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25章 苦心
    在这个缺医少药的年代,伤口的处理确实是个大问题。

    把比虎拖到了废窑洞那里,上下绑上木棍固定手脚防止他突然暴起。怕他咬人,连嘴巴都塞上了。这才开始给他处理伤口。收服这个时代的人心王川一点经验没有,他对着一个杀手也没有玩假惺惺体惜关怀那一套的兴趣,尽快处理伤口要紧。

    比虎一身是伤,伤的最重的还是一双脚。好在现在入了秋天气凉爽了,发炎的可能性减少了很多,要不然光发炎的问题就可能要了这个猛人的命。

    先将他身上的尖刺拔出来,已经扎到肉里的就用骨针慢慢挑了。

    没有酒精消毒,只能用煮开的盐水将就。盐水也能杀菌消毒,这个道理和腌肉是一样一样的,只是这个过程很不好受就是了。加上旁边的王川还在阴阳怪气的问“说,第一次尿床什么时候?”之类的问题,比虎几乎以为这个孩子要把他腌了,然后放到火上烤……

    整个过程和清洗牲口也没什么区别了。偏偏这个过程中,王川不想错过这个讲解活体外伤处理知识的机会。

    “伤口里的东西一定要清理干净,要不然容易发炎。就算不发炎,这些留下的东西长进肉里,到时候也容易引发各种不便和疼痛……发炎就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东面表明都有些很小很小的虫子,眼睛看不到的,平时有我们的皮肤保护,这些虫子就长不到我们的肉里,现在皮肤破开后呢,这些虫子就很容易在我们肉里长起来了……所以,伤口要清洁要消毒,消毒的话我们没有更好的消毒的东西,只能用盐水了……水里也有那种虫子,所以水也要煮开……煮水就是消毒的过程……如果伤口太大,可以用针线把伤口缝起来,嗯,就跟缝衣服一样……不过也要处理伤口……我回头酿点酒吧,到时候蒸馏一点酒精消毒……”

    灵一边帮忙,一边学习,偶尔发问,整个过程变得漫长无比。对于在煎熬中的比虎来说更是如此。

    王川讲解中的东西他也听到了,但这种怪异的理论他完全接受不了。他把这个过程当成了这个孩子对他的恶意折磨。

    消炎之后上的只有草药。比虎带着的车前草紫珠草什么的,王川给他加上了金丝草根,一起在小碗中捣碎了,敷到了伤口上。比虎自带的麻布正好可以用上,开水煮过之后,撕成一条条当绷带用。

    花了大半天将比虎的手脚等伤口都包了起来,天都要黑了。

    英雄和狗熊应该就差这么一通折磨。伤口包扎好,将比虎身上的绳子都解下来,嘴里的麻团取下来后,他已经摊在地上不能动弹分毫了。要不是眼神还想杀人,王川几乎都要认为他是个死人。

    “伤口别抓,不要沾水。”医嘱就这么简单,也不知道比虎听到没有。

    比虎的晚饭是半碗带一点薯块的肉汤和一堆干涩的果子。王川和一堆外出的大人天黑后举着火把送过来的,他们顺便在窑洞口帮比虎点了一堆火,然后用一块厚实的篱笆把洞口挡了起来就算是护墙了。

    临走的时候,王川若无其事的告诉比虎,他今晚随时可以走,不过如果明天还没有走的话,阿母说可以留他下来过冬。嗯,明天没走就当他是答应留下来了。

    啃食维生素可以解毒这种道理比虎不知道,艰难地啃食着酸涩的果子的时候,他差点又流出泪来。一是因为果子太酸。二是觉得心里委屈:太欺负人了。他堂堂一个要成为千人部落首领的人,一路上无数部落好言相劝得挽留他,他都没有留下,如今这么一个小小的部落用这么儿戏的态度就要把他留下?不可能!

    他一定要想办法把那个老太太和这个孩子杀了,以泄心头之恨!

    到了后半夜,比虎看着那个装汤的陶碗渐渐平静了下来。晚上他实在是饿得受不了,也把那碗冷了的肉汤给喝了。从未品尝过的滋味,有点怪异,但又让人很是回味。

    陶瓷这种东西他在一些很大的部落中见过。不过数量极少,那基本就是神器一般的存在,一般不轻易示人。用这种东西煮出来的汤,他也是第一次吃。有点少啊。

    草药的清凉代替了伤口疼痛,也是让他理智的原因。伤口似乎比以前好的快。虽然现在还看不出什么,但伤口各种变坏的情况并没有出现。根据之前的经验,这是快长肉的感觉。以前身上如果有大一点的伤口,哪次不反复变坏个三两次才会长肉变好的?

    难道那孩子说的,用盐水清洗伤口就不容易发炎长小虫子?根本就没听过这样的说法,这孩子真不是存心折磨我?

