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4章 穷人和情深义重
    方醒醒了,他觉得身体有些沉重,一把摸去,就传来了少女的娇吟。

    “少爷,再睡一会儿嘛!”说着小白还扭了扭。大清早的,火气十足的小方醒马上就弹了起来。

    “啪!”

    清脆的一巴掌后,小白迷迷糊糊地揉着自己的小臀瓣,赶紧起来。

    有些狼狈的起床后,方醒先端着茶壶灌了一肚子的冷茶水,然后才在小白的服侍下,穿好了衣服。

    等小白端着水,给方醒洗干净脸后,就上了一根柳条。

    “这是干嘛?”方醒拿着被水泡胀的柳枝,左看看,右看看,最后还是小白示范了一遍,才知道是古代牙刷。

    艰难的把柳条咀嚼成纤维状,方醒无奈的问道:“就没有牙刷吗?”

    “噗!”小百刷牙很认真,那柳枝的纤维突出后,就和牙刷的功能一样。她吐出漱口水之后,呲牙咧嘴的,露出了一口闪着釉光的贝齿,笑道:“少爷,城里就有卖猪鬃牙刷的,只是管家说太贵了,不许买。”

    这年头的猪鬃是战略物资,价格当然不便宜。

    方醒把盐水吐出去,看着手里的残花败柳,摇头道:“明天不用这个了。”

    “那用什么?”小白用清澈的眼神问着方醒。

    “明天啊!少爷就有牙刷了。”方醒想起仓库里有不少日用品,想必牙刷是有的吧。

    想起昨天那美味的牛肉,小白喜滋滋的说道:“少爷,昨天的牛肉是谁送你?还有吗?”

    方醒一愣,旋即就想到了这个问题,他沉吟片刻,说道:“你家少爷有一个经常出海的朋友,那些海外的东西不稀奇。”

    这个借口暂时可以用,不过随着时间的延长,方醒必须得再想一个理由。

    “别人问你,你就说是有人送来的,知道吗?”方醒说完就到了院子里,看着那几棵大树,精神陡然一振,就开始绕着院子跑步。

    等方杰伦来请安的时候,就看到了小白正在数圈……

    “第五圈了,少爷,加油!”小白挥舞着拳头,喊着口号,让方杰伦的脸色一沉,就喝道:“怎么跟少爷说话的!”

    “方管家。”看到了方杰伦之后,小白就有些怯了,她福身一礼,眼角瞄着气喘吁吁的方醒。

    当方醒跑到这里时,方杰伦急忙拦住了他,心疼的说道:“少爷哎!您这才醒来没多久,要注意保养啊!要不我去城里给您买颗人参回来?叫厨下炖只老母鸡,保证让您生龙活虎的,只是这……就不要折腾了吧!”

    在方杰伦看来,自家少爷那可是文曲星,哪能和那些武夫似的奔跑啊!

    方醒也不行了,他觉得这具身体才将开始恢复,以后每天的锻炼都是少不得的。

    等喘息稍停后,方醒才摆手道:“你不懂,生命在于运动,我要是每天都躺着,迟早就是个体弱的命!”

    不顾方杰伦的苦劝,方醒擦了把脸,然后就问道:“那个张小娘子现在可是孤身一人了?”

    “正是。”说到张淑慧,连方杰伦都是一脸的敬佩和感激,他说道:“少爷,张小娘子可是为了你豁出去了,您看是不是……”

    “挑个日子吧!”方醒摇摇晃晃的去了里面,然后又叫了小白来收拾自己的东西。

    “挑个日子?”方杰伦先是一愣,接着就满脸的狂喜,那眼泪就巴巴的下来了,在院中喃喃的说道:“老爷,少爷也是知道慕少艾了,我,我真是高兴啊!”

    等方醒清点了自己的财产,沮丧的发现只有五十三两之后,出来就看到了老泪纵横的方杰伦。

    看到方醒出来,方杰伦冲上来说道:“少爷,回头我就挑选个吉日,反正张家人都不认小娘子了,到时候咱们还省了那些繁琐的事,直接把小娘子抬进来。”

    方醒看着方杰伦,最后两人都是讪讪的。

    说来也是可怜,在方鸿渐被问罪丢官之后,方家的那些亲戚就消失无踪了,而且现在方家是年轻的方醒主事,还痴呆了三年。

    正所谓是三年不走动,朋友都会变成陌生人,所以不单是张淑慧的问题,而是整个婚礼都没有客人的问题。

    不过方醒转念一想,就说道:“那么好的小娘子,就算是简单些,以后我弥补她就是了。”

    “哎!那我就去找人算算吉日。”方杰伦看到自家少爷居然能伸能屈,顿时老怀大慰,屁颠屁颠的就走了。

    “走,跟我去看看小娘子。”吃完一顿方醒不怎么满意的早餐,这货就皱着眉头,带着小白出去了。

    可惜没有家丁啊!方醒觉得很遗憾,要是一出门身后就跟着两个大汉,那逼*格,绝对的碉堡了。

    到了那三间小屋,方醒居然看到一个仆妇正在挑水。

    “这是管家安排的,说是小娘子总是您的未婚妻,不能亏了她。”小白觉得方管家真是太英明神武了。

    “好!”方醒把折扇一收,就顶着那个仆妇的惶恐眼神,进了堂屋。

    堂屋里,张淑慧正在写字,看到方醒进来后,她起身行礼,然后皱眉请方醒坐下。

    “少爷,你们还没大婚呢,这可不符合规矩!”小白在方醒的耳边,说出了张淑慧皱眉的原因。

    哦!原来还是个封建礼教的受害者啊!方醒干咳一声,然后垂眸道:“是我孟浪了。”

    张淑慧不过才十七岁,在现代只是个不懂事的小萝莉,可在这里,却已经是孤身过了三年的成熟女性了。

    方醒看了一眼小萝莉那垂首的娇羞,起身说道:“我只是来看看你,管家已经去挑日子了,到时候……咳咳!”

    剩下的话,在张淑慧那通红的脸上止住了,方醒有些狼狈的说道:“那我就先走了。”

    刚走到门口,方醒又想起个事,于是回头问道:“昨天的牛肉好吃吗?”

    “好吃。”还是低着头,可脸上的红晕消散了些。

    “那就好。”方醒干笑道:“我那里还有不少东西,到时候叫人给你送来。”

    张淑慧低声道:“从我被除族开始,就已经是小郎君的人了,一切都凭小郎君做主。”

    我去!方醒飘出了小屋,走了一段距离后,才问小白:“小白,张小娘子来的时候,身上带了什么东西?”

    “没带。”小白钦佩的说道:“当时张小娘子就穿着一身素服,这是给老爷尽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