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31章 冻雨夜来人
    在烟雨交汇的废窑洞口,王川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掏空了,整个人虚的要命。和壮牛一起哧哧哼哼的喘着气。

    “壮牛你怕不?”王川觉得自己的脚在抖,想找个同伴让自己没有那么难堪。扭头间发现壮牛看着自己,眼中有疑问,却连气都已经喘匀了。算了,壮牛知道怕那就不叫壮牛了。自己不找这个羞辱了。

    “下次再也不做这样作死的事情了。”王川捶捶自己的胸口,让自己尽快平静下来。

    “这话你说过了。”壮牛善意提醒,然后恶意打击,“你很难做到的。”

    壮牛记得在猎杀鳄鱼的时候,王川无意中说过类似的话。那次是为了救人,他冒险了。这次同样也是救人,他再次冒险了。不过和上次不同的是,虽然同样陪着他冒险,壮牛这次却觉得心里极为舒坦。

    上次自己只是在树上躲着,这次可是一起动手了。自己有一天也会跟外面的比虎一样,一个人就敢面对猛虎,也会像王川一样,为部落的人敢挺身而出的。

    不理壮牛这个家伙现在突然发了什么癔症,外面淋着雨的家伙可几乎都要把嗓子喊哑了呢,不提醒他一下估计得把自己喊到缺氧去。

    这只老虎比上次部落猎的大猫要大很多。那只大猫是只虎猫,这只可是真正的老虎。四百斤可能没有,三百斤应该少不了了。

    让比虎辛苦一趟到山林里转转,看看有没有其他危险。王川自己在老虎身边翻看着这后世只会出现在动物园中的大畜。这是一只雄虎,身上有些旧伤,应该是几天前留的。这让王川有些不解。

    一般老虎独居,只有在发情期才会外出走动,而且作为山林之王,没有遇到武松或者比虎这种猛人的话,在这个年月也几乎是无敌的存在。是什么东西让它受伤走避的呢?王川想不明白。

    猎杀了一只老虎,这对部落来说也是个不错的收获。老虎一身是宝,虎皮可以给阿母做一身外套。虎肉可以吃。虎鞭就不用说了,这东西和鹿茸加点到处都是的菟丝子一起煮,给男人喝了强身健体的。孩子和比虎就不要喝了,当心流鼻血……

    天将黑的时候,冒着冻雨外出的人又猎回一头野猪。这也是用铁矛猎杀的。

    这一虎一猪的收获,终于正面认证了铁器的优越性。这让部落的人对后续增加的铁器越发的期待起来。

    野猪和老虎的出现却让王川警惕起来了。野猪这种东西之前在部落附近极为少见,如今部落的人却隔三差五的猎杀回来,这显然也是从别的地方来的。想起之前说的,豚部落被昂昂攻击,野猪也被驱逐的话。王川不禁怀疑,今天的老虎和野猪都是这昂昂驱赶过来的。而豚部落这么长时间没有声息,说不定是给这昂昂给灭了。

    这让他产生了昂昂会威胁部落的担忧。

    入夜之后,冻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空气依旧湿冷的让人难受,但天地间的各种声音仿佛都被雨水刷洗掉了一般,变得极为安静,只有岩洞中各种燥热的声音极为刺耳。连灵这种小孩子也知道往人怀里钻了。

    王川有些睡不着,不时睁眼看火堆和岩洞口的方向,总觉得有事降临。

    岩洞外人的呼喊声打破了夜的宁静,王川下意识的起来就要扑灭岩洞中的火堆。

    比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阻止了他:“不是惨叫声。”

    若是有人进攻,王川设的那些陷阱肯定会让他们先付出些代价。没有惨叫,也没有其他预警的声响,这应该不是敌人才对。

    阿母睡得浅,也醒了过来问:“谁出去了?”

    王川给她披上兽皮,表示没有人出去,阿母便道:“怕是豚部的人来了。叫人,举火去看。”

    王川示意了一下,比虎便拿着铁矛先出了岩洞,消失在黑暗中。部落的人陆续被叫醒起来,点上火把,拿着长矛向发声的方向去查看。不一会,带回来几个人,说是豚部落的人来了。

    王川满心不解,既然不是来进攻的,这个时间过来,难道是为了通亲换吃的?

    王川扶着阿母迎出岩洞,看到的是个披着猪皮兽衣的男女。衣服还算光鲜,衣服下的身子就不能看了,上面都是泥水和刮伤。为首的人身材壮些,不过也仅是有点肉而已,其他三人就只剩骨架子了。比王川穿来的时候见到的部落的人还惨很多。

    两个部落语言还是相通的。阿母跟他们叙话的时候,几人的眼睛盯着部落人身上的皮毛,眼中都是绿光。怕是一天都没吃东西了。不过让王川比较放心的是,这些人和阿母叙着旧,神态中都是恭敬,而没有敌意。他们也没有携带武器。

    比虎悄悄出现在王川身边,告诉他森林里还有人。

    “多少?”王川心里一紧。这个时代的人玩里应外合这种套路,绝对是出他意料的事。

    比虎抬手要比划,结果想想还是用自己习惯的方式说道:“四七之数……一半是妇人和孩子。”

    八进制的四七是三十九,加上这四个,那可能的倾巢而出了。王川拉着比虎不动声色挡在阿母面前,问道:“你们来了多少人?”

    看着陆续从山林里陆续走出来的野人,王川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举族来投这种事情他是从来没有想象过的。后世的生活再怎么艰难,也还没有到这种地步。

    前面几人还知道披上光鲜的兽皮以期望被看好。带来的一堆怕有上千斤重的薯莨和几只野猪的献礼,就是想说明自己这些人并非是无能之辈了。这和后世的娶嫁应聘应该是一个道理的。

    但这些东西也不知道是他们从嘴里省了多久才省下来的。他们之前一段很长的时间没有消息,只怕就是抢着在天冷之前收集这些东西。如今冻雨一下,不久就要霜冻了,他们才迫不得已匆忙上路的。

    豚部落到这里,几乎要走一整天的路,天雨路滑,更难走路,因此走到现在才到。

    黑暗中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摸到这里的。前面四人说不定还是临时打扮起来的,后面出来的人就没有一点样子了。泥水满身是必须的。刮伤和摔伤的那更是普遍。这么冷的天里,大部分人都一丝不挂的光着,冻得瑟瑟发抖却连打喷嚏的力气都没有的大有人在。

    但这些走到这里的人都是幸运的,一路之上,有两个躺下了再没有起来,有一个被野兽叼走消失不见。现如今这三人只怕连身体都进入野兽肚子了。

    阿母听到这些,哭得颇为痛心。王川怕她哭坏了身子,让她先回去歇息,自己指挥着部落的人对这些人进行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