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68章 远方来客
    雕笛部落的确定,让壮牛心里多了很多期盼,也让部落多了一个邻居,多了一个朋友。

    以后几日,比虎没有出去,而是留在部落中做弓。他的说法是,雕笛部落的人都是用弓的好手,没有一把好弓实在是浪费了这些人的天赋。实际上是不是他想通过这些好弓把雕笛部落的人吸引过来那就不知道了,做这种事情百利而无一害,反正王川不会点破他。

    大家都期盼着雕笛部落的回访,不过部落中的下一波来客,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部落现在基本会有几个大人留守或者在周围巡视。那一天部落刚去了一趟盐矿,拉回来不少盐矿石,在部落中发动全员煮盐。过了午后,巡视的人却发现了大河的冰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一拨人。

    壮牛以为是雕笛部落的人来了,飞快跑了出去,不过才远远望了一眼,他就停下了步子。

    王川在煮盐的雾气中咋一看还以为河面上开了一部车过来,刹那间的时空错乱让他眼泪都快下来了。走近些看了看才发现大河冰面上来人拉着一个独木舟一样的东西,那东西咋一看跟汽车似的。倒让他眼花了。

    来人的风格和雕笛的大不一样。他们虽然也是穿着兽皮,却把全身都裹到了兽皮里面,用什么东西绑着,仅露出一张脸。大约十个人出现在冰面上,却有八把长长的石矛指着天空,给人一种不可轻视的感觉。

    王川让部落人准备家伙备战,却没有让他们贸然冲出去。来人也显得极为谨慎,他们走到河边就不走了。然后只有一个没有带武器的女人抱着一只小鹿向部落走来。走到离部落几百米的位置,就把鹿放到了一个显眼的地方,缓缓退走了。

    这些来客本就让部落的人好奇,来客的做法,就让部落的人更加摸不着头脑了。众人保持着警戒,有大胆的冲了出去,把小鹿抱了回来,然后一堆人围着小鹿看了起来。那就是一只正常猎杀的小鹿,众人并没有从这小鹿上看出什么究竟。

    王川倒是从小鹿身上看出致命伤是箭伤而不是矛头伤。吩咐了树皮一声,树皮就带人悄然潜出围栏,不久后来回说还有四个用弓箭的,多在河边的树林子里。

    比虎背着弓,拿着矛,一副警戒却又看热闹的模样,想看看王川会怎么处理。他发觉王川好像从没有不知道的事情,总是想在任何时刻考验王川,给见多识广的自己争回一点颜面。

    王川把他从人群里拉了出来,没好气道:“人家表明就是来交易的,你是部落里和人打交道最有经验的,你还要看热闹不成?还不去问问对方情况?”

    比虎小心思被人看穿,脸都红了。看来想难住王川还得想其他办法。他拉上两人就准备出去,却又被王川叫住:“把铁矛放下,换石矛去。”

    铁器这种东西,在这个时代堪称宝物也不过分。对方来历不知,性情不明,万一看到了好东西临时起意,来抢劫一番,那就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了。而且,铁器这等宝贝先不公开,说不定将来还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铁矛这种东西不能带,包了兽皮的砍刀带一把防身还是没有问题的。省的万一起了冲突比虎又阴沟里翻船。

    树皮等人拿着武器随时准备出去接应,王川却拿了一把上了弦的弩,揣着一把匕首,调皮孩子一般跟在比虎三人身后。这算是部落第一次出现真正不知道底细的外人,王川比任何人都要好奇。对方人手不多,也摆出这等交易的模样,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躲在树林里的弓箭手应该只是自保而已。

    走到近处,王川看清来河边的人有十一个。他们拉来的独木舟之类的东西是一个中空的大木桩子,应该是做雪橇之用。上面堆满了皮毛猎物,皮毛堆里还坐着一个人。那人穿着一身光滑厚实的熊皮,脸也长的黝黑,还有一把乱糟糟的胡子,咋一看还不能将他从皮毛堆里分辨出来。

    王川还细心发现,独木舟外的另外十人,八个男子穿的极为厚实保暖,两个女子却比较单薄些,站的位置也离独木舟较远。

    几人离得还远,那坐在毛皮堆里的人就早早站了起来,人未开口就先发出大笑:“来自赎盐氏冬熊不请而来,请各位勇士原谅。”

    他的语言和比虎刚来的时候相差不大,应该算是这一带的口音。为了解释他的名字和部族的名字,他先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熊皮。又拿出了一小包兽皮包的盐,让大家看和尝试,表示自己部落是卖盐的,自己等人也是来卖盐的。叫赎盐氏或者输盐氏都差不多。

    冬熊在确认众人能听懂他说的话的情况下,哗啦啦好一通介绍。说自己的部落在这条河下游大概要走十多天的地方,自己的部落历来就卖盐给其他部落,换取微薄的肉食度日,和这周围的什么什么部落等等都有交易等等。从他介绍的那些部落中,王川只听到火神部落一个熟悉的名字。

    他在招呼比虎等人的时候,让身边的那些人都退开了好几步表示自己没有恶意。他却极有商人天分地从头到脚打量着比虎等人,连顽童一样跟在身后的王川也没有放过。看到王川腰上的弩的时候,还多看了两眼,然后就把手中的盐包也递到了王川手上,让他也尝尝。

    看来这是个见多识广的人,符合他自己说的,四处卖盐的情况。

    王川尝了尝那些盐,带着一股海腥味,应该和比虎上次带来的盐一个出处。这里向下游走十天,大概刚到叶原河与太江的交汇处。看来他们的盐也并非自产,而是从更远的地方贩卖来的。

    比虎问道:“我们没有和你们交易过,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部落的?”

    冬熊看出了比虎的戒心,从他的雪橇独木舟上拿下一个破破烂烂的鳄鱼皮的靴子,说道:“,我们在河没有结冰的时候,看到了这个。我们觉得能做出这样的靴子的部落一定很富足。可以跟我们交换不少物资。我们就在河结冰的时候顺着河上来了。”

    王川一眼就认出了那是部落的鳄鱼皮靴。不出意外,这应该是牙伤身上那只。比虎把牙伤扔下河的时候,就有一只靴子没有脱下来。聪明人确实可以从这个靴子的刀工,针线,做鞋的思路看出很多东西了。毕竟用铁刀裁皮子,用铁针穿线这等技术,目前全球可能只此一家。

    至于做鞋的思路,那就更加独特了,像冬熊这种敢在冬天赶十几天路的人,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是用兽皮包住脚,用藤条绑紧了而已。冬熊的靴子倒是照着鳄鱼靴子的样子用牛皮一类的东西做出来的,不过王川看到他的靴底已经磨穿了。他们显然还没有仿制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