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52章 新规矩
    比虎将牙伤的随身之物塞到网里,一把丢到小象背上,自己拿着弓箭跟?32??小象后慢慢走。王川抱着他的滑雪板,坐在小象背上尽量俯下身子。刚才的血腥味仿佛引来了什么东西,小象都开始不安的摇头晃脑了。

    “是狼?”王川眯着眼看了好一会,发现有些身影在林间雪地上晃动,不过看得并不清晰。阿母说过东面有狼群。这里已经深入东面很远,早已出了部落的狩猎范围,说不定早就进入了狼群的领地。

    “嗯,是嗷嗷。”比虎对王川的称呼还是不怎么习惯。他保持着警戒却没有轻易动手。狼这种东西最是难缠,它们不主动攻击的话,还是不招惹的好。

    “看来这些狼的冬天也过得不好。”王川小心的控制着小象的速度慢慢往回走。小象太胆小也是一个问题,有一点风吹草动就迈不动腿。还好现在王川不停安慰,它才没有惊慌。

    狼很少白天出动,现在白天能遇到它们,显然是因为觅食艰难。

    “应该只有一两只,没事,我们走我们的。”比虎保持着警戒,脚下没有停。

    两人走出好远,狼的身影才在身后消失。不过当他们回到牙伤儿子和老婆那边的时候,却发现那两具尸体被啃食得不像样子了。两人只好拿回了铁器离开。

    一路回去,路上汇合了还在往这边赶的人,收敛了连兔的尸体,回到部落已经将近天黑。部落正一团忙乱。

    宽已经先被抬回部落了,灵正在用王川教的法子给他处理伤口。对于原始人来说,宽的伤势实在是有些重了,王川的后妈正哭得呼天抢地。她可是刚死了男人不久的,现在这个男人又变成了这样,特别是那只脚,好了也是个残废。这年头残废还不得饿死?

    部落其他外出的人也陆续回来,得知此噩耗,丢下手里的猎物就要准备火把外出,雪天追踪最是困难,只去了那么几个人怎么可能追的上?这种叛徒就应该撕碎了才解恨。

    牙伤带着自己老婆儿子逃了,他却还有一个新纳的儿媳妇被他抛下了。也因为今年豚部落男人死得多,另外两个打铁的也是有女人的。其中一人还是将要临盆的孕妇。这三个女人如今缩在一旁哭得委屈而且绝望,她们实在是不知情,知道了早跟着走了,哪敢留下来等死?现在也不知道部落的人会不会拿她们出气,只希望阿母宽厚,留她们一条命就好。

    连兔的女人也哭得伤心,她和连兔是有一个孩子的,自己好不容易有个孩子长到了这么大,现在部落中没有单身男人,万一阿母把自己交换出去了,这孩子该怎么办?

    阿母也还在气头上,对外面的乱象也不管不顾。自己的火伢子辛辛苦苦弄来肉食暖炕,却换来这等忘恩负义的叛徒,实在让她生气寒心。这些人也没一个省心的。火伢子去了半天了也不见有消息回来,也不知道会不会被牙伤那凶徒伤到。一早知道不让他去了。偏偏自己老糊涂了,他出门时候忘了他还是个孩子。

    王川等人回来,放下了连兔的尸体,比虎散开了牙伤等人的衣物首级等物,告诉众人凶手已然伏诛,部落的慌乱才稍稍安定下来。

    善后是个大问题。历来出现内鬼叛徒之后,善后的问题都会让人头疼。

    部落的老人心有怨气,巴不得再将牙伤等人砍杀多几十次。

    树皮和薯花带领着豚部落来的新人跪在岩洞门口,心有愧疚,要跟阿母请罪。

    三个凶手的女人更是高声哀呼,让阿母手下留情。

    连兔的女人扑在连兔身上,也满是哀伤,让阿母主持公道。

    王川和比虎回到岩洞中,跟阿母详细说了事情的经过,阿母才消了些气,道:“这等恶人,就应该斩杀殆尽!火伢子,出去将那三个女人剥光了赶出去,连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留在部落还有何用?让连兔的女人和你爹那个也别哭哭啼啼的。男人死了,给她再找个好的就是。你爹可还没死,你爹的女人再哭也赶出去。再问问那些跪着的,还有谁要走的,一起走了清净。省的再出叛徒,伤了我的人。”

    “阿母英明。”王川道,“不过阿母,就这样放了那三个女人是不是太便宜她们了些?”

    “哦?你有什么主意?”阿母觉得自己这么做应该够震慑其他人了,没有想到她这宝贝还有更狠的。不过只要是为这孩子提的,再狠一点又怎么样,这骂名老妇背了就是。

    王川道:“这三个女人虽然犯了错,可依旧是部落的人。就这么把她们放出去,部落可就少了三个劳力了。不如还让她们留在部落中,通过劳动来赎罪。这等天气冰冷,我们要出去挖足够的茎块树根喂小象也有些麻烦,就让她们每日出去挖这些,挖了足够的数量回来给她们一些活命的汤水。暂时就先让她们住在那个废窑洞里。等开春了,我们再把她们换出去,换回三个好的人来。这样岂不是又罚了她们又没有浪费劳力?”

    阿母笑道:“我伢子还是个心善的。她们出去,不到天明就会死在外面,如今却可以留一条命在。但这等处置怕她们记不住,一会出去之后得先抽她们一顿鞭子,再照你说的来。”

    “阿母英明!”王川急忙把马屁送上。

    阿母道:“还有什么其他的,你一起说来吧。”

    王川道:“我听说一句话叫‘有功必赏,有过必罚’,我们已经罚过有错的了,连兔这等有功于部落的,也应该好好奖赏才是。他为部落献出了生命,我们就把他厚葬了。在他墓前刻上碑文,让后人时时能够传颂他的功劳。因为他是为部落而死,以后不论如何,他的孩子我们应该着重抚养,让他健康长大成人。这样才不愧连兔在天之灵。他的女人因此受累,以后要交换出去,还是找男人回部落当中,还是得问她意见。另外,阿母你这金块,我想送去打铁房将它打制成几个好看些小物件。赏一个给连兔的女人。其余的就你留着,回头再赏给其他有功的人就是了。”

    经过王川几个月的教学熏陶,阿母也比较能够理解王川说的东西了。她想了想道:“好。以后就按你说的这样来。我部落中的其他勇士敢不用命?那其他的呢?”

    王川道:“牙伤那等居心不良的人只有少数,其他新人如果也有二心,今天应该也一起走了。留下的人,我看告戒他们一顿,让他们以后勤恳做事就好了。当然,为了避免发生类似的事情,规矩还得新立两条:一,杀我们的人者死。二,杀我们部落的人,不管天涯海角,必杀之。这样两条规矩,同样刻碑铭记,看谁还敢伤害我们部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