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47章 小瞧原始人
    猛犸象作为冰河时期的生活了几百万年的生物,它的御寒能力无比强悍。同时它宽大的脚掌也比较适应在冰雪上行走。

    套上皮带缰绳之后,王川站在雪橇上让小象轻松拉着,顺着开好的道路上了山坡,然后松开缰绳,和小象竞赛般从山上滑落下来,那感觉,一点都不逊于什么大山滑雪。

    僧多肉少这样的问题在部落里普遍存在。往年只能挤在岩洞里瑟瑟发抖的孩子们难得享受了一回下雪的乐趣,对滑雪这种活动自然更是好奇。这个时候,哪怕是王川在部落中颇有威望也不能犯了众怒了。于是让他们从小到大排了一个次序,一个个玩。

    作为交换,滑过雪的自发去找树根或者草根去喂养小象,不能让小象白出力拉了。

    部落里对这个游戏唯一没有兴趣的孩子是壮牛。他正站在围栏外的通道上,和比虎学习射箭。

    比虎的弓终于做好了。有了铁质刀具削制的弓,比他以往任何时候见过的都要精良。做弓胎的柘木是千挑万选出来的,猛犸象的筋比其他各种动物的筋都要坚韧有弹性,加上用猛犸象身上的长毛搓制的弓弦,这把弓卖相极佳,而且强劲有力。

    这弓射出时,箭破空的咻咻声让人闻之丧胆。配上铁箭头,箭射入百米外的树干之中依旧颤抖不停。

    壮牛对这把弓垂涎不已,可是他力气小,拉不动这弓。比虎就把试做时候做的一把比较软的弓给了他。这把弓除了弓身小些,拉力小些,其他和比虎那把相差无几。拉满之时,五十米内也可以射入树干之中。这比之前的竹弓精良太多了。只是壮牛箭法欠缺,五十米也难射中大人腰粗的大树。他现在就在练习之中。

    王川对两位猛人的练习持欣赏态度。不管是哪张弓,他都拉不动,所以他只看着,不上去找羞辱。相对于弓这种强力武器,他更喜欢方便发射的弩。现在比虎有了制作强弓的经验,回头把设计搞出来,弄个弩箭防身还是非常不错的。

    看两位练习了一会儿,他准备回去叫孩子们回洞。这些孩子不知道天寒的威力,玩得久了,到时候着凉可不好了。

    正在这时,外出去河边的一人跌跌撞撞地跑了回来,叫嚷着:“坏事了,坏事了。”

    王川停住脚步问:“怎么啦?”这个季节河边的鳄鱼已经冬眠了,挖出来也不会怎么动。这几天河面还没有完全冻住,人倒有可能掉下去,但河水不急,掉下去了救就行了,也不至于跑回来。难道出现的别的危险?

    “牙伤,牙,伤,他……”来人跑得急了,一口气上不来,一句话都没说完整。

    “不要急,慢慢说。牙伤怎么了?”王川拍了拍他的背,让他放松一些。

    王川心里觉得不妙。他记得他们这伙出去的人有六七个,除了牙伤之外,还有他爹宽,另外好像还有新人中两个打铁的。他们说是腿脚好了,也去河边看看。他们都是拿了铁器网绳的,一般遇到什么危险,应该都能应付了。现在出了问题,难道是新人和旧人起了冲突?

    那人缓了缓,依旧面色发白:“牙伤,杀人了,说是要离开部落……”

    王川愣了一愣,这事倒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比虎在旁边跳了起来喝问道:“怎么会这样?可是谁欺负他了?”

    他见多识广,知道部落中旧人欺负新人是常有的事。

    那人颤抖了一下,几乎都要站不住了,哭丧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们走到河湾那边,没看到合适的鳄鱼洞,说要回来的,他们就说不回来了,说要带着铁器走,宽和连兔说不许,他们就杀人了。我见他们杀红了眼,急忙就跑了回来。他们还追我来着……”

    王川如同被冷水浇头一般,也焦急起来:“我爹死了?”

    那人道:“我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宽还没死,像是被他们掳去了。但连兔就死了,头都被砍下来了……”

    比虎暴怒如狂:“我这就去杀了这帮小崽子!”说着,飞快取下了树干上的箭,提着弓就要向河边追去。

    王川听到自己爹还没死,倒是冷静了一些,拦住了比虎道:“磨刀不误砍柴工,比虎,不要冲动。我们准备一下,未必比现在急着赶去慢。”

    比虎问:“他们越跑越远,如何准备?”

    如今部落衣食不缺,正是要发展壮大的时候,居然出了这等事情,实在让比虎觉得愤怒。如果这事置之不理,以后如何让部落发展到千人规模?不过他虽然气急,却听从了王川的话,没有径自去追。

    王川道:“河湾离这里本就不近,这么走一个来回后,他们就走得更远了。雪厚难走,这一段路如果光靠我们走路去追的话,天黑之前也未必赶得上他们。如果天黑前还没有追上,明天说不定风雪就会掩盖了他们的脚印,就更加不用追了。”

    “那要如何去追?”道理比虎懂,但方法他就想不到了。

    王川让孩子们先回岩洞,让壮牛去附近叫人。把小象叫了过来,同时拿过滑雪板,说道:“用这个去追。还有小象……你现在先做几个这个出来,做大一些,不用太精致。结实就行。做好我们就出发。”

    比虎眼中一亮。滑雪板这东西可以在雪地上确实走得轻快,他却没有想到可以用到这里。急忙找来斧子木头劈削起来,王川那副滑雪板本就是他照王川的意思做出来的。现在做起来自然不费事。把木板劈平,前头削尖,上面再随便挖个卡脚的洞就行了。

    王川在小象身上多绑了几根缰绳,拿了一大块薯莨喂它,拍着它脑袋道:“呆货,一会儿就全看你的了。你要是出力了,回来薯莨有得你吃的。你要是中途掉链子,回来就吃你的肉,明白没有?”

    小象也不知道听懂没有,嚼着嘴里的薯莨吃得欢快。

    把周围的人叫回来后,阿母也站到了洞口,她更是震怒不已。部落这么多春秋以来,从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为了区区几个铁器就自相残杀,敢在冬天逃离部落?这是不知天威之盛!不知道我部落勇士的勇武!

    怕阿母气坏了身体,王川把她劝了回去,告诉她天黑之前几个人的人头都会带回来的,不用为几个跳梁小丑生气。

    来到壮牛身边,王川却有些不好意思,道:“等下人都出去,你还要留在部落中。万一他们回来了,你千万别让他们进岩洞,等其他大人回来再说。”

    小象基本只听他的驱使,所以他必须去,但壮牛去就有点没必要了。现在部落中大人不少,没有必要让壮牛冒险。

    壮牛手握弓箭表示明白,然后还往他怀里塞肉干,道:“先前他们出去的时候牙伤的儿子也跟去了,还往怀里塞肉干,怕是早有准备。”

    王川想起牙伤隐瞒铁器的事情,知道他们是早有准备。自己这一次还真是大意了,小瞧了这个时代的人,总以为他们心思单纯,没有想到被摆了一道。

    他从岩洞中又拿了几块干地衣出去,外面的人也已经准备好了。人人拿武器长矛,气愤填膺。王川把人分两批,一批踩上滑雪板,牵着小象的缰绳滑雪过去。一批走在后面支援。

    王川跳上小象的背部,抓紧它的长毛后拍拍它的肩膀:“驾!”小象便昂昂叫着,奋力拉着几块滑雪板向外面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