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28章 打铁响叮当
    炼铁的准备工作比较复杂,天色都晚了,还是先吃饱再说吧。

    要做雕胡饭这等美食,就要自己下厨了。今天捞得鱼大而肥,让那几个孕妇处理的话,也等于浪费。她们对厨艺的掌握只停留在烧烤和能煮熟东西这两种境界。煮熟的概念也是王川要求的煮到脱骨为熟而已。

    至于火候,首先得让她们明白什么是时间,然后还得准备一个计时的东西。王川觉得实现不了。

    至于色香味?王川表示,自己也做不到,就不要求了。

    菰米需要搓壳,这个事情告诉壮牛该怎么做就行,对于吃的他能做得很细心的。

    王川把鱼剥洗干净,切块下锅,壮牛的菰米也脱完壳了。菰米稍微浸泡一下,然后换水下锅,不放任何东西的一锅饭煮出来的香味,就够让部落的人围在锅边不愿意走。

    这就是传说中的雕胡饭。就是数量相对部落的人数来说有点少了,这就不能让他们抢了。每人碗里放上拳头大小的一块,大家都尝尝就好。

    见阿母吃的香甜,多给了一点,老人家有这个优待。想到宽今天的作为,把自己碗里的给了他一半,他倒是一点不珍惜直接给了旁边的女人。女人也不知道珍惜直接给了旁边的吐口水的孩子。吃了几天饱饭的孩子也学会吐东西了,宽和女人才把地上的饭团捡起来分吃了,然后才说好吃。

    不过此时盆里剩下小半碗,这是给比虎留的,大家喝鱼汤吧。今天的鱼汤火候正好,还加了紫苏的梗去腥,放了猪油,就是没盐,大家将就着吃。

    王川不放心让比虎住进岩洞,就没有提这个事情。比虎估计也知道不可能那么快就融入这个部落中,天黑就自己回去废窑洞了。

    给比虎送去的时候,这个看不起草籽的人吃得极为护食,还以为他不吃自己能多吃一点的王川看得极为不满。比虎吃完再次表示量不够的怨念,说明天再去,把所有的菰米都弄回来煮。

    王川表示,明天开始打铁了。

    在后世,炼铁有很多方法。不过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现在,王川只觉得连最简单的高温锻打的办法都有困难。

    风箱这种东西,王川想一想可以画出几种设计图来,不过在这个连木板都没有的年代,所有的图纸都是白瞎。最后想半天,只好用藤条编出架子,外面围上兽皮,做了一个最简单的活塞式风箱。吹嘴就用泥巴捏了一个,用火烧硬了的。

    做成风箱之后,对着火堆吹了一会,火焰也呼呼的烧得通红,效果不错不错的。

    铁矿石放到火上呼呼烧的时候,吸引了部落不少人过来围观,他们都好奇火伢子用火烧泥土烧出陶瓷,用火烧石头能烧出什么来。

    铁矿石烧上半天之后,一些杂质被烧掉了,变成了不规则的一团通红的铁块。

    夹出铁块不停锻打的时候,部落的人被吓走了。打铁历史上第一块铁应该被打成锤子。因为其他石头都没有铁块硬,一般砸不了几下就会被砸成碎末四下乱飞。

    哪怕王川创造性的发明了兽皮面罩这种东西把头脸包裹了起来,穿上了长袖的衣裤,那种被飞石击打的滋味,也让他疼痛不已。

    比虎这个时候明显有报复嫌疑,他手里的石锤砸不了几下就会四溅飞散,自己皮粗肉厚的一点事情没有,听着王川的痛哼,还咧嘴笑得开怀。旁边绑石头锤子的灵都看不下去了。

    铁块要反复捶打,反复加热,在这个过程中,杂质会被清除出来,同时会融入少量的炭让铁块钢化。

    比虎和壮牛都是很有力气的人,锻打的工作可以让他们轮着来。不过夹拿铁块这种工作只能王川自己动手。要不然他们会一通乱锤,毫无章法。

    第一块铁当然不可能做成锤子。不好说锤子没有用,但作为第一件钢铁制品,锤子对思想的冲击力就远没有其他的现行武器大了。比如刀,比如矛。

    第一块铁敲打半日之后质量渐少,王川觉得做刀可能体积不够,因此在下半天成型的时候,让他们往矛的方向去敲打。

    矛尖渐渐成型的时候,比虎的脸色也渐渐严肃了起来。经过半日的敲打,他也慢慢对这种坚硬的东西有了越来越多的认识。后面的敲打也越发用力而且用心了。

    到太阳落山的时候,这块铁被敲成了一个矛头的样子。

    随手把这东西丢入水中,哗哗的水汽蒸腾几乎吓了所有人一跳。

    捞起温热坚硬的铁矛头,王川自己看得爱不释手。就着水在石板上打磨开了锋,抓起灵的一缕头发对着锋口吹了一口气,一丝没断。但用力割了下去,手里就多了一把断发。

    在兽皮上用力削了一下,一条兽皮带子就这么直直得被削下来了。

    很好,吹毛断发不足,割皮断发有余。

    让灵绑上矛杆,交给壮牛,王川一指旁边的树干,壮牛便狠狠对着树干扔了出去。换成石矛,这样只会在树干上刮下一点树皮,石矛碎成千百块。但这铁矛却笃的一声扎在树干上,杆子还晃个不停。

    比虎费力的拔下铁矛,看着毫无破损的矛头不敢相信。

    他拿过自己的尖牙刺,在铁矛上狠狠撞了一下,铁矛分毫无损。挥动铁矛对着尖牙砍了一下,叮一声后铁矛还是完好无损,尖牙已经断成两截了。

    王川对这效果显然很满意,在这史上第一个钢铁产品问世之际,发表了热情的感言:“同志们,这就是钢铁的力量。这东西不但可以做矛头。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无不可做。特点就是坚硬,锋利,耐磨。只要数量够多,到时候不管进攻的武器还是防守盔甲还是家用的器皿,都可以用这个做。”比虎表示神往。

    “像这种合抱的大树,我们现在对它一点办法没有,但是如果我们打出斧头来,一个人半天就可以把它砍倒。”壮牛过去推了一下树,果然推不动。

    “像这种比我们还大的石头,他几乎坚不可摧,到时候我们打出铁钉来,想把它开成几块就开成几块。”灵轻轻拍了拍屁股下的石头,看着王川眼里都是小星星。

    “像比虎这么生猛的汉子……你打赌认输不?”

    比虎对着王川很郑重的跪下,把自己的脖子伸得老长道:“我愿意整个冬天都帮你打造这种铁。如果你同意,我将来就留在这里帮你打铁了。”

    有了这么好的东西,还有什么猎物猎不到?有了这么好的东西,还有什么部落敢和我们为敌?有了这么好的东西,这个部落成为南边最大的部落有什么问题?

    这个王川可是答应他给他管理一千人的。有了这个东西,这个愿望还会远吗?

    这个孩子不知道有什么神奇的力量。他懂的东西多得让人难以置信,自己这些年的见识在他面前也没有一点优势。他治伤的观点和手法虽然让人痛苦却很有效果,他烧陶的本事让人敬佩,打铁的本事却让比虎真的折服了。

    比虎眼中都是光芒,看到的都是各种以前只敢想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