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24章 古老的职业
    比虎发誓,他从没有见过这么阴险狡猾的孩子,哪怕是这样的大人也没有。

    他记得自己被网住,准备逃走的时候,就是这个孩子扔来的石矛让他绊倒的。现如今,自己最有把握的逃生办法也被这孩子看穿了,而且,他还是在自己快要脱困的时候才来揭穿自己的,这让比虎有被戏弄的恼怒。

    “老实点,要不然我们先把你手脚都砍下来做成人棍。人棍你知道吧?”孩子蹲在他身边,语气里带着瘆人的阴仄仄。比虎这才想到,除了被吃,似乎还有更可怕的事情。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想得到这么可怕的东西的?

    “要不咱们聊聊?聊得好,说不定我就不拿你当人棍了。”王川威胁了比虎一通,开始用商量的口气说话,只是说的话还是有些让人毛骨悚然就是了。

    比虎把脸转了过来,表示不配合。

    “这是哪里来的?”王川抱着盐矿石直接问。

    比虎的眼睛转了两圈,说道:“这是……盐。”

    这个时候了眼珠子还能转两圈,表示这家伙心理素质可能比自己想的还要高一些,王川不禁多高看了比虎一眼,很有兴趣看他打什么主意。

    比虎口音奇怪,但基本的交流没有什么问题。

    “吃的?”王川问。

    “吃……的。”比虎回答。

    “咸。”

    “恩,咸的。”

    “……”

    “……”

    王川不敢说自己擅长什么,但说废话这种事情他觉得自己可以说一箩筐不带重复的。半天之后,王川确认了盐矿石的来历。同时答应这个叫比虎的人,把盐煮了,给部落的人吃。

    这个结果显然比虎也很满意,他的眼睛里充满着一种叫希望的光。

    毒盐不脱毒是不能食用的。去盐矿上自己做过盐焗食品的王川对脱毒的过程自然熟悉得很。

    先把盐矿石敲成细碎的小块,后面要用磨子将这些小块磨成粉末状。没有磨子,就在平整的石板上用另一块石板来回研磨也行,壮牛力气大,干这个事情很在行。矿石磨成粉末后,把粉末倒入陶盆中放上水反复搅动,让粉末里的盐充分溶解在水里。

    弄来两个竹筒,打穿两头竹节当过滤的漏斗用。先在竹筒里塞上些干净的地衣过滤一遍杂质,这样浑浊的溶液就变得清澈些了。过滤几遍之后,溶液里就看不到什么杂质了。

    另一个竹筒除了头尾塞上地衣之外,中间塞上大量的木炭,压结实了。把溶液再从这个竹筒中过滤一遍,脱毒也就基本完成了。

    沾一点尝尝,只有咸味,没有苦涩,这表示脱毒得很干净。再烧火把这些水煮干,盐就出来了。

    比虎看这些孩子玩闹一般把盐矿石砸碎后真给煮了,心里有些得意。不过当王川把煮好的盐从陶盆里刮出来的时候,他就再乐不起来了。他看得清楚,那白花花的真的是盐,不是毒盐了。为了表示这盐能吃,王川还给他嘴里塞了一点。

    比虎从来没有吃过这么纯净的盐。他想不明白,分明是有毒的盐矿石,分明只能少量舔一舔,最多做猎物诱饵的盐矿石,为什么这么打碎后煮一煮就成了这么纯净的盐了?那些毒跑哪里去了?还是这些看似普通的孩子拥有某种魔力?

    向来觉得自己内心强大的比虎被某种未知的东西笼罩着,陷入了惊恐之中。

    两块盐矿石分解出了半斤多的盐,让王川很是高兴。这些盐对后世人来说不过就是三口之家一月的用量,不过对于部落来说,可以用很长时间了。至少有了这些盐后,隔三差五的在煮汤的时候放上一点,阿母是不会有意见的。

    他又蹲到了比虎身边,微笑着:“我们再聊聊呗。”

    比虎扭开脸,再不想和这个诡异的孩子说话。王川却是嬉皮笑脸地没有一点要放弃的意思:“要不你说说你来自哪里?有没有见过豚部落的人?男人嘛,大度一点,这个世界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比虎气极了:“要烧要烤随便你来,你不要这样辱没于我!”

