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章 倔强的小子
    还是北平的那套大院里。

    “程师傅,为何他会把粮食和钱放在首位呢?我朝自太祖开辟以来,吏治才是核心啊!”

    程师傅有些迷茫的说道:“钱粮是历朝的重中之重,可史家认为,吏治才是崩溃的开始,昏君更是……,那位方德华……哎!”

    ……

    “夫君,那位张公子是哪家的?”

    自从婚后,张淑慧的笑容就越来越多,而且脸蛋也是白里透红,让灯下的方醒有些蠢蠢欲动。

    夜晚很无聊,小白在打瞌睡,张淑慧在做荷包。荷包上的那一对鸳鸯已经有一只了。

    方醒无所谓的说道:“大概是被关得太久了的一个毛头小子,连螃蟹都不认识。”

    张淑慧哦了一声,眼中有些慎重。

    “睡觉,睡觉。”

    方醒一把抢过荷包,然后把灯一吹,就抱着张淑慧进了卧室。

    张淑慧有些羞涩的低呼道:“小白在呢。”

    “那个黄毛丫头,咱不管她。”

    ……

    “额额额!”

    “该死的公鸡,今天就把你们给剁吧剁吧吃了!”

    床上的肢体交缠,张淑慧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然后就看到了方醒正目光炯炯的盯着她。

    “我去……跑步了。”

    方醒以极大的毅力下了床,然后在小白的伺候下洗脸漱口。

    “少爷,这个牙刷可真好用。”

    小白也跟着刷牙,满嘴的泡泡,看着多了些可爱。

    方醒用力的漱口,哗啦啦的一阵后,把水吐在了花坛里,然后精神抖擞的开始在院子里跑操。

    “一二一,一二一……”

    健身完毕,方醒弄出一把唐刀来,可惜舞了几下毫无感觉,只得随手丢给了小白。

    “小白,努力的练吧,到时候少爷我就要靠你保护了。”

    方醒厚颜无耻的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吃着蛋糕,和刚到的辛老七会和后,两人开始了例行的巡视。

    清晨的方家庄里有些冷寂,田里的事已经不多了。

    沿着中轴线踱步,方醒满意的看到了那片炊烟渺渺。

    自从方醒出粮换工后,方家庄的人也舍得吃早餐了。

    这年头大部分人是不吃早餐的,就算是干体力活的,最多也就是喝点稀粥,一泡尿就完事的东西。

    方醒就像是个巡视自己领地的领主,看到那些鼻涕娃端着和自己脑袋差不多大的碗,蹲在门口狼吞虎咽的吃着面疙瘩或面条,心中的成就感就别提有多高了。

    “少爷,吃了吗?”

    “少爷,来我家吃点吧,我家做了面条。”

    “少爷,这沟渠都整的差不多了,咱们还有活干吗?”

    方醒挥挥手说道:“扯淡!庄子上的那些角落还没打扫干净呢,都继续给本少爷当牛做马去,别想轻省!”

    “哈哈哈哈!”

    一群壮汉们在外面笑的很憨厚,连家里养的狗都跟着狂吠起来。

    庄户们都和方家签了契的,子子孙孙都是方家的人。现在的这个主家心肠好,也舍得给庄户们吃食,所以大家都觉得这日子是越来越好过了。

    “那是谁家?”

    庄户们都集中住在庄子的西边,四十多家,看着有些规模。

    可就在最边上,有一家居然没有炊烟。

    “少爷,这是马家,孤儿寡母的,前年从南方逃荒过来,管家看着不落忍,就让他们母子在庄子里住下了。”

    辛老七看来对庄子上的事情了如指掌。

    方醒皱眉道:“莫不是那个儿子是个好吃懒做的?不然怎么没开伙?”

    辛老七摇头道:“不是,那个马苏才十五岁,据说是个读书人,所以她娘不许他干活,只是每日读书。”

    “啧!那他们靠什么过活?”方醒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辛老七嘿笑道:“那个刘氏手巧,经常做些针线到城里去卖,倒也养活了儿子。”

    “君子坦荡荡。”

    就在主仆两人在说着这家人的时候,柴门开了,一个穿着有补丁的青衫少年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本书,看那书被磨损的模样,多半是倒背如流了。

    少年的肤色有些苍白,可脸上全是倔强之意,正顶着方醒看。

    方醒干咳道:“那个马苏是吧?”

    少年躬身道:“正是小子,多谢方公子对我母子的关照。”

    哟!小子挺聪明的嘛!

    方醒欣赏的说道:“小马啊!哦不,马苏,可有去科考的打算?”

    这对母子只是客居在方家庄,不算是贱籍,可以去参加科举。

    马苏仰头,自信的说道:“小子自然是要去的,且待明年吧。”

    方醒有些懵了,这年头的孩子都这么懂事吗?

    方醒看了一眼里面,就看到一个中年女人正依在门边,有些担忧的看着这里。

    木屋,在这里木屋冬天很难熬,所以方醒说道:“粮食够吃吗?”

    哪怕是客居的人,方醒也觉得自己有必要关心一下。

    马苏警惕的看了方醒一眼,说道:“多谢方公子的关心,够吃。”

    罢了,一对孤儿寡母的,看到外人就像是惊弓之鸟,方醒也不跟他计较,只是对身后的辛老七说道:“回头让管家安排一下,把马苏安排进清扫的人里。”

    “不要!”

    方醒一愣,回身看着一脸倔强的马苏,就皱眉说道:“难道你是觉得自己不屑和那些庄户为伍?还是说你觉得书中自有千钟粟!”

    马苏的脖子一梗,“贫者不受嗟来之食!”

    方醒深呼吸了一口,喝道:“高堂在上,你还有心思拽文?先把自家的老娘养了再说!”

    “读书都读傻了!”

    方醒气呼呼的走了,刘氏担心的走过来,看着自己儿子眼中的倔强,低声道:“苏儿,莫要在意,方公子是好人。”

    是啊,方醒自从醒来之后,‘德政’也是不少,满庄子的人都在庆幸自己跟对了主家。

    辛老七看到方醒生气了,就傻笑道:“少爷,管家当时让这小子签契,可他死活都不乐意呢!”

    方醒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没好气的说道:“人家这是志存高远,当然不会卖身。”

    回到家里,没多久挂在大门外的钟就敲响了,这是在召唤那些庄户来清理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