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49章 各有手段
    比虎上了滑雪板,在小象屁股后拍了一下示意可以走了。小象昂的大叫了一声,远远传了出去,它也飞快地跑了起来。

    小象拉着众人回到河边,沿着脚印继续往前追去。知道牙伤就在全面,个个都专注得看着周围,唯恐走漏了谁。

    王川觉得如果牙伤愿意把这路上用的心思用在豚部落身上,这个部落也未必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分头这种逃走的办法,居然被他学会了。

    追出不远,河流流到一个陡峭的山崖边,脚印便转入了山林之中。这次脚印就不是一行了,而是分成了三行。三行脚印,分别向着山林的三个方向延伸。

    王川觉得如果牙伤一早在河湾就分头逃散,说不定还能让他走脱,但到了这里他才想到这种办法,就有点迟了。

    “追哪个?”部落的人问。

    “全都追。”王川让小象转弯,向着最左边的脚印追去。追完这个然后再横穿山林沿着河追就是。反正现在河面没有冻住,这么冷的天他们不敢过河。

    小象拉着滑雪板在林中确实麻烦一些,林间的缝隙往往不够三人同时滑过,摔倒碰撞再次出现,到最后,只有比虎一人在小象身后滑,另外两人连滑雪板都丢了,直接跑着追赶起来。

    不过很快小象也停下来了。地上的脚印不见了。

    部落的人脑子简单,不过常年在山林中厮混,在追查野兽踪迹的和隐藏方面还是些先天优势的。这行脚印深入山林后,就消失在一棵大树前。

    雪后山林空旷,百兽无声,几人端起武器警戒着在四周搜索,周围数十米内再也看不到任何脚印

    比虎查看一阵,就要上树查找。他是潜行方面的专家,这时候地上没有踪迹,肯定是上树了。他上去查看一下,应该很快就可以发现痕迹的。

    王川低头看了看那脚印,发现并不是重复踩过的。阳光正好照在脚印上,却连脚印带出来的雪沫也没有一点融化的痕迹。他便摇手阻止了比虎,示意他把箭准备好,然后扬声道:“我看到你了,出来吧!”

    山林寂静,连回声都没有。部落另外两人不明所以,比虎却已经把箭搭到了弓上,留意起四周来了。

    王川等了一等发现没有回应,也不在意,向着脚印指向的方向走了一段,再次扬声喊了起来。这种办法后世小学一年级的小朋友都不用了,王川却觉得有用。兵不厌诈这种常识这些人未必知道。就算知道他也没什么损失。等他们穿过了这片树林,回头再包抄找回来,这人更加没有逃跑的可能。

    如此重复了五六次之后,林间人影一闪,比虎的箭就跟着射了过去。

    山林中那人应箭而倒,叫喊得极为凄厉。部落两人飞快冲了过去,把人从地上拖了起来。却不是牙伤,而是另一个打铁的新人。一个铁锤还被他死死抓在手里。这个方向离部落最近,也最有可能被追上,想来牙伤那般精明的人不会选择这个方向。

    那人胸口中箭,现在虽然在呼号,但眼看活不成了。

    王川让比虎上滑雪板,让两人两人去河边等候,赶着小象向着东面追去。部落的两人还要追赶,却很快被甩在后头。

    “火伢子不会有事吧?”

    “有比虎在,牙伤能奈他何?”

