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0章 张泰顺来访
    午后的方家庄很安静,只有微风拂过大地的声音。

    方醒坐在书房里,以手托腮在打盹。

    正梦到自己拳打倭寇,脚踢蒙古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这个好梦。

    “少爷,少爷,有个叫做张泰顺的人拜访你。”

    被打断了美梦的方醒很不爽,只是抬抬手说道:“请进来。”

    哪怕酒精还在大脑里起作用,可方醒依然强撑着精神,用手搓搓脸,摆出一副闲云野鹤的模样来。

    “哈哈哈!德华兄,小弟有礼了。”

    方醒的手还捂在脸上,听到这声音有些熟悉,就从指缝中看了一眼。

    一身锦袍的年轻人看着精神奕奕,头上戴着做工精巧的幞头,正把折扇合在手中,抱拳行礼。

    “你是……”

    方醒的脸上被搓的发红,他觉得这个年轻人有些眼熟。

    年轻人笑道:“小弟张泰顺,前几日和德华兄在庄子边上一席谈话,惊为天人啊!所以今日小弟冒昧前来拜会,失礼了。”

    这人虽然笑意盈盈的,可身上却带着凛然不可侵犯的气息,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子弟。

    方醒一拍脑门子,哦了一声道:“我想起来了,隔壁的庄子就是你家的吧?”

    这是方醒在打混,想把那天自己驳斥几位文人的事情给混掉。

    那言论虽然很出气,可在如今大部分人反对迁都的前提下,传出去是要得罪人的。

    双方寒暄坐下,小白奉上香茶后,张泰顺打量了一下书房,就说道:“德华兄,那****看你说的不大痛快,所以今日过来,还是想请教一下关于我朝迁都的事,还请兄不吝赐教。”

    这话很客气,可却带着些不容拒绝的味道。

    好大的气势!

    方醒瞬间就把这人的身份猜了一下,最后觉得应该是某位官员,而且是和迁都这事有牵连的官员的儿子。

    方醒想拒绝,可又想到那位永乐大帝的执政时间还很长,最后只得假装叹道:“腐儒误国啊!”

    张泰顺含笑听着。

    这种姿态很高大上,让出身平常的方醒有些羡慕。

    方醒用手蘸着茶水,在桌子上画了一个圈,大致和大明的国土范围差不多。然后又画了一条线,最后又把金陵点了出来,扬首看着张泰顺。

    张泰顺皱眉用折扇敲打着手心,良久才说道:“德华兄的意思是……远?”

    “正解!”

    方醒又把北平的位置点出来,说道:“如若我朝不迁都,那我敢担保,不出五十年,九边必然糜烂。”

    方醒的神情中带着忧国忧民,一脸为了我大明愿意赴汤蹈火的坚定,可他的心中确实也是很赞同迁都。

    如果不迁都的话,说不得自己还没死,草原上的那些蛮族就会杀到北平来,到时候他能躲到哪去?

    张泰顺用折扇指着金陵的位置,有些疑惑的说道:“德华兄,我朝如果不迁都的话,就算是北方示警,可京城也可以从容的调集大军支援啊!”

    从金陵,也就是南方调集大军支援,这个论调在目前也是很有市场的。

    方醒看到辛老七在门口晃了晃,一脸的警惕,就笑道:“那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毕竟是还年轻,张泰顺的脸上有些震惊,有些急促的问道:“德华兄,这话何解?”

    方醒有些尿急,所以也不管不顾的说道:“从金陵到北平,一路几千里地,等援军到的时候,北方早就糜烂了。”

    “那个泰顺,我先去更衣,稍待啊!”

    等方醒畅快淋漓的完事后,就发现辛老七正守在茅房的外面,警惕的看着大门那边。

    “少爷,那个张泰顺带了两个随从,有点意思。”

    辛老七一手扶着唐刀,一边给方醒说着自己的发现。

    有点意思?

    那就是高手喽!

    方醒从荷包中摸出颗薄荷糖,嘴里塞一颗,扔给辛老七两颗。

    “晚点给大妞吃。”

    摇摇晃晃的进了书房,方醒看到张泰顺还在‘地图’上写画。听到脚步声后,他把桌子上的水迹弄乱,转脸说道:“德华兄,从刚才你的分析中,小弟觉得你对大明的九边并不看好,对吗?”

    方醒没有科举的压力,所以很轻松的说道:“九边出事是迟早的,最后葬送我大明的也必然是九边。”

    蹭的一下,张泰顺就满脸怒色的站起来,那眼睛眯着,淡淡的道:“德华兄,还请明示。”

    方醒打了个酒嗝,一股茅台酒的香气就飘了出来,然后才悠然说道:“所谓九边,不过是看门之犬,如果我大明的军制不与时俱进的话,早晚和蒙古人一个德行,这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用手扇扇嘴边,方醒看到张泰顺依然是愤怒中带着思索,就说道:“你还年轻,回去多读读史书,看看那些王朝是怎么从兴盛转为衰败的。”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啊!”

    方大善人悲天悯人的说道。

    目前的大明兵锋鼎盛,打的草原蛮子屁滚尿流,可用不了一百年,甚至用不了五十年,那位宠幸王振的明英宗就会在土木堡葬送了大明最后的士气。从此后,大明的兵锋就再也没有大规模的进入过草原。

    张泰顺脸上的怒色很神奇的消失了,他重新坐下来,言笑晏晏的仿佛刚才是另一个人。

    “德华兄,那你看我大明的军制可是有什么弊端。”

    这个题目太大,而且方醒也不敢乱说,怕被那位永乐大帝给砍了脑袋,所以他就敷衍道:“华夏史册中,独有大汉和大唐以强亡。”

    这一点张泰顺是认可的,所以他的眼神有些炙热的看着方醒,把他看得有些毛骨悚然。

    “咳咳!”方醒干咳道:“有宋一朝,军士地位可谓是历代最低,可你知道宋朝为何还能坚持那么久吗?”

    张泰顺有些懵懂的说道:“大概是因为文治出众吧。”

    宋朝的文治确实是‘出众‘,直接是和士大夫共天下。

    方醒斜睨了张泰顺一眼,指着他说道:“你不老实。”

    张泰顺喊冤道:“德华兄,小弟确实是是心里话啊!”

    方醒懒洋洋的说道:“宋朝不过是仗着开海的好处,国库充盈,所以才能在没有长城的保护下,并且军士地位低下的不利环境下,坚持到了南宋,甚至南宋还差点就把蒙古人给拖死了。”

    “这就是有钱的好处啊!可我大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