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39章 拼命的树皮
    看到猛犸象掉落陷阱的时候,比虎想到那下面钉竖的尖木桩,只觉得自己的脚也开始隐隐发疼。那种感觉有多不好受比虎一清二楚。

    陷阱的位置是一个小小的山谷,足够的宽度让猛犸象整个掉落其中。它那凄厉的惨叫表示那些尖木桩子终于刺穿了它的长毛和厚皮。不过它却没有马上死去。

    小山谷有一面是空旷的出口,那猛犸象惨叫着,居然扭曲着身体向着出口挣扎而去……

    王川听到身后猛犸象的叫声久久不绝的时候,就知道这凶猛的大象已经掉进陷阱里去了。他弱小的身子再次如同被掏空一般,变得再没有半分力气。绳索从手里溜了,小象趁机从手里走了也没有在意。

    树皮抱起他,也不管那只跑丢的小象,乐呵呵的往回走。

    回到陷阱边上,树皮看了陷阱一眼,却是飞快地跑回树林子里去了。

    比虎瘫在陷阱边上,陷阱里的猛犸象脑袋上旗杆一般插着一只长矛。他解释道:“我看它还想跑,就扎了它一下。骨头可真硬,拔不下来了。”

    他的态度实在是平静到不行,和杀老虎时候的嘶吼模样完全是两个样子。王川知道,这是比虎的心态和经验又提高了的表现。曾经以为无人能敌的猛兽被自己砍杀了。这种提高,可不是杀一两只老虎就能够有的。

    “那就扎着呗。”王川无力思考了。跟自己说了多少次了,不要这样拼命了,为什么事到临头还是会赤身肉搏呢?看来什么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和自己是无缘了。这拼命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现在怎么办?”比虎问。

    这大象体重肯定在十吨往上,净肉可能就有万斤以上,三个人可弄不回去。

    “让树皮回去叫人。”

    不一会,树皮欢天喜地的从树林里回来了,手里抱着一根硕大的象牙。王川答应把一根象牙给他,看来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树皮,现在让你回部落,敢不敢?”王川问。现在太阳已经基本到了最高点了。回部落要走差不多一天,现在回去,可能要入夜才能到部落。晚上的山林之中危险无数,现在走夜路,无异于走龙潭虎穴。危险不说,没胆子的人是一定不敢走的。

    “有什么不敢的?”树皮一脸的无畏。猛犸象这等东西都杀得,还有什么好怕的?经此一战,树皮的整个胆气都提升了不少。他如今不过二十岁的年纪,多吃点饭,说不定回头也能长成一条比虎这样的壮汉呢。

    王川把自己的匕首绑上长杆做成长矛交给树皮,还给他准备了火把和引火之物,让他把身上的猪血洗干净了,抹了一层林间的腐泥,然后嘱咐他道:“回去路上不要走错了路,还要注意安全。让部落的人来四十个。过来的时候,也带几个陶盆过来。四十人你不知道多少,你把这个数字告诉灵。她知道。记住没有?”

    王川他们用的火把是从部落带出来的。油脂类的火把对他们来说还是奢侈品,这火把是竹子做的。把竹子砍下来放到水里浸泡十天左右,晾干以后的竹子燃烧时火光明亮,比较耐燃,而且不容易被吹熄。

    树皮重复了一遍王川的话,表示记住了。

    王川怕他记不住,还用木炭在树叶上写了这几个字给他带回去。他不是小看树皮的记忆,他只是想让部落的人知道,字有什么用。

    “我们在这里只等三天,三天后部落没人来人,我们就回去。”王川道。他还把阿母塞给他的虎皮大衣塞给了树皮。如果树皮要在野外过夜的话,这东西他用得上。

    树皮点头表示知道。他现在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让他休息一下再走,他说不用了。背上背筐,就这么兴冲冲的回去了。王川让他把象牙放下,他居然也没有放下。

    “我们现在怎么弄?”比虎问。

    对他们来说,如果要保住大象肉的话,现在还有一场恶仗。山林里各种食肉动物食腐动物会有天生本能,它们会在很短的时间里闻到血腥味找过来。到时候天上飞的,林间跑的,树上爬的,绝对会让人防不胜防。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之前猛犸象把其他动物都赶跑了,给了他们一点准备的时间。

    王川想了想道:“先砍柴生火,天上所有的食肉类的飞鸟最好都打下来。然后把周围都布上荆棘陷阱。”

    食肉类的飞鸟,特别是食腐类的飞鸟,简直就是荒野中的信号兵,哪里有它们,很快别的食肉动物就会跟着过来的。点上火堆,烟火让它们不敢靠近,这应该会有点用。

    两人说话的功夫,逃走的小象居然回到了死去的母象身边,哼哼嗯嗯的留恋不去。比虎拿起砍刀就要把小象杀了。王川却阻止了他。

    小象脖子上还绑着那根绳子,王川过去拉过绳头,系在树上完事。

    “杀了我们还得多看一堆肉。这东西能牵着走,我们就让它自己走回部落去。什么时候吃什么时候再杀就是。”王川解释了一下。比虎觉得深以为然。他觉得王川的话很多时候都有让人值得深思的道理。让肉自己走回部落,这种想法也不知道王川是怎么想出来的。

    接下来王川和比虎就进入了忙碌之中,他们先砍了不少树枝把大象的身体遮挡了起来。然后在大象身边不远的地方点起了几个火堆。之后他们开始砍周围的荆棘,插成围墙。在周围设置各种陷阱索套。

    比虎还把和大象战死的几只野猪也拖了回来,顺便还掩埋了林间的那些血迹。

    在他们的预料之中,这个过程会极为辛苦,可能还要苦战三两天的时间。

    然而第一天一些飞鸟偶尔出现在天空上,却被烟熏走了。第一天悄然度过。夜里极为寒冷,百兽无踪。第二天早上才知道下了一场霜冻,让天地白茫茫一片。

    太阳出来后不久,烦人的乌鸦开始在周围的林地里鸣叫。到中午时分,一些豺狗低嚎的声音在周围出现。比虎和王川紧张着准备大干的时候,部落的大部队到了。

    在王川的计划里,树皮如果第一天夜里能回去,那么第二天天黑的时候能见到部落的人。如果他第一天没有回去,那就得等到第三天了。

    但事实上是,树皮第一天夜里就回到部落了。那时候部落的人刚刚睡下。等他把事情一说,阿母决定马上准备出发,点火把赶路过来。人多有火的话,走夜里倒没那么危险。两个人看守一座肉山,她就放心不下了,尤其其中还有一个是火伢子。

    树皮眼中都是熬夜的血丝,一场大战之后,再来回一天一夜的奔波,可见他是何等的拼命。不过看他脸上的笑意,仿佛他全然不觉得累。

    部落的人看到那肉山一样的大象,一时间都久久无语。特别是豚部落过来的那些人。这东西的凶险他们见过,如今部落只出动了三人就把这东西给杀了。这种对心灵的震撼,简直可以深入灵魂之中。

    王川站出来,准备指挥着大家干活的时候,不知道哪位带头对王川跪了下去,然后所有人都跪下去了。人群之中,只剩王川比虎和树皮三人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