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27章 富饶的河流
    要到河边去,必要的准备还是要有的。比虎的尖牙刺给他带上一根,部落捕鳄鱼用的长枪给他一根。壮牛也要跟着,他就带一把弓,带上箭,背上筐就好了。王川把绳网带上,拿上比虎的另一根尖刺。这就齐活了。

    灵和其他孩子就不要跟着了。河边毕竟还是比较危险的。孩子去多了不好看着,乱跑遇到鳄鱼就问题大了。

    河边的物产真的是很丰富。就二麻这种东西,捕猎鳄鱼的大人们时不时带回来一些,到如今已经编织了二三十张网了,据说河边这东西还不有。

    大人们除了鳄鱼以外,乌龟甲鱼什么的也偶尔带回来,说是河边捡的……

    秋风吹送,叶原河边如今草木金黄,百鸟纷飞。河里水落石出,鱼跃浅水。

    壮牛对着河里的鱼流口水,王川却被河岸边的菰笋给吸引了。这东西就是后世茭白,现在这个时节茭白已经老了。不过菰米却是成熟的时候。菰米煮的饭就是后世有名的雕胡饭,据说软糯香甜,可口无比,后世一直无缘得见,没有想到现在这里就有这么大一片。

    想到好久没吃过的米饭,王川的口水也快流下来了。发动壮牛行动,赶在这些东西被鸟雀吃完之前,多弄一点。比虎手脚粗笨,就在旁边看着有没有不长眼睛的鳄鱼靠近就行了。

    三人深入芦苇草丛,一路收获不少。比虎对此有些不解,不就一点草籽么,有什么稀奇的。壮牛知道这是吃的,就一点疑问没有了。王川说可以吃的,那肯定是好吃的,中午那些竹鼠自己就没吃多少,全给旁边这壮汉吃了,晚上这些好吃的就不告诉他了。

    三人走到河边的时候,壮牛的背筐都装满了,压了压才又装多了一点。这东西看着多,不过相对部落几十号人来说,真算不了什么。

    河里或者河边水塘中,那种飘着浮木的场景不见了。鳄鱼或者已被猎杀或者已经寻找地方挖地冬眠。不远的地方,几个部落的男人正在捕猎鳄鱼。

    上岸的鳄鱼看不到了,王川又规定了不能下水,部落的鳄鱼收获没有减少,这也是王川比较惊奇他们是如何捕猎鳄鱼的,如今遇到了,正好看个究竟。

    比虎对鳄鱼这种大嘴怪也很是好奇,这种东西他在大泽里见过,凶恶无比,等闲人不能力敌。他在部落这几天,得知河部落就是食用这种凶兽而变成现在这样的,还被震撼了一把。如今能够亲眼看到部落的人捕捉鳄鱼,他怎会错过?

    部落的人心思简单,王川说不能下水,他们就不下水。鳄鱼没有上岸,他们就用各种办法把鳄鱼引到岸上或者岸边。如今鳄鱼都已经挖洞冬眠,他们便将鳄鱼从地里弄出来。

    弄鳄鱼出洞并不容易。鳄鱼为了防寒,一般挖的洞都会自带转弯或者会把洞口埋起来的。沿着鳄鱼挖的洞用长杆石矛捅上几下,只弄出来一点沙土,好像并没有扎到什么。

    原本拿矛拿网严阵以待的几个人商量了一下,便走出一人,向洞口靠近,蹲跪下来扒掉了洞口的不少土,然后拿石矛再往里桶。

    如此反复数次,挖洞的人已经弄得和泥人一般。鳄鱼洞窄窄的洞口也被挖大了一米有余。但鳄鱼还没有出来。

    王川远远地看到,那个挖地的时候带着颤抖却又没有退缩的,是他那个便宜老爹宽。壮牛要上去帮忙,却被王川拉住了。这些人可能笨拙,却还是很要面子的。这种状态被儿子看到,说不定会找个理由毒打儿子一顿出气。私自跑到河边来就是个不错的借口。还是不要触霉头了。

