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54章 酿酒
    王川早有酿酒的想法。

    这个时代的人整天与大自然作斗争,身体33受伤实属常事。这些伤痛也是大部分人活不长久的原因。一旦伤口感染,就只能靠自己熬。熬下去的几率很小。就算熬下去了,没有彻底消毒的伤口也容易留下病根,影响他们的寿命。宽妇的前夫就死于伤口感染,所以她才对宽的受伤耿耿于怀。

    宽有盐水消毒,现在又是冬天,还有王川的特别照顾,才侥幸没有发生伤口感染的事。

    侥幸的事情可一可二不可三。王川也不可能对待每一个伤患都像对自己爹一样,所以必要的准备还是要有的。酿酒也就成了迫不得已的事情。

    这个时代酿酒困难很多。冬天的低温更是不利于酒的酿造。

    比如酿酒需要的酒曲要自己制作。部落也没有合适的谷物粮食可用。酿酒的容器更是没有准备。就算最后酒酿出来了,要蒸馏出酒精,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就算有这许多困难,王川也觉得需要试试。宽的脚上的伤还没有完全愈合。之前他躺在岩洞中静养,发炎的可能性不大,现在天天往打铁房中跑,发炎的可能性就增加很多了。

    酒曲是培养酵母菌的温床,是淀粉和糖分在霉变后的产物。

    王川把淀粉充足的土茯苓阴干磨碎,制成粉末状,淀粉就有了。只是这东西缺少糖分,后世的做法是用添加其他谷类粉。稻谷王川手里有,不过那是种子,可不能用。想了半天,王川想起了菰米。他们煮过一次雕胡饭,后来部落的人觉得好吃,就摘了不少菰米放在岩洞中。王川觉得这东西还可以煮粥喂养病患婴儿,可以留着备不时之需,就留下了不少。现在正好把它磨碎混合了进去当糖分的提供物了。加入马鞭草之类的东西,会让制作的成功率大大增加。王川手上没有,就只能靠这两样东西自然霉变。

    两种粉末和在一起后加少量水搅拌。据说这个过程需要脚踩,理由不明。王川想了半天,觉得这个过程还是不能忽略了。于是让灵把脚洗干净了,让她踩了半天。部落就她最爱干净了,其他人的脚踩了王川得把这东西丢掉。

    灵也踩得很高兴,终于补偿了一次做泥砖时错过的娱乐。

    踩均匀后,王川就把这些半糊状物捏成一个个小团子,塞到几个坛子里。把最靠近灶台的暖炕清理出来,这些坛子和后期酿酒的东西就放在这里了。这里温度比较高,应该比较适合酿酒。剩下的就得看天意了。

    老天还算比较眷顾,也许是加了菰米粉的原因,几坛子的酒曲,只有一坛干了,一坛子臭了,其他的都成功霉变了,还带着酒味。

    将这些酒曲拿出来放在暖炕上烤干,酒曲就算做好了。

    部落里适合酿酒的只有薯莨。后世据说这种东西酿的酒还有各种保健功能。王川不指望它能怎么保健,能够成功酿出酒来就上天保佑了。

    把薯莨切块,翻搓,蒸熟,洒上酒曲,装到坛子或者烧煮的陶盆里,用泥封密封,接着再看一次天意。

    看到这些高高低低的容器,王川很有重新烧窑的冲动。不过看到岩洞外冻得和石头一样硬的泥土,他只能作罢。还是那句话,先要有。其他的慢慢改进吧。

    春江水暖鱼先知。酒香飘起来的时候,第一个发现的是小象。

    这货现在天天有人挖新鲜的树根茎块喂它,嘴巴变得极为挑剔,之前王川准备的那些放在柴房里的树根有些干枯了,它便再也不吃了。现在天冷,其他猛犸象渴了只怕连冰雪也会往嘴里塞,可这货不会,它每天都要喝温的淡盐水,水凉了热了都不喝,盐放少了也不喝。整一个大爷似的。

    好在追凶事件后,大家也认识它并不只是肉食,也接纳了它这些毛病。连阿母也会时不时拿一块半块干果茎块塞到它嘴里,可见它被宠到了什么地步。这货闻到酒香就以为是什么新的好吃的,赖在酒坛子旁不走了。

    酒香透出泥封。深加工的食物对人类有着发自灵魂深处的吸引。王川拍开第一个酒坛子的时候,散发出来的酒香马上吸引了部落的大多数人围观。王川推开小象,以没有煮熟为由支开了其他人。在没有蒸馏出酒精来之前,还是不能让他们知道这东西的味道,要不然以这些人的造性,他们一晚上就会把这点东西糟蹋干净。

    蒸馏后世用的是倒扣的蒸锅或者其他复杂的设备。这个时候部落虽然已经有铁器了,不过王川让打个犁头出来都差点要了比虎的老命,要锅那就不要想了。

    王川琢磨了半天,最后决定利用一下冬天天冷的条件弄一个简单的蒸馏冷凝装置出来。

    把一根长长的竹子打通竹节之后,用烤火弯曲的办法把它弄弯。然后用兽皮密封的办法一头接在煮酒的陶盆上,一头伸出岩洞,暴露在冰天雪地里。酒的蒸汽就会从竹管子中往外跑,在外面遇冷就会凝成酒液了。

    蒸酒的过程中还是出了些意外。王川蒸酒的时候直接把小象栓了起来,并且把接酒的坛子绑到了树干上,以防什么意外。

    结果树皮经不住烈酒的浓香诱惑,爬到树干上对着竹管喝了一小口。他就被烈酒呛下了树,后面出现了脸红呕吐四肢无力昏睡等各种醉酒反应。让部落的人大为惊恐,以为他中了毒。

    王川暗自好笑的同时,也趁机宣布,这些烈酒有毒,不能饮用,只能外敷。

    他用这种办法弄了小半坛子的烈酒。用竹筒和坛子分装之后,用兽皮包紧密封,分别交给灵和阿母保管,做外伤处理之用。

    煮剩的谈酒水对于部落人来说才是无上的美味。每人都有一小碗尝了尝。酒的醇香不说,喝完以后那种熏熏然暖洋洋的感觉,就让人对之爱不释手。部落的新人知道这是薯莨酿出来的东西后,个个表示天晴就出去,把以前豚部落土地上的所有薯莨都挖过来。

    小象吃了半盆子酒糟,也憨憨的甩着鼻子,显得尤为温顺可爱。

    王川用酒糟煮了一盆肉汤,肉里带着那种醇厚的滋味更是让人难以忘怀。

    但再多就没有了。阿母很精明的看出了这些东西的价值,把剩余的酒和酒糟都收起来,扬言以后谁立了功谁才能吃喝这些东西。自从食盐多了之后,她就少了一种鼓励手段,部落的人就懒散了很多。如今有了酒,她觉得让部落的人勤快起来还是没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