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章 哥发达了!
    方醒很嗨皮,作为一个打工仔,他居然抽奖抽到了美国五日游。

    “能兑换成钱吗?”方醒坐在狭小的出租屋里,满心期待的等着电话那头的回应。

    “抱歉先生,不能!”

    方醒不死心的继续问道:“那我能把这个机会让给别人吗?”他已经想好了,同车间的那个小刘一直梦想着去国外旅游,只要打个五折,丫肯定会同意的。

    “抱歉,不能!这次的抽奖是和身份证挂钩的,所以只能是当事人有这个权利。”

    “艹!”

    ……

    三天后,纽约市。

    跟着前面的导游,方醒懒洋洋的走在后面,左边就是纽约港,年吞吐量达到上亿吨的大港。

    八月流火,港口外面停着几艘大船,那些运输车如工蜂般的,把那庞大仓库里的货物拉到船边。

    “哇!仓库好多,好大啊!”一个中年妇女指着那一片仓库惊叫道,随即又被那露天堆场和集装箱场地给惊呆了。

    边上一个男子炫耀的解释道:“这里是美国最大的港口,食物、日用品、各种工业产品,都是在这里进出港,这片地方,少说存放了上百万吨的东西。”

    这时一辆冷藏车从码头那边朝着仓库开来,车尾有一个大大的黑点,恍如黑洞。而且这个黑点从侧面看去,居然是直接跨过了海面,不知道那一头联系到了哪里。

    黑洞在原地渐渐的扩大,周围的一切都被吞噬进去。

    “啊!有鬼,快跑!”那个女人第一个发现了这个异状,她以和自己臃肿身材不符的敏捷,朝着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

    “快跑!”码头的人和旅行团的人都在逃命,方醒也不例外。

    黑洞扩张的速度越来越快了,很快就把整个仓库区吞噬,接着就是露天堆场……

    “哥可是短跑健将,你们等着。呃……”落在队伍最后面的方醒才将开跑,可黑洞就来了……

    ……

    永乐年间,北平——为了地名不被和谐,以后就一直叫北平了!!!

    原吏部主事方鸿渐寿终正寝,今天才将入葬。

    作为一位被皇帝罢官的家伙,方鸿渐不过是才将三十五岁,就郁郁而终。为了他的葬礼,独子方醒真是纯孝,居然把主宅都卖了,才把这场丧事办的可圈可点。

    可也就在办完丧事的今天,一个中人顶着忌讳上门来了。

    等中人满意的拿着文书和信物走了之后,马上就得搬家的方府里传来了一声尖叫……

    “快来人啊!少爷晕过去啦!”

    ……

    三年后……

    ……守孝三年,这是每个孝子都该干的事,可搬出了方府,到了北平郊外的一个小庄子上的方醒却很幸福,因为他一直处在浑浑噩噩之中,不需要去遵守哪些繁琐的规矩。

    这个小庄子有三百多亩地,雇佣了四十多户人家。土地还算是肥沃,只是人心有些不稳。

    一个三进的宅院里,此时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正指挥着两个仆役拆除那些守孝的东西。

    “方管家,少爷清醒了!少爷清醒了!”

    一个穿着青色比甲的丫鬟满脸激动的跑了过来,她手里端着一个碗,碗里全是牛乳,不顾男女之别,揪住中年男子的袖子,就往后院带。

    方杰伦嘴角一哆嗦,手捂着心脏,急匆匆的就和丫鬟往后面跑去。

    主院的一间卧室里,方醒醒了,他勉强移动着发僵的身体,畏惧的看着这古色古香的房间。

    “我这是在哪?我不是在纽约港外面的吗?”

    看着苍白瘦小的手臂,再摸摸一头的长发,方醒抑郁了。

    “少爷,少爷真的清醒了吗?小白,你要是敢骗我,我…我…”

    一阵脚步声后,一个中年男子就冲了进来,当他看到靠床而坐的方醒后,那眼泪就扑簌簌的往下掉。

    “少爷!呜呜呜!”

    看着跪在地上嚎哭的两个古装男女,方醒震惊了。

    哥难道是穿越了?

    而且还是少爷?

    方醒的眼珠子一转,就装出‘慈祥’的笑容,颤抖着伸出手去虚扶道:“你们起来,我有些晕。”

    中年男子激动的起身后,赶紧去扶住了方醒,然后说道:“少爷,你昏昏沉沉的过了三年,当然要晕啊!”

    方醒心中暗喜:“可我好像忘了很多事啊!”

    “少爷,只要你醒来就好,忘掉的那些事我来告诉你。”

    ……

    半天后,方醒听累了,方杰伦和小白也说累了,于是就让他休息。

    躺在床上,方醒摸着自己身上的睡衣,心中激荡不已。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在类似于痴呆三年后,虽然每天有牛乳和鸡汤,甚至时不时的还有参汤,可今天终于追随着他的父亲去了,便宜了从纽约港传来的方醒。

    永乐年,方醒知道是那位永乐大帝的年号,可目前大明的京城在南京,此时的BJ还是叫北平。

    原主本就哀伤于父亲的过世,再加上葬礼的最后一天,居然被人退亲了,结果一时间接受不能,就陷入了昏沉中。

    “我居然是少爷?哈哈哈哈!”方醒激动的抬起干瘦的右手,就想咬一口,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咦!这是什么东西?我没有纹身啊!”

    在方醒的右手臂上,一个船锚图案很是醒目,方醒揉揉眼睛,一口就咬了上去。

    “嗷!好痛啊!”

    昏昏沉沉中,方醒觉得自己进入到了一个庞大的空间里,而这个空间里堆满了东西。一排排的仓库,密密麻麻的集装箱……

    “我去!这是什么地方?”

    方醒有些害怕,缩手缩脚的走到了一个仓库的门口,伸手一推,门就打开了。

    这是个冷藏库,里面白气渺渺,整整齐齐的堆放着大块的牛肉。

    方醒拿起一块牛肉,六月的天气里,冻得硬邦邦的牛肉让他的手一阵发麻。

    “这里的冰怎么还不化呢?”方醒觉得很诧异,然后又去了另一个仓库,这里面放的是大米,而且还是泰国香米。

    连续看了十多个仓库后,方醒蒙了,他走到边上的一间办公室里,可更大的震惊来了。

    办公室里的桌子上放着一杯咖啡,他伸手一摸,那咖啡居然是热的。

    “卧槽!”

    惊喜交加的方醒刚骂了一声,结果自己就重新出现在雕花木床上。

    “这不会是幻觉吧?”方醒毫不犹豫的再次咬了那个船锚一口。

    “我又进来了!哈哈哈哈!”站在这广大的空间里,方醒得意的叉腰大笑着。

    接下来,方醒就测试了带东西进出的能力,果然,一个念头之后,他就能把东西带出去,也能把东西带进来。

    方醒颤抖的看着手里的冷冻牛肉,“哥发达了!哥发达了!”

    而在他没看到的地方,还有一片仓库和货柜,那些方块字显示着它们的来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