    剩下比虎一家三口,王川有比虎在身边自然无惧。何况他们还自寻死路分散开来了。

    “现在如何寻找他们?”比虎在身后踩着滑雪板问。王川从怀里抽出几片干地衣,塞到小象嘴里。作为一个资深吃货,小象表示边走边吃一点问题没有。吃完后它鼻子伸过来再要的时候,王川却把几片干地衣放到小象鼻子前晃了晃就收回来了。

    王川对小象道:“找到这种气味的几个人,这些就是你的了。”

    这些是他从宽,两个打铁新人以及牙伤等人的暖炕上拿的干地衣。上面有他们的气味,小象嗅觉灵敏,现在拿它当猎狗用一回也未尝不可。

    找到的那些人的已经给小象吃了,剩下的就是牙伤一家人的。王川从时间上判断,打铁的新人在附近找到了,牙伤一家应该也没有走远。

    小象伸长鼻子且跑且嗅,欢快地向着树林间一个方向跑去。他们很快就见到了一行深入山林的脚印,但很快脚印就不见了。比虎下去看了看,发现居然是被树枝扫掉的。

    王川道:“这些人的脑子要是用在打猎上,肯定不会饿肚子。”

    比虎道:“他们自己很少饿肚子。”

    树枝扫掉脚印,如果有风,痕迹很快就被掩盖掉。但现在王川他们根本不用沿着痕迹找,也很快找到了躲在大树洞里的人。

    牙伤的儿子只有十四五岁,后世初中生一般的孩子,现在拿着长矛的样子如同择人而噬的饿狼。牙伤的老婆如今年近三十,在部落中并不怎么出彩,如今拿着铁铲的样子也如同护仔的狮子一般。

    王川骑在小象身上,站在十多米外,看着他们眼中有几分怜悯:“你们是过不下去才加入我们部落的,现在我们部落正是衣食无忧,保暖过冬的时候,你们何苦又要自找苦吃,要逃出来呢?”

    小孩子果然经不起挑拨,马上就接口道:“呸,我们加入你们,才不是为了那点吃的。我爹本来是带着我过来做未来的部落首领的,他说等你们阿母这个冬天死后,他就能做首领了。等他死后,我就能做首领了。谁知道你们阿母活得比我娘还精神,就算她死了,也还有你这个小王八蛋在,没有我和我爹的位置。要不然我们怎么会逃出来?”

    王川暗暗汗了一个。“呸”,“小王八蛋”这等词,是他带到部落里的,这加入部落没几天的人居然也用得这么纯熟了,自己别的影响力没有,看来这方面的影响力还是挺大的。

    “做不做首领的,有什么区别吗?大家不都是为了活下去?当了首领难道就有两个肚子吃饭了?”王川反问。

    牙伤的儿子再呸一声,道:“你说得轻巧,可为什么好的皮子你们可以先选?打出来的铁器你们可以先用?就算吃肉汤,阿母也是先顾着给你装满了才让别人装?这些可都是我的!”

    王川觉得他前面说得好有道理,要是在后世,他肯定可以在人人平等的道路上走得很远。可是他最后那句话就有点不对了。这是羡慕嫉妒恨呐。果然物资丰富了以后都要分家,都要私有吗?

    王川还想多说点什么开解一下这孩子,牙伤她老婆却忍不下去了,她打断道:“孩子,先别说了,杀了他们两个,免得来的人更多。”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拎着铁铲就对着王川劈过来了。已经站在十几米外的小象大为惊恐,又飞快退了十几米远,还把王川从背上颠了下来。王川坐在它两腿之间半天没爬起来。

    有比虎在,这对母子显然不够看的。女人的铲子还没有砍下来,比虎抽出砍刀就迎了上去。铁器不过叮叮响了两声,两颗大好的头颅就已经落地。

    比虎随意在地上擦掉刀上的血迹道:“别躲了,牙伤不在附近。”

    王川难得小脸一红:“你怎么知道我在躲牙伤?”

    比虎道:“这种妇人孩子,都不够我一刀砍的,你还在那里作态半天,不是想引出牙伤是为什么?现在他女人儿子都死了,他如果在这附近早就出来了。”

    谁说比虎脑子不好使的?这种逻辑思维,做破案专家都可以了。以后谁再敢说比虎没脑子,王川先跟谁急。

    “这牙伤够狠的啊,为了逃命,自己老婆孩子都不要了。”王川从小象脚下爬起来,若无其事地给自己开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