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67章 喂羊吃肉的部落
    看得出来,壮牛以后一定是个疼老婆的。回程一路上,他就没把眼睛从这个壮女人身上移开过。这个女人已经把王川和壮牛身上的肉干都吃完了,见女人张嘴还要,壮牛就马上从部落其他人手里要肉干,一点都不管部落的其他人饿肚子。

    同时,壮牛也有后世小男生恋爱时那种患得患失的毛病。归程不到一半,壮牛就想起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火伢子,如果她有男人怎么办?”

    王川觉得这问题简单:“练好本事,杀了。”

    原始社会么,简单点好。说杀了太过粗暴,可以来个单挑什么的,这个时代说不定很有市场。回头问问比虎其他部落有没有这样的习俗。如果有的话,以后部落内部的争论就用这个办法解决好了。部落外部的也这么办,不过单挑就让他们一个人挑我们整个部落一群。

    壮牛咬着手指想了半天,不知道是不是在怀疑自己能不能打得过别人,半天后又问:“那怎么确定她有没有男人?”

    这个时代要确定这个就更加简单了。王川把方法说了,壮牛就一头将那壮女人扑倒在雪地上,剥她身上的兽皮……女人也许是被那些好吃的肉干给收买了,虽然有些不情愿,不过没有反抗……

    半天后,两人一身雪沫站了起来,壮牛有些沮丧:“火伢子,我没有看出来。”

    女人还要揍壮牛,却让无数肉干给拦住了。周围的大人嘎嘎大笑。壮牛没有看出来,他们却看出来了。那些肉干就不要钱似的塞到女人手里。

    语言不通确实是个大问题,壮牛比划着要和女人交流,不过总有点鸡同鸭讲的感觉。壮牛指着自己说了半天自己的名字,女人仿佛终于懂了,也指着自己重复着两个音节。王川听着像是“雕笛”,以后就叫这个壮女人“雕笛”了。

    回到部落的时候,天色还早。雕笛的到来让部落的留守人员热情围观了一把。这可是部落自豚部落加入后,今年唯一来客呢。看着就让人觉得新奇。

    阿母也很高兴。她刚觉得部落人手不够,这就领回来一个,虽然是个女人,不过那身板,一般的男人都不如她呢。而且看着年纪不大,说不定还能再长。壮牛是个有福气的。

    部落的围观让雕笛畏缩了好一会儿,等她把靠近来的人都闻了一遍之后,就整个人放松下来,看着部落的围栏和门开始哇哇惊奇起来。

    小象和三个肉团迎出来的时候,她吓了一跳,急忙拉弓搭箭。被大家按下之后,她钻到小象身体下,扒拉了一下小象的凸起物,做了一吸食的动作,哇哇笑了起来,表示知道这东西是做什么用的。

    王川和小象都觉得恶寒。小象急忙退后,显然被这陌生人的笑声吓得不轻。王川目视壮牛,想告诉他,他这个未来老婆可能不像他想的那么单纯……

    雕笛可不知道自己吓到了人,她进了围栏之后,嘴巴就没有合上过。她对着石板铺的地面惊叹,对着泥砖砌的墙摸了又摸,看到岩洞中的布置就不敢走路了……对着岩洞顶的肉林狂流口水。

    壮牛急忙大献殷勤,要哪块肉拿哪块肉。肉汤还没有熟,就先用自己的碗给她盛一点尝尝,还想把她领到自己床上去,可惜雕笛只顾着往嘴里和衣服里塞肉干,半点没有理会壮牛的邀请。

    废窑洞的孕妇这几天生了。阿母默许她这几天不用出去干活,照旧管她饭食。当那边孩子的哭声传来的时候,雕笛就把肉干丢了,向发声处冲了过去。壮牛追上的时候,才发现她正在捏产妇的胸膛,又看她那个包在破狼皮里的孩子。

    产妇大恐,抱着自己的娃缩在角落里索索发抖。

    雕笛却把产妇连着那个孩子从废岩洞中轻松抱了出来放到了洞口,然后跟壮牛比比划划,哩哩啦啦的说起什么来。

    壮牛的智商和见识显然不足以理解眼前的事情。王川看了半天,大概猜到她是要把产妇弄走的意思。于是指指天空表示天快黑了。又指指东边,表示明天再让她走。她却指着天上露出的淡淡的月影,又拍拍自己的弓,表示今晚有月亮,自己有弓也不怕。

    说完,她就像已经下了决心一般,四处寻找藤条,最后把岩洞中的绳子拿了不少出来,在产妇身上比划了一下,然后找了一棵很高的树,爬上去对着河对岸望了望,好像在确认方向。

    比虎带着小队回来,看到了雕笛,得知是壮牛弄回来的女人后,在壮牛身上重重拍了拍。这就是个好女人。不像他那个,吃了这么久的饱饭了,也不见长肉。

    雕笛把产妇连着那个婴儿绑在身上,比虎也做好了夜行的准备。雕笛这个部落是什么情况迟早要摸清的。比虎想要达成千人部落的目标,说不定就要这个部落的加入。他也很想去探探究竟。夜晚赶路,让雕笛背着一个人走,也实在难让人放心。人还可以多派点的,不过部落里还没有人能跟得上比虎的步调,万一发生什么意外反而还要拖累比虎,所以索性让他自己去了。

    王川给产妇塞了些肉干和盐,又给她的婴儿披上一件狼皮,说道:“你也不用担心什么,她应该是想把你带回去给人哺乳。熬过了今夜,你们的好日子就来了。她那个部落怎么样我不知道,但看她的样子,肉食应该是不会少的。到了那边你好好过日子,这边的事情就不要想了。”

    这个产妇被带走也好。留在部落中,说不定开春就得被换出去,到时候那边怎么对待她的婴儿也是未知之数。现在雕笛指望她哺乳,总不会伤害她的孩子。

    说完又和雕笛比划了一会,示意比虎和她同行。雕笛喔喔地点头,领着比虎向河对面走去。

    壮牛有些失落:“她这就走啦?”要不是人拉着,他都会跟着去的。

    王川道:“比虎跟着呢,到时候找到了她的部落,回头你自己找她提亲去。”

    而且这个雕笛看着傻大笨粗的,其实也不是笨人。岩洞中也有哺乳的产妇,她却偏偏弄走岩洞外的这个产妇,可见她也看出了岩洞外的这个是弃妇,可见她不笨。这么说来,壮牛的心思她就没有理由不知道了。

    在壮牛和王川的担忧期盼之中,比虎第四天回到部落,就告诉了壮牛一个好消息:雕笛没有男人。

    打发了壮牛离开之后,比虎才细细得和王川说雕笛部落的事情。

    那个部落简直不能叫部落,叫家族更为合适。因为整个部落中只有十几个人。十几个人基本都是大人,仅有两个吃奶的孩子,不过孩子的母亲都在不久前死了。他们就捉了一只母羊给孩子喂奶。但他们给羊吃和人吃一样的食物,最近他们吃的肉多,那羊就瘦的皮贴骨头,没了奶水。

    他们男女都长得极为强壮,都会使用弓箭,会用火,住的地方也是洞穴。不过那个洞穴连狼穴都不如,进出都是靠爬的,里面的空间也只是一条勉强能够站直的狭长的洞道。

    那个地方从部落过去要走一天多,比虎在那里留了一天,用随身带的铲子给他们整理了一天的洞穴,就获得了他们深厚的友谊。他们说过段时间回来拜访部落。

    王川听完这些,倒起了些不相干的感慨:谁说最早的养殖是因为剩余的,也可以是为了喝奶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