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章 亲如夫妻的狐朋狗友
    回去后,方醒找个借口支开了小白,然后就消失在原地。

    仓库依旧,办公室里的那杯咖啡依然在冒着热气,一切都是老样子,时间仿佛在这里失去了作用。

    方醒直奔那些集装箱,对付那些铅封锁,方醒采取了暴力手段,打开了十多个集装箱后,他才一一查看。

    这些集装箱里,有一箱是内衣,这让方醒大感失望,然后看下去,第二箱里的居然是工具,看到海关的封条,大概是出口到某个落后国家的。

    ……

    零食、饮料、水杯、手表、大号止血贴……

    “好多东西啊!全都是我的!”

    方醒就像是个勤劳的工蜂,分几次从仓库里带出来不少东西。

    “小白!”

    看着提着裙子飞跑进来的小白,方醒觉得自己堕落了,居然使唤丫头那么顺畅。

    小白看着那些堆放着的东西,那双眼睛都瞪大了,小嘴张开,“少爷,这些东西是哪来的?”

    方醒坐在椅子上,喝了口茶水,装作不在意的说道:“不过是些海外的东西,叫管家捡几样拿去卖了,换来的钱给小娘子置办一份嫁妆。”

    小白拿起一把塑料梳子,爱不释手的把玩着,闻言就喜滋滋的跑出去了。

    等方杰伦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后,方醒一脸嫌弃的说道:“管家你看看,随便挑几样东西卖,顺便给张小娘子置办一份嫁妆。”

    方醒是有些嫌弃,眼前堆放在桌子上的东西,不过是些不锈钢保温杯、化妆盒而已,在那个世界里,这些东西只是最普通的商品。

    可方醒看不上的东西,却让方杰伦眼珠子都瞪大了,他拿起一个化妆盒子,试了几次都没打开,直到方醒提醒他按那个开关时,他才看到了真面目。

    “呀!这是什么?”

    当方杰伦看到镜子里出现了一个小老头时,手一抖,差点就把化妆盒给摔了。

    “少爷,这……这是镜子吗?怎么那么清楚,是哪家磨的?”方杰伦在度过了初期的震惊后,就开始琢磨着这东西能值多少钱了。

    “磨?”方醒想起了现在使用的还是铜镜,他也想到了这个东西的价钱。

    一老一少,两人挤眉弄眼的,把正在边上拿着一个化妆盒臭美的小白给丢在一边,走到了外面。

    主卧外面是一个小院子,种着几棵树,地面上全是用石板铺就,方醒有些担心下雨会不会被滑倒。

    方杰伦鬼鬼祟祟的走过来道:“少爷,这东西能把人照的纤毫毕现的,可是宝物啊!”

    方醒指着打开的化妆盒说道:“下面还有两层,可以摆放不少女人的物事。”

    等方杰伦弄清楚了之后,他一拍自己的大腿,喜道:“少爷,这东西太珍贵了,我准备一个个的卖出去,就说是少爷的朋友从海外带回来的。”

    哟!方醒打量着自己的大管家,觉得这货居然还知道惜售的道理,真是个人才啊!

    “东西全给你了,你自己看着办,不过张小娘子的嫁妆倒是要抓紧了!”

    大地主方醒摆摆手,迈着官步,摇摇晃晃的去了外面。

    可还等方醒走出小院,一个急促的声音传来,一起的还有跌跌撞撞的脚步声。

    “德华兄,德华兄,小弟来看你了!”

    我去!方醒一头雾水的站在那里,看着一个中等身材的肥胖男子跑了进来。

    这人穿着一身月白长衫,一头‘秀发’风骚的用一根粉红色的发带随意的一束,看着颇有些名士风采。只是脸有些肥,而且还泛着油光。

    而且这货一说话,什么名士风采都不见了。

    “德华兄,你可是不认得小弟了?小弟是陈潇啊!咱们以前可是号称北平二虎,亲如夫妻一般的关系啊……”

    男子说话的时候,脸上的五官都挤到了一起,而且不时还猥琐的挑挑眉。

    “德华是谁?”方醒郁闷不已,难道自己已经有字了吗?而且还是烂俗的德华。

    方德华?你咋不叫刘德华呢!

    “陈少爷,我家少爷才刚醒来,而且有些不大记得以前的事了,还请多多见谅。”

    当听到陈潇的声音后,方杰伦以和他年纪不相符的敏捷,和小白一起,飞快的把那堆东西全都收进了大床下,然后才施施然的过来解说自家少爷的情况。

    “真的?”陈潇悲痛欲绝的看着方醒。

    “真的。”方醒指着自己的脑袋,苦笑道:“我也才醒来没几天,以前的事都忘了个干净,幸好还有忠心耿耿的老家人在身边,不然我早就去见我爹了。”

    说着方醒指指身边的方杰伦,而方杰伦也配合地摆出一脸的忠仆模样。

    陈潇的肥脸一颤,挤出了一丝悲痛,然后说道:“德华兄,你放心,有小弟在,保证能让你重新记起咱们当年的风采!”

    风采你妹啊!

    方醒到了这时,知道这货是自己以前的损友,不过看在他闻讯赶来的份上,方醒也就决定原谅他了。

    一番讲解后,方醒这才知道,原来陈潇的父亲以前和方鸿渐是同年,而且还是一起考中的进士。

    只是到了后面,方鸿渐被牵扯到京城的一桩案子里,被就地免职,好在没有被抄家。

    等方鸿渐死了之后,那桩案子都还在发酵中,所以陈潇一家人都不敢上门。

    “这么说,那个案子现在已经结束了?”

    坐在客厅里,方醒喝着小白上的茶水,有些心虚的问道。

    “前天圣旨下了。”陈潇一脸便秘表情的冲着南京方向拱拱手,然后说道:“德华兄,令尊只是受到了牵连,如今这个案子都结束了,你也该放心了吧?”

    方醒一脸唏嘘的说道:“总算是从噩梦中醒来了,此后我当以耕读为本,若有闲暇,便教教孩子,也算是一个了结了。”

    陈潇同情的说道:“德华兄的才华小弟是知道的,只是令尊涉案,断送了德华兄的前程,真是可悲复可叹呐!”

    “哗啦!”说着,这货把折扇打开,轻轻的摇了摇。

    方醒这才知道,原来因为方鸿渐的原因,自己已经不能参加科举了。

    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啊!

    面对着在边上伺候的小白一脸的悲伤,方醒觉得自己的运气真不错。

    他哪会什么八股科举啊!要是真去考,说不得写一张白纸出来,然后以欺君之罪被拉到午门斩首……

    “嗯!好香啊!”陈潇的鼻子抽搐着,和小狗差不多的跟着味道转向了门口。

    “德华兄,小弟今日可是带着礼物来的,你我兄弟喝一杯?”

    这是个吃货!

    脸皮也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