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33章 典礼初成
    豚部落加入河部落是个大事情,王川觉得需要一个比较隆重的仪式。有些仪式为了忘记,有些仪式为了纪念。这个仪式就是为了让豚部落的人忘记自己是豚部落的人,记住自己已经是河部落的人了。

    这些人的加入虽然让王川有些意外,但既然来了,王川就要把他们都吃下来,断没有让他们三心二意的道理。

    这一日是个阴天,无风无雨,天气倒显得没那么冷了。部落的人没有外出,都在为这个仪式做着准备。

    岩洞门口点上巨大的火堆,豚部落带来的野猪剥洗干净,整只放上去烧烤。

    豚部落的人重新清洗是免不了的。这次灵指挥着,所有人都下小溪用灰搓洗,不干净别上来。溪水不算冷。冷了上来后也可以直接烤火,反正要求就是要干净,不能有虱子。

    王川觉得断发纹身这种行法做一个部落的标记还是很好的。纹身就算了,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合适的工具。断发却是可以的。不管河部落还是豚部落,不管男女老少头发都乱糟糟的如同乱草一般,剪掉一些没什么大不了的。剪多了冬天会冷,额头的剪掉一点就没有什么问题了,还不会遮挡视线。

    男人的额头都剪成板寸,女人的都剪成齐刘海。这样一来到了外面一看就知道这个部落与众不同了。因为别的部落没有铁器,要想剪也没地剪去。

    说是剪,其实是用刀割的,王川示范了一下,然后就让灵站在石头上给女人割,壮牛给男人割。等壮牛割了十几个,看着技术没什么问题了,王川才站过去,让他把自己额头前的头发也割掉了。

    肉烤上了,汤也得熬上。不过今天喝得汤就有区别了。给河部落的人准备的是肉汤,豚部落准备的是竹筒熬的药汤,打虫子用的。比虎刚来,也要喝点这玩意。

    梳洗干净,头发剪完,王川还用一张羊皮将他们的信息简单登记了一下,以示隆重。墨是用锅底灰拌着一点鹿角胶制成的,割下一点兔毛扎成毛笔状,塞到细竹筒里就算毛笔了。让豚部落的人在岩洞门口排好队,一个个登记。

    他们的阿老死了,绳结什么也没有留下多少,他们中年纪大的倒是带来了一团,但那东西乱麻一样,还怎么分得清是什么东西?

    登记的内容只有简单几样,叫什么,男女,大概几岁,会什么,做过什么。都是用汉字的简体字登记的。到时候王川要了解这些人就一目了然了。河部落的人看着有趣,也要求要这样登记,那就一起来吧,反正也就几十个人的事情,不用多久,正好可以做一个简单的人口档案。

    半天后,把登记做完,让豚部落的人在岩洞门口站好,王川入岩洞请阿母。阿母被几个女人打扮的特别隆重。大猫皮肯定是穿了的,比虎带来的虎皮做的披风也披上了。鹿皮的裤子,鳄鱼皮底鹿皮筒的长靴穿好。头上的挂饰品是重点。她们把鳄鱼的牙齿用麻绳绑成了一个头环的样子,而且挑选的都是最大最尖的那些,给阿母带上了。头环的中间位置,绑的还是比虎带来的那根被砍断啊尖牙。

    这一身打扮,看着就威风凛凛。再拄着一根两米多的长铁矛,一出场阿母把全场镇住了。

    这是第一遭这样的仪式,主持这种事情肯定要王川来。比虎站在旁边当引礼官,一会让豚部落的人照着比虎的行为做就行,也算让比虎参与一回仪式。

    礼起,上敬献。

    王川觉得敬献在这个时候就应该是展示武力的时候。

    比虎拿着刀一刀砍下一个兔头,再一刀砍下一个不大的鳄鱼头,再三刀两刀砍下一个猪头。这种展示,在豚部落人中就能产生很好的威慑效果。

    三个头摆上,先拜天地。拜天,是感谢它带来了日夜变化,雨露风霜。拜地,是感谢它滋养万物,给部落提供了食物。

    再拜阿母。从此豚部落加入河部落,一起姓王,共尊阿母为祖,一起在这片土地上猎杀采食,不分你我。

    念告文。王川把自己知道的河部落的历史简单讲述了一遍,把豚部落要求加入河部落的理由讲述了一下,然后讲了加入部落后要讲文明守礼貌讲卫生,听阿母话,互相有爱等等。最后邀天地之鉴如何如何。王川觉得这是他人生中做得最好的报告,可惜这些人只是低头跪着,没人懂得欣赏。

    最后再做三拜,礼毕。

    典礼之后,就是惯例的大吃大喝了。部落中先前缝制的替换或者备用的衣服也拿出来,给这些新加入部落的人穿上。以后就是同胞战友了,不能再让他们冻着。

    阿母对今天的仪式表示非常的满意。不说她站着让人跪拜了半天无比威风,就是王川的告文解词也说得精彩,虽然很多话她不懂,但那意思,那高度,实在不是一般人能想的出来的。她拉着王川的手没少夸奖,觉得王川把人都留下来的意见是无比正确的。

    后世皇帝登基都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这点东西算得了什么。王川应付了阿母一阵子,又去忙其他事情去了。

    两个部落融合的事情,典礼之后才刚刚开始呢。各种后续的安排没有到位的话,这典礼过不了多久就会被人忘记,矛盾就会产生。

    既然之前部落准备通亲,有几个半大的小子姑娘准备好要成亲了,现在就顺便把这个事情解决一下吧。结果让豚部落没成亲的一站出来,好嘛,全是女的,有七八个之多。之前昂昂攻击的时候死了不少男人,剩下几个小点的没成亲的男的也给其他丧偶的女人分了。加上适龄的未婚女性,现在就多出这么多来了。

    不过没其他说的了,分吧,部落这边加上比虎不过三个适婚男青年。那就从年纪大的往下分吧。这个个子大骨头大的就给比虎了。年纪才二十出头,般配。至于会不会膈得慌,那管不着。

    十三四岁的半大小子能够娶到十六七的花季少女还有什么话说的?什么,嫌老?没听过女大三抱金砖么?这种年纪的人体贴懂不懂?

    阿母还想让壮牛这等孩子也娶上,不过王川觉得实在是太小了。发没发育还不知道呢。至于剩下的那几个女子,在王川看来就是还读初中的小姑娘,留着过两年从其他部落再招就好了。现在部落不愁吃的,到时候给你们从其他部落给你们买些男子回来就是了。

    如果有的选择,王川都不愿让部落在周围几个部落再通亲。几十年通亲下来,这些部落中的血缘早就混了。部落中的人个个智商不高,这也是主要原因。

    傍晚的时候,在王川的要求下,部落再次举行了一场婚礼。拜天地,拜高堂,对拜这种优秀的传统,这时候开始用起来王川觉得还是很有必要的。为了血脉纯净,王川还做了一番忠于夫妻双方的劝词。这个时代虽有阿母那个壁画传承的说法,但夫妻忠诚这方面实在没有什么规范。进了山林后什么状况,孩子姓王姓李,这是很难确认的。

    王川觉得在后续给孩子们的讲课之中,有必要加入一点生物学的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