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29章 冻雨现危机
    王川捡起地上的断牙和铁矛,飞快地跑向岩洞,去跟阿母报喜去了。临走他对灵道:“让你比虎大叔今天住进洞里,他也累了一天了。”

    看到了这样的东西,只怕比虎想赶都赶不走了。现在都收不住他的心,以后就更加不可能了。

    阿母看着手上叮叮当当敲打了一天的东西,眼中都是欣喜。火伢子做出来的东西就是好。看看,这么硬的尖牙都砍断了。至于主要出力敲打的比虎和壮牛的功劳,那当然是无视了。

    一高兴,阿母差点又说要不限量敞开吃的庆祝,还好被王川及时拦住了。

    今天部落的人吃了一顿从没有吃过的切片肉。王川特意把肉块切成大小一致的肉片,以告诉部落的人钢铁带来的不同。

    同时,剥解鳄鱼的人,用它剥下了最为完整的一张鳄鱼皮。烤肉妇人用它切出了一条条整齐的肉块。灵用它在非常短的时间里裁好了五人份的鳄鱼皮鞋的皮子。王川还用它给阿母和宽分别修了一次指甲。那个用来它来打磨石器的,虽然说你很有先见之明,但刀不是这么磨的……

    比虎进洞的时候,部落人正在争相抢着试用这个跨时代的利器。

    此时的比虎全身上下洗的干干净净,头发还滴着水,随身穿的虎皮也被清洗了过了,拎在手上也在不停的滴水。而他自己正在夜风中微微颤抖,一丝不挂……

    这个造型虽然很吸引部落女人的眼光,不过王川总觉得哪里不对。

    接过王川递过来的鳄鱼马甲的时候,比虎很认真的说道:“我用灰洗的,三遍!”说着还竖起四根手指。

    四根手指是这家伙学十进制的后遗症。十进制要在八后面加两个数,他的动作中总会不自觉的加上一两个数……

    草木灰洗涤可以去油脂污垢,三遍下来虱子也会被清洗掉。但自己没让他这么干的吧?特别是现在夜冷风大。王川把目光投向灵,这个自以为是王川代言人的腹黑妹子有些嘟嘴,“你让他住进来,肯定要让他知道部落的规矩嘛。既然是新来的,要求严格一点也应该啊。”

    比虎倒是没有什么不满的。见过阿母之后,他在自己干地衣铺的床上坐下,长出一口气表示满意。一点也没有介意自己的床位就在洞口的干柴堆旁。

    铁矛在部落的人手中都传了一遍,回到王川手里的时候,王川在火堆前发起了一场动员。简单说了一下这种钢铁可以打造的各种工具,教大家认了一下铁矿石,然后让部落去河边的人捡铁矿石回来。有多少要多少。

    部落出现了这种谁都想要的东西,要求的人就多了。外出狩猎的要这种东西打造的矛和砍刀,捕猎鳄鱼的要这种东西打造的钩子和长矛。厨房的孕妇希望可以用这个切割肉食。灵想要这东西做的裁刀和针。壮牛想要这东西打造的箭头。连阿母也想要一把小刀切肉……

    打铁在后面的日子里继续。不过第一件铁器没有被部落的大人拿出去使用,第二件也不是部落要求的那些东西。

    王川觉得像那天那样的打铁生活他再也忍受不了了,所以打铁的条件需要改进。第一件铁器被他留下来做改进的工具。第二件铁器打造的就是打铁用的锤子。

    用木柴烧的火效率实在是太低了,要烧木炭。暂时对木炭的使用量不大,就先用挖坑烧木,浇水的方式来烧。现在秋天干燥,湿木炭晾晒一两天就能够使用。

    活塞式的风箱费力而且风小,现在可以用铁矛削木板了,就做一个双向多阀门的长箱风箱。比虎悟性不错,力气也大,木板半天削好后,王川指挥着他用竹钉钉了起来。活塞式的风箱也不拆,留着备用。

    锤子这种东西,浇筑最为省事,但现在没有能炼成钢水的高炉,还是得用手打制。

    前面的工序都是一样的。锤子成型的时候比较麻烦一点。锤子中间如果没有留孔,锤柄的安装会是个大问题。因此成型的时候先将中间打薄,放上一根泡过水的湿木棍子卷在中间,然后慢慢敲出锤子的形状。

    锤子的形状大约成型之后,木棍会被反复加热烧断,剩下一截包裹在锤子里面,这时候把整块锤子放在火上慢慢烧,把里面的木块也烧掉,锤孔就出来了。

    给这个有孔的锤子装上木柄,第二个铁器出炉,以后就不用几个人去捡石头,一个人在旁边绑锤子了。打铁可以正式进入量产阶段。

    后世的铁器有千万种,部落对铁器的需求也多种多样。但刚开始的时候,王川觉得比较要紧的是打造长矛。这东西不但狩猎的时候用得上,而且在攻防战中也是不可多得的利器。

    长矛这种东西最好部落的男人一人一支。有了这东西,其他的再慢慢打造不迟,当然,这个过程当中,打造一些切肉的刀子以及灵要求的针还是很有必要的。王川也觉得,自己应该有把匕首防身……

    从第一个锤子出现之后,比虎和壮牛就彻底成了打铁工人,在铁与火之间忙碌不停,叮叮当当地打造着部落的未来。

    王川有时候也会抡起锤子敲打上几十下,打熬身体,不过他总被比虎和壮牛嫌弃力小就是了。但现在打铁的过程却离不开他。比如像打针,他们就不知道怎么把针孔打出来。王川让他们把一头打细了,然后弯回来,把接口敲打回去,这样针孔就出来了。

    几天后,晴了好久的秋天下了一场冻雨。空气变得潮湿寒冷,冬意渐浓。

    打铁铺子在下雨前转移到了废窑洞中,里面的空间不大,二三人活动还行,矿石木炭就放不下了。比虎去岩洞中取木炭。王川就看着外面的山林发呆。

    部落的孩子穿了兽皮衣裤鞋子,第一次不怕冷雨的寒凉,在空地上玩得很欢。王川的目光越过他们,想到了豚部落。这么长时间没有消息,他觉得豚部落的人应该不会来了。

    来自豚部落的威胁对他来说就像是一把悬挂在头上的剑,乍一看觉得无比危险,现在迟迟不见动静,反而让人怀疑那剑是不是个样子货。

    现在连冻雨都下了,他们显然错过了长途奔袭的最佳时间。没有岩洞,没有火的豚部落说不定已经开始冻死人了。这迟迟不见动静,他们找到了更好的过冬办法了,还是用了更小的代价弄到了足够的物资了?

    王川这些日子依旧做着准备,有了比虎的加入和铁器的出现,他觉得抵御的把握更大了些。不过这一拳仿佛打到了棉花上了,让他觉得使不上劲有些难受。

    正当他在想这些的时候,一阵虎吼从山林里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