这个时代的火折子?果然,上面有撕开的口子,又被黄泥封上了。摸着还有些温热,把黄泥掰开,往里面吹一口气,烟就冒出来了。好东西啊,居家旅行必备佳品。

    这两块灰白的石头晶体看着眼熟啊,难道是那种宝贝?舔上一口,恩,有咸味。果然是盐矿石。看着矿石的样子,难道这个家伙还找到了附近的盐矿?而且现在的盐矿有露天的矿体?这是个好消息,等下去确认一下。诶诶,阿母你们就别大口舔了,这可是毒盐,没脱毒的时候吃了就算不死人也会拉几天肚子的。回头脱了毒咱们煮汤,多放点,不怕齁着。

    剩下一下就是各种零零散散的零碎了。几段打了绳结的麻绳,最多的一组二十九个,看来那这家伙二十九岁了。这一串贝壳样子还挺别致的,这就是传说中的贝钱?恩,看来这个社会已经有了基本的经济交流了。这个小竹筒里是什么?一股硫磺味,难道是雄黄粉?这东西在山林里很有用,留着。

    这个小小的兽皮包的盐应该就是这家伙平时吃的盐了,尝尝有点腥,应该是海盐。也不知道是哪里弄来的。

    剩下这些草药就都是垃圾了,什么车前草,紫珠草,这些不过是清热止血的普通的东西嘛,作为一个这么生猛的袭击者,连点田七都没有,差评。

    垫在筐子底下的一块皮毛倒是一个好东西。这是一块斑斓的虎皮,样式和那人穿在身上的差不了多少。应该是同一只老虎身上剥下来。那人身上的虎皮是带衣裙的,加上这么一张,这就夸张了。这得是一只多大的老虎啊。如果是他自己猎的,这人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翻看虎皮的时候,一小块黄澄澄的金属掉落下来。好嘛,天然金块。看来这个时代的人也知道收集这种美丽事物了。就不知道这东西值几背的东西?算了,反正现在部落不差吃的,让阿母留着平时把玩吧。

    东西看完,王川对今天的收获表示满意。虽然来的不是豚部落的人,抓到了这人算是正中副车,不过孩子们的表现还是可以的,比想象中的还要好一些。经历了这次实战说不定在豚部落来犯的时候,这些孩子还可以发挥更多的战力?恩,今晚自己下厨,煮点带盐的汤,好好鼓励一下这些孩子们。

    至于那些缴获对部落的意义,那就更不用说了。有了比虎的盐矿石和盐,以部落用盐的习惯,这些东西基本可以用一年之久。葫芦的瓢王川挖了些出来,确认是生的,那明年部落就要开始进入农业时代了。单一的食物来源就如同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这是很不安全。农业种植加上渔猎才是确保不挨饿的有效手段。

    至于这些缴获对王川的意义,那就更加不同了。他虽然可能此生都离不开周围百公里的范围,但作为一个有开阔眼界的人,知道自己周围生活的地方大概是什么样子,这在心里也多少给人希望不是?

    对于抓获的人,王川倒是挺纠结的。这人在这个时代无疑是见多识广的,已经算是难得的人才了。理论上来说这种人才应该想办法让他活下去才对。不过鉴于他猜测出来的身份,这种人实在是不放心留在身边呢。而看那人现在还在左顾右看的样子,一时之间应该也死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