    王川不为所动:“看看,说你两句就生气了。其实你说错了,应该是要杀要剐悉随尊便,我皱一下眉头我就是你爷爷这样说才对。当然这话还要过万八千年才会出现,我提前教你了,不收学费……”

    比虎气哄哄的只是不理。

    “生气了?还真生气了?其实吧,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来自哪里,是做什么的。一个杀手,说你两句还玩起了江湖好汉的套路来了,你心态不正啊。”

    “你肯定很好奇我是怎么猜到你身份的对不对?其实吧,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两个职业就是杀手和****你那么兴冲冲的来我们这,显然不是来卖的,那就只剩下杀手这种可能了。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从北方来的?走到火神部落后被火神部落的人给忽悠了,他们答应给你一把弓,哦,就是你们说的弧,让你过来杀我们家阿母?那个带着石灰的兽皮袋子就是用来放脑袋的?你不用说,其实我什么都知道。”

    王川先知一样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比虎的脸色就从白到黑从黑到白不停的变化着,最后,这货两眼空洞地望着天空,一脸的挫败,一脸的生无可恋了。

    其实知道这些也没什么。部落就和两个部落有交往。豚部落虽然是比较危险的,但如果他们要杀过来的话,他们就集体杀过来了,因为他们的目标是要抢夺这里的山洞和粮食。不可能只请这么一位杀手过来。而且豚部落估计也没有什么能打动这个杀手的东西。

    豚部落不可能,那就剩火神部落了。两个部落向来交恶,阿母在两个部落的交换之中又向来不肯吃亏。如果他们把阿母杀了的话,来自火神部落,同时也聪明能干的巧可能就会接替阿母的位置,这样一来,这个刺头一般的部落就会成为火神部落的一个盟友甚至一个分支,这对火神部落来说,好处大大的。

    这些东西,从阿母和巧之间相处的情况也可以看出不少端倪。两人在相处中看似婆媳和睦,不过打虫药出来之后,王川从阿母警告巧的行为中看出她们其实是有不同想法的。王川点燃了火的那天,阿母那托孤的意思,也是对巧的一种防备。不过巧毕竟是嫁过来的人,她对自己娘家好一些也并非过错。

    至于报酬是弓这种东西也不难猜。换做自己,能看得上的,估计也只有火神部落的弓了。毕竟这个部落因为有弓箭而养活了更多的人,在弓箭的制作上显然会有自己独到的一面。

    而比虎行囊中的一些东西表示,他肯定走了很远的路才能收集到这么多的东西。毕竟当今不比后世,进个超市什么都能买到。而南边是天险太江,这个时代应该很难横渡。这么一分析,比虎的来历什么的就明显了。

    从比虎的反应看,他这些猜测只怕有七八分准确。

    只是王川没有想到,作为一个杀手也有经不住打击的时候。才这么刺激一下,这眼神空洞的样子就分明是不想活了。他还想问问北方的具体情况呢。比如麻布哪里来的,葫芦哪里来的,海盐哪里来的等等。

    早知道就悠着点来了。王川叹了口气,准备问问阿母这人该怎么办。如果阿母不想留着,那就早点处理了好了,反正问不出什么来了。如果想留着也该帮他把伤口处理一下了。这脸色变得这么差,失血过多也是原因之一。再不处理,就只能留下个废物了。

    岩洞之中,阿母和几个孕妇正在把玩那块金子。看来千万年来,女人喜欢这种卟铃卟铃的爱好早有传承,后世史前都没什么分别。

    将来人叫比虎,已经自己对他身份的猜测大概说了一下,然后问阿母处理意见。阿母笑了笑说把人留下来。

    “可是,他要杀你。”王川还有担忧。

    阿母道:“伢子啊,他的脚伤成那样,走不了多远了。而且这样走进山林里,他也逃不过野兽的捕杀。再过些日子,雪就下来了,那样的话,他就更加不可能一个人留在山林里了。冬天没有伴,很快会死的。我们留他下来,等豚部来通亲时,给他也找一个,到雪停了以后,他女人的肚子大起来了,他就不会想走了。他壮,是个能捕猎的。至于我,活着也是拖累,可能也活不过这个冬天了。只要你在,我们就不怕。”

    王川得到答案出去,阿母身边几个孕妇倒是对王川的态度有些不满。她们在阿母说给比虎娶亲的时候,都把头高高的抬了起来,只是低头看到自己的肚子的时候才想到自己没有那样的机会了。不过她们却还是愿意比虎留下来的。

    “火伢子不愿部落多一个这样的壮男人?”一个孕妇假意发问。

    阿母知道这笨女人挑拨的想法,却依旧笑着,道:“火伢子是个有主意的。他想做的事情就告诉我要做。没有问过我。他现在问我,是怕我不好受,其实,他比你们还想留下这个壮男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