    要搞清楚。自己是要成为千人部落首领的人,搞清楚这些,对自己将来带领部落也很有利。

    伤口的疼痛和内心挫败让他转辗反侧半夜无眠。天将亮的时候,他才找到这么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留下来的借口,他才心安的睡了过去。

    但天亮不久,比虎就被吵醒了。那个自称王川,被部落的人叫火伢子的讨厌孩子就出现在洞口。他一来就大呼小叫扰人清梦:“哇哈哈哈,原来你还在啊,看来是不想走了哦。昨天睡得好不好?伤口还痛不痛……”

    看过比虎,王川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回去补觉去了。昨夜他也几乎一夜没睡。身边有这么一个定时炸弹,让人实在难以安心。不说别的,要是他半夜把岩洞门口的篱笆墙点了,估计就够熏死几个人的。以阿母的身体状况,说不定就会在这个行列里。

    至于还有没有其他担忧?他不承认有。

    中午之后,比虎再见到王川的时候,他正在和几个孩子制作陶胚。这是部落烧的第三次陶器了。在做好弓箭进行演习的期间,他又烧了一次。经过两次烧制之后,部落有了足够数量的陶器。这次的烧制就要去讲究质量,至少用途上要有所讲究了。

    陶盆的尺寸要制作一致的,这样方便收纳,同时方便垒灶以及放盖子。盖子也是这次烧制的重点。熬汤什么的,还是要有个盖子好一点,同时也打算烧制一点带盖子的坛子什么的给阿母装东西用。

    没有转动器,这些东西捏出来都多少有些不规则。风干后的陶胚试着盖了盖,差不多的就烧制,差太远的就重新捏制。只能用这种笨办法,在没有工具的情况下为了这个做几个转动器出来有点难度。

    另外,带嘴和把手的水壶也试着捏几个出来,部落的人要慢慢习惯不喝生水了。至少在部落的时候就别喝了,或者孩子们不能喝了。不喝生水可以减少很多疾病。要不然自己那点草药知识可不够用的。

    最后,自己的饭碗要重新做。部落的人没有洗碗的习惯,自己和他们混着用碗,总是觉得吃得不香。自己的碗要特别一点,怎么特别呢,碗的外面画上火苗吧,这样一看就知道这是自己的碗了。

    灵和几个孩子觉得有趣,也纷纷效仿。他们不敢和王川一样,就画各种花鸟鱼虫。估计后世挖出来就会成为最早的文字的雏形了。

    陶胚捏完,王川见比虎坐在窑洞门口一直看着,就问了一句:“看懂了?”

    比虎摇头。他也知道这应该是制作陶瓷,不过他不明白的是,这些捏出来的软趴趴的泥巴,是怎么变成陶瓷那种硬邦邦的东西的。

    王川道:“明天再看一天,你就懂了。”比虎有些期待,他也想知道后面这魔法是怎么变的。

    王川洗干净手,帮比虎看了看伤口,忽然又抬头问:“你学会了就走?”

    比虎被人看穿了心思,脸上一红,随即恼怒道:“我是这种人吗?”

    王川一脸认真:“你是。”

    忽略了比虎气咻咻的样子,王川接着道:“我觉得你昨天晚上没有走还算明智。你的脚伤成这样,不一定能走多远。说不定连我们设在四周的陷阱都走不出去。就算你走出去了,回到了答应给你好处的火神部落,也是死路一条。”

    “不要以为我在吓你,如果你真是从火神部落过来的,我觉得你从进了火神部落开始,应该就被他们算计了。我们两个部落虽然有些矛盾,但这几十年来通亲不断,我们部落出生的男女在火神部绝不在少数。你过来杀我们阿母,只要你回去了,我们那些长辈肯定不会放过你的。说不定说要给你暖床的就是想要你命的。更有可能的是,到时候指使你过来的人会第一个把你暴露给我们那些长辈,让他们在第一时间杀了你泄愤。因为这样可以维持火神部落自身的稳定。”

    “如果你杀人不成,反而死在这里了,对火神部落的人来说,他们也不吃亏。说不定你行李中那些值钱的东西,会通过交换流落到他们手里。毕竟在他们看来,我们比较穷。”

    对于这些脑子比较直白没有想过这么复杂问题的猛人,王川表示一万个同情。把自己卖了还帮人数钱的情况应该也不过如此。

    比虎的脸色很差,今天就不是因为伤口了。

    这就很好,一番心思不算白费。

    王川最后道:“我看你不算笨,这些道理你应该想得明白的。你也是走南闯北的人,说不定这些东西你早就遇到过了。我们虽然是小部落,几乎说得上是一无所有,但我们善于创造,不出几年,说不定我们就不愁吃穿了,人也会慢慢变多起来的。如果你不想再过这种被人算计的日子了,你可以留下来,也许一两年后,你会在这里有自己的娃,说不定等你打猎回来,他也会给你捏陶瓷煮汤给你喝。你想想吧……”

    既然要把人留下来,今天的话就不应该再多了。留下空闲让他自己想想,他自己会想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