    知道了他们的操作手法,王川就没有兴趣看了。正准备走掉的时候,那洞中的鳄鱼不堪打扰,终于带着一逢沙土冲出来了,而宽当时正好蹲下准备再扒掉一点沙土。

    一人一鳄正面遭遇,宽慌忙向后滚去,但还是迟了些。刚开始冬眠鳄鱼脾气不比产卵期脾气小,那头鳄鱼的个头也不算小,两米多长的身子,这一撞出来,同样气势惊人。加上它那张大嘴,比虎看了都两股战战。

    宽在这种情况下仿佛极有经验,他后退的同时飞快的往鳄鱼嘴里扑洒泥沙,鳄鱼合上嘴,还是一头撞到了宽身上。这一撞也把他撞出了好几个跟头。

    看着鳄鱼还往宽那边扑去,王川都几乎都要冲出去了。部落长时间以来捕杀鳄鱼的经验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拿网的人飞快的把网洒出来了,后面拿着长矛的也紧跟着刺出了长矛。

    鳄鱼吃痛,转身要走,不过正被网绳勒住,行动变得艰难,等来了部落的人一顿长矛。

    当鳄鱼被杀,宽的危机解除的时候,王川三人都出了一身冷汗。

    一阵风把正在浅水中洗泥沙的宽的憨笑声,和其他的人的对话声吹了过来。

    “宽,下回换我们来,你不能老这样。”

    “你们懂啥,我儿火伢子教过我的……你们做不好。”

    这话让王川听得极不好受。他并没有单独教过他这个便宜老爹什么东西。事实上他对他爹并不怎么关心。

    他这个爹在部落里除了力气大些,也没有什么特长,从阿母的壁画上就可以看出端倪了。不过他这个爹却依旧以他为荣,而且为了不拖他的后腿,不影响他能够接替阿母的位置这样的前途,如此的拼命。

    “壮牛,去告诉他们,下回挖泥土,先在洞口铺一张网。”王川希望现在开始教不算迟。

    走出河边的草丛,就可以见到露出河面铺满各种大小的卵石沙子的浅滩。

    王川让比虎在旁边看着,自己在浅滩上翻找,不一会儿就把一块银灰色卵石宝贝般捧了起来。再翻找一会,他就往河边的草丛里丢了好多块大大小小颜色一致的卵石。

    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真的有这种宝贝的王川,几乎都要乐疯了。想到那些锋利的刀枪剑箭,亦或者是实用无穷的铁锅锄头,王川只觉得文明的车轮在对他驶来。

    这回比虎和壮牛都理解不了王川在乐啥了。不就是一点石头嘛,漫山遍野的,至于大老远跑来乐成这样?

    王川不理这两个袖手旁观的,赶紧趁着水浅多捡一些才行。这些矿石看色泽都是极好的赤铁矿,可以直接锻打的。每一块可都是宝贝呢。

    半天后,河边草丛里多了一堆大小石头,王川累得腰都要直不起来了。坐在石头上喘气的功夫才看到神闲气定的另外两人,王川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了:“要不我跟你们两个打个赌?五天……不,三天以后,我赌你们两个就会抢着来这里捡这种石头。如果我输了,我给你们做五天的饭。如果我赢了,这个冬天结束前,每天帮我敲打些东西不要喊累。”

    壮牛对王川煮的饭暗流口水,可是本能觉得不应该和王川赌,于是站着不说话,只是傻笑。比虎却是不相信王川有什么魔法会让自己改变对这种石头的看法,因此决定赌了。可以连着吃五天王川煮的饭,那美味啊……

    两人击掌为誓。对这个赌注都有期望。

    和头脑简单的人打赌就是爽,王川心情愉快的准备回去。路过一个枯水的水塘的时候,看到里面有不少鱼在里面挤得慌。这机会也难得,不把鱼捞回去万一挤着了就不好了。一网下去就把网交给比虎不管了。自己还得抱着铁矿石回去。那几十斤的鱼,哪里有自己手里的铁矿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