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30章 猛虎出山林
    虎吼之后,一声石敲竹筒的咚响传来。

    史前猛兽满山走的事情一点不奇怪,奇怪的是猛兽白天靠近部落的事情以前很少发生。

    老虎其实是很有地盘观念的,一般不会乱走。冬天找不到吃的时候,老虎可能会扩大寻找食物的范围,但现在才下了一场冻雨,山林间的食物就缺乏到了这种地步了?

    难道是豚部落的人驱赶老虎过来进攻?一个荒诞的念头冒上王川心头。不过他很快就把这个念头甩出脑袋。如果豚部落有了驯服老虎的能力,也不会混得连火都还用不上了。

    “敌袭,躲避!”心思流转之间,他还是飞快地做了退避的决定。外面的陷阱都是针对杀伤人而设置的,这个时候来的是老虎,那些陷阱对它来说未必有效。孩子们在草木之间的躲避未必逃得过老虎的嗅觉,不如退回岩洞固守待援。

    虽然他和壮牛还在废窑洞中,要退回去可能来不及了,但他们两人只有两人而已,目标小,老虎应该发现不了他们。而且他们还有火盆……虽然没炭火快熄灭了,洞里还有一支刚做好的上了杆的铁矛,有铁锤等物,壮牛的弓箭也随身带着,虽然只有一支上了铁箭头的箭……

    没什么意外的话,岩洞那边应该可以吸引老虎的注意力,他们应该可以等到部落的人赶回来,打走老虎。

    虎出山林的威势确实无可比拟,那些陷阱果然没有困住老虎。在陷阱中受了伤的老虎更加的愤怒狂躁。

    老虎走出林子一声虎吼,虽然没有平地起风,落叶翻飞,不过从它嘴角弹射出不少白色的水雾也是够让人心惊了。

    “敌袭!敌袭!”孩子们从捉到比虎之后就不再把“敌袭”当游戏了。听到王川的呼喊,其他孩子也跟着呼喊,还在外面玩水的孩子纷纷躲进岩洞。

    岩洞里有尖声乱叫响起,又很快安静下去,显然已经做了准备。比虎也在岩洞中还没有出来,有他在,想必岩洞不会有事。

    对老虎来说,人这种生物,也许和猴子也没什么区别。它走出山林后,身上虽然带着伤,却斯条慢理地向着岩洞口走去。

    有时候人会对过往的行为产生惯性,王川喊“敌袭,躲避”,其他孩子喊“敌袭敌袭”,这就算了,不少人还是知道老虎的凶险,会躲起来的。但那个拿着弓箭从岩洞往外冲的孩子是怎么回事?

    老虎肚皮干扁,神态凶恶,显然是饿狠了的。看它毛色凌乱的样子,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才跑到部落这里,多久没有进食了。躲进岩洞的人它要审时抓捕,但对着自己嘴巴冲过来的人,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它稍稍弯腿蓄力,就迈着伤腿向孩子冲了过去。

    孩子匆忙间射出一箭,不过这对老虎来说,这顶多算得上是猴子扔出的石头。可惜还射偏了。就算射中,他这轻飘飘的一箭估计也难对皮毛浓密的老虎造成伤害。

    老虎气势不减。孩子却已经吓得瘫在地上了。

    “壮牛,搭箭。”

    废窑洞中,王川眼见孩子要沦为食物,吩咐壮牛一声,就抓起了打铁的锤子,对着一块未打完的铁胚叮叮、叮叮的大力敲了起来。

    不管是大猫还是小猫,它们对这刺耳又带规律的声音总是敏感,这一下不把这只从没有听过这等噪音的老虎的耳朵折磨坏了才怪。

    王川不过敲了几下,那老虎就像遇到悬崖般紧急转了身,扭头对着王川这边,又是一声虎吼。

    王川故意停了一停,对着老虎露出身子。那老虎忘了身后的孩子,向王川走了几步。

    王川又猛然敲起了铁块,那老虎就如同听到发令枪一般突然冲了起来。

    “射!”王川一声低吼,壮牛早已拉满的箭就直直射了出去。

    王川和壮牛天天形影不离,早就极有默契。壮牛其实也是个外表粗壮,内心细腻的人。王川一个眼神一个手势一个发音他就能理解王川的意思。

    壮牛的弓是两片竹子叠加成的,威力不小。加上铁质的箭头,三四十米内,可以射进树干之中。他用尖牙箭都曾一箭射杀了皮毛厚实的竹鼠。这一箭若是射中,老虎只怕要吃大苦头。

    箭如闪电,一路弹开了无数的雨滴,在空中划出一道带尾翼白芒,迎着前冲的猛虎呼啸而去。

    可惜箭法没有办法速成,射雕手哲别的本事并非人人都能掌握。壮牛这一箭力量满满,准头也算不错,不过老虎跑动间身姿起伏,却让它闪过了头部要害。这一箭只射到了老虎背脊上,反而把老虎惹得更加狂躁了,三扑两跳之间就到了窑洞边上。

    “矛!”

    眼见老虎就在眼前,王川大喊一声。丢了锤子猛然拉动了风箱。

    为了不中毒,炼铁的火盆本就是放在洞口边上的,风箱一拉,火苗腾起半米多高。老虎硬生生地在两米之外刹住了身子,畏惧的往后跳去。

    岩洞门口,比虎飞快的跑了出来,把瘫在地上的孩子抛给岩洞门口的孕妇,自己转身之间就向着废窑洞冲了过来。无论如何,他不能让王川出事。老虎这种东西,他曾猎杀过,对此并不害怕。只是匆忙之中,可能会比较艰难就是了。但就算拼着命不要了,也要把这老虎打跑才行。

    路上还要绕过几棵合抱的大树,来不及减速的比虎手脚并用直接上了树,豹子一般从树枝上蹦跳了过来。

    当老虎刚从废窑洞门口跳开,他便在后面大喊一声,同时从树上丢出一把临时在洞中拿的刀子。

    刀子带着劲风在老虎身上挂出彩来。老虎吃痛,转身对着比虎冲了过去。

    彼时,比虎在两米多高的树枝上,老虎却毫不犹豫地借着冲刺之力,猛然跳了起来。

    比虎刚刚蹦跳过几个树枝,去势不减,见老虎跃起,也是借着树枝的弹力勇敢地扑了下去。树枝弹动,打起一团雨雾,比虎扑得向炮弹出膛。他准备用双拳硬抗猛虎。

    王川见状,一指老虎的头顶,大喝一声:“扔!”

    壮牛不假思索的随着王川的指向,把长矛打横扔了出去。标准的指哪打哪。

    当老虎和比虎在空中相遇,长矛正好倾斜着飞到了老虎的头顶。比虎翻手间握住了矛杆,对着老虎的脑袋就扎了下去。这一扎威猛无比,直把老虎的来势都抵消了。老虎只来得及哀鸣一声,便被长矛穿过了脑袋,直接钉到了地上。

    “吼——!”比虎落地,整个人都跪到了老虎头上。他仰起头来,冲天发出了滔天怒吼,只觉得心中从未有过的畅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