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史前崛起 > 第193章 横插一脚
    面对这个比当初树皮还要瘦几分的人,大家都笑得善意。这种人顶多灵活一些,战力是不会有多高的。杀起来不会太麻烦。壮牛便在笑容里准备着弓箭,只等王川一声令下,就将这人射杀了。

    陌生人什么的,并不是都要杀掉,但这人看到了他们从火神部落的领地里驱逐野兽,留下是个祸害。除非真的弄回去当奴隶。

    王川悄然挥手让壮牛放下弓箭,笑着道:“她可是带着一群狼呢,你怎么跟得上的?”

    那人道:“我跑得快。”

    “跑得快怎么还跟丢了?”

    “那些嗷嗷太凶,没敢跟太近。”

    “你跟上她后想做什么?”

    “部落整天吃不饱,我们之前接待过一个河部落的叫疾使者,他告诉我们,他的部落可以吃三顿,每个人都能吃得很壮。嗯,就和你们似的,我想去加入他们。但我见到了那个带着嗷嗷的,我就想去跟她了。有那么多的嗷嗷跟着,就不愁没吃的。这样我就可以吃的和……它一样壮了……哇,昂昂?它过来了,快杀了它……”那人在人群里看了一圈,准备找一个最壮的人做榜样,结果看到了小象,下意识觉得这个体型够壮,随后才反应过来,这是一只野兽。

    他低头从地上捡起一棍树枝来——可能是他原来的武器,但已经被折断了——就要向小象扑过去。小象身旁的小犀牛看到有人敢对它冲来,毫不客气的低头就撞。

    眼见这人就要被小犀牛顶翻,大家都有些不忍,不过并没有人阻拦。

    但这个瘦子在小犀牛撞过去的一刹那,躲开了……这倒是让众人拿起了弓弩来。

    这个从河部落西北部的荆部落的过来的人,名字是一个奇怪的碰唇音,大概是吧唧嘴的那种声音。他听说自己遇到了就是河部落,也是那个带着狼群的女人的部落之后,就赖着不愿意走了。王川也没有让他走的意思,如此一来,倒是皆大欢喜。

    大家都觉得他的名字难读,都叫他赛昂昂。

    他力气不大,但身手灵活。清理陷阱的时候,很多挂在树枝上的绳子大网,都是他自告奋勇上去接下来的。他的热情和自来熟很是受大家的欢迎。河部落的人很快就接纳了他,跟他讲起河部落的规矩来。

    这一趟收获不少,二十辆独轮车塞了个满满当当,不少人还得背负一些才全部弄回去。

    到了盐矿据点全员动手处理,也几乎用了一天才把这些肉食处理完毕。之后天气变化,下起雨来。众人便商议先让一部分和孩子们先把肉食弄回去,此后的行动,不让孩子参加了,也不设陷阱了,直接把这些野兽驱赶走便是了。

    于是王川带着孩子领着一部分狩猎队员先推着车回了部落。留下的人向东去下一片区域里驱赶野兽。

    回到部落的时候,比虎已经从集市回来了。这次十辆独轮车和陶器的出售,再次让部落收入了四五十人。不过这次人的年纪就变得参差不齐,老弱都有了,青壮也有不少。显然是太江边上那些部落已经把能吸收鱼人氏的俘虏吸收得差不多了。只剩下真正的刺头和这些老弱拿出来交换。

    王川早预料到这种情况,也跟比虎交代过:孩子只要满十岁都可以要,体弱或者年老的,只要能背的动半背,也就是四五十斤东西,这些人也可以要回来。人只要安排得好,总有用途。河部落连断了双腿的石锤都能变成了石匠,其他人饱食几顿调养一下,只要愿意做事,总不会没用的。还是那句话,人太少,没办法挑剔。

    至于刺头,也可以用来杀鸡儆猴。横竖是一点陶器独轮车换回来的,既然不能为我所用,不用太心疼。

    比虎知道了狼婷的去向,却意外没有去找,只是说孩子长大了,历练一下也好。依旧跟王川汇报集市的各种情况。

    擂台打斗进行了惊人的三十二场,无人死,不过有两人重伤,大约也可能活不下去了。

    法庭开庭五次,当庭断案三次,两次上了擂台。

    集市来的人突破到了五百人,小吃摊生意终日不绝,夜晚的鼓声会一直响到半夜。

    依照王川的要求,收入的物品里,除了肉食之外,还收入了不少麻布和软鱼皮。太江边那些人似乎知道麻布在集市价格不错,因此很多部落弄了麻布过来交换,这些麻布几乎都被河部落收回来了。

    鱼皮不怕水泡,王川准备弄来做小帆船的气囊使用。

    说完这些例行的东西,比虎道:“牛帆和古鱼的事情,生了些意外,怕是有些麻烦。”

    王川道:“怎么回事?他们不愿意来?”

    比虎道:“我邀请了他们,几个大部落都答应来了,几个小部落也想来看看,我也同意了。但这比试,怕不能由牛帆和古鱼的人单独进行了。舟人,烦由,昊兴三个部落都要求参加。说是一同竞争鱼珠的婚配。洪并没有拒绝。”

    王川哑然失笑:“洪这老狐狸,这是不想得罪人还想想把自己的女儿卖个好价钱。他就不怕女儿恨他?”

    这种待价而沽的做法后世多了去了,王川倒不反感。只是想到史前的婚恋也向着后世那般发展,觉得有些可笑。

    “怕是已经开始恨了,这次鱼珠就没有来集市,据说是被留在部落不给出门了。”

    “估计也怕鱼珠一气之下跑到我们这里来了,让他得不到该有个嫁妆。其他部落给的嫁妆如何?”

    比虎道:“都不算少。肉食三十背以上,或者十个人口。我见他们的价格和五个陶器相当,就学你的做法,跟他们提了一个赌约。跟他们约定,赢者不但能娶鱼珠,还可以获得其余三家的聘礼。他们也同意了。不知道我这样会不会鲁莽了些?”

    王川哈哈笑道:“这个做法很好。这些人一直想搅我们的局,争着给我们送东西,不这样收拾他们一顿,他们还以为我们真拿他们没办法。要是我,我还会加重些赌注呢。”

    比虎笑道:“我知道你会这样想,所以我加了五辆车,让他们每个部落加十个青壮当赌注。”

    “我去,你学得这么快,我就没活路了啊。”王川大乐。看来自己真的开始影响身边这些人的想法了,这可比什么赌注值钱多了。

    乐完之后,王川分析起这个事情的风险。邀请他们六大部落的时候,跟他们说每个部落来二十人。他们三个横插一脚的部落,肯定会多带十五人当赌注的。要是他们有心,一个部落就能来三十五人,加上小部落有他们的追随者的话,他们三个部落凑足一百五十来人不成问题。这些如果都是青壮,颠覆一个几百人的部落已然足够了。

    古鱼部落要收聘礼嫁女儿,来得人肯定也不会少。而且他们态度暧昧,也要防着。这样一来,部落的压力还要更大一些。

    王川想起更重要的一些东西来:“我们这些消息,是先放出去的还是先把陶器独轮车交换出去的?”

    比虎道:“是先放的消息。你是说……”

    王川道:“对,换回来的人有没有特别的人?”

    比虎道:“还真有几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