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53章 宽的新职业
    部落的强大,让阿母有了很多底气。对豚部落加入的新人喝骂了一顿,?33??明谁要走就走,剥光出去就行,谁也不拦着。狠狠打了那三个没有看住自己老公的女人一顿,就赶到废岩洞里去了,那三个女人却还千恩万谢的。在山岗上给连兔下葬立碑也做得雷厉风行。王川把金饰打出来后,挑了一个最大的戒指赏给了连兔的女人,并且说以后连兔的孩子就跟在她身边,只要自己一口气在,就不让孩子饿到。她死了也有王川养,养到能出去狩猎为止。最后,让王川开了一块大石头,把新的规矩刻上去,立在岩洞边上,并且让每个人都要认清上面的字。

    部落就在这么偶然的条件下产生了阶级。开始几天,大家对那三个女人还没有什么异样。王川给了她们火种取暖。给了铲子锄头给她们挖掘树根茎块。她们也把废窑洞挖宽了些,扎了篱笆堵在洞口挡风雪。她们除了搬出去住,生活也不算有太大变化。

    不过几天之后,各种端倪就渐渐出现了。给她们盛肉汤的妇人试着减少她们汤里的肉,发现并没有人管之后,就大胆的把她们碗里的肉都捞出来,有骨头就只给骨头,有薯块就只给薯块。如果那天吃的是烤腊肉,给她们的一般是没盐的或者是臭的。

    妇人用各种破烂的皮子把好的皮子从她们身上换下来,让她们衣不遮体。孩子偶尔调笑,大人对他们偶尔打骂,让她们抬不起头。对挖回来的树根茎块挑三拣四那更是常事。王川怕她们在里面夹着什么断肠草之类的东西,特意吩咐检查过后才喂养小象。

    至于男人偶尔揣着一点肉干就钻到废窑洞里去,半天后才系着裤腰带出来,王川就只能当看不到了。

    人性的卑劣行在这个时候也显示了出来,从豚部落加入的新人觉得牙伤几人差点毁了他们现在的生活,所以欺压这三个女人最狠的往往是她们。

    作为反面教材,王川也没去多管。只要他们不太过分,就随他们去。

    这个风波大约就要这么过去了,除了部落的新人多了些敬畏,部落的老人添了些骄傲,大概就只有王川的后妈有各种不满了。

    宽伤得极重,在王川的悉心照顾下,虽然慢慢有了好转,不过那腿肯定是瘸了。

    连兔的女人得到一只硕大的金戒指,整天拿出来炫耀。但王川的后妈什么都没有得到,她就觉得这事并不公平。在她看来宽瘸了腿,不能出去狩猎,要不了多久就会饿死,自己也是快失去丈夫的人,为什么自己就没有金戒指?

    部落存储的各种茎块中,有何首乌黄精等补血养气的药材,王川一早挑了出来单独存放的,如今配上龟壳,鹿茸以及虎骨等熬成汤药给宽内服,几日之后,他气血渐渐恢复,人也能醒来起坐。只是得知了自己的脚伤之后,也显得十分的萎靡。

    后妈的抱怨听得多了,王川不耐烦道:“我爹只是伤了腿,又还没死,你这样天天哭嚎,难道是想我爹早死?”

    女人也是个没长处的,跟着宽之后一般叫她宽妇,就是宽的女人的意思,大约和后世称呼谁的老婆王某氏一个性质。

    宽妇被王川一呛,倒是收敛了几分,半天后低声道:“伤了腿,便不能出去狩猎。火伢子你天天呆在洞里不知道,我们外出,不管有没有收获带回来,但弄些东西塞饱肚子是没问题的。如今你爹伤了腿,要是遇上部落饥寒的时候,部落收获少了,他便分不到吃的,自己又不能出去,还不得饿死?”

    搞半天自己的爹和后妈都在担忧这个,这让王川哭笑不得:“那你们说什么时候会遇上饥寒?”

    “下雪后。”女人越发的小声,却并不退缩。

    “现在没有下雪吗?”

    “是下雪。”

    “那可有让你们饿着肚子?”

    宽妇顿时就语塞了。躺在病床上的宽也坐了起来,眼中霎时间恢复了几分神采。一语惊醒梦中人。他们天天过得衣食无忧,但认识上却还没有转变过来。多年痛苦熬冬的经历让他们觉得这个冬天还是会那样的。至于眼下的情况,他们下意识地觉得是冬天可能还没有来……

    宽妇结巴起来:“火伢子,你是说,以后也能这样过日子?”

    王川道:“就算不会一直像现在这么好,也不会像过去那么差的。至少不用大家出去吃什么草根树皮。”

    王川转向他爹道:“爹,你要是担心这个,大可不必。今时不比往日,现在部落中人能下河铺鳄鱼,会用陷阱,有弓弧可以用,还有铁器这种东西,部落再怎么样也不会过得比过去差的了。你就算伤了腿,不用出去,也不会饿到你的。豚部落那几个伤了腿的我们还不是照样给他们吃的?而且,我也想好了,等你伤好些,就跟着比虎学打铁去。以后你就专门给部落打铁。部落谁不给你吃食,你就不给他铁器。看到时候谁不供着你?”

    宽虽然有些力气,但在狩猎这一道上并没有什么特长。而且依他那耿直拼命的性子,迟早会出事,留在部落打铁倒说不定能长命百岁。

    宽难得开口道:“可是铁器大家都快有了。”

    王川道:“那算什么,这东西能打的多了去了。到时候我教你打各种各样,刀枪剑戟斧钺钩叉,他们见过几个?要是再打造锅碗瓢盆护器盔甲,那更是妙用无穷。他们离得开?而且,铁器又不是不会坏的,三两年能用,十年八年那肯定就没用了。到时候他们不还得求你?我也想好了,以后打铁的就让你一个人负责,再多人也要你同意了才行,这样就不会出现这些天的事情了。”

    不能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不只是原始人的毛病。在王川的计划之中,叶原河上游的铁矿他迟早要去找的,到时候,他要的就不只是打铁作坊了。当然,那是以后事情,就现在部落的这么点人从河边捡点铁矿石都还够用,没有必要费那气力去采矿。

    希望是最好的疗伤圣药。这番话之后,宽的气色日渐变好。不多几天,就拄着王川给他做的拐杖,蹦着跑到打铁房去要求比虎教他打铁了。

    这种事情自然不能拦着。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之后,王川就不管他了。

    王川在忙着考虑要不要多烧制一些密封容器,因为他想试着酿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