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9章 读书人挖坑

第19章 读书人挖坑

 热门推荐:
    随着方醒的决定,方家庄里呼儿唤女的,吃饭的地方也打起了火把,那些孩子们都在围着大灶边上转悠,趁着花娘不注意的时候,就赶紧伸手去揪一点油饼下来。

    “作孽哦!那么好的吃食,少爷真是读书读傻了!”

    花娘一边唠叨,一边装作没有看到那些孩子们的小动作,只是招呼人拿碗打汤。

    肉汤滚烫,而且里面还有些红辣椒,轻轻的一口下去,顿时觉得浑身都在发热,舒坦极了。

    而且每人的碗里居然还能找到一块肥肉,这真是意外之喜啊!

    吃着油饼,喝着肉汤,在火把的照耀下,方醒这个少爷的名声算是彻底的起来了。

    ……

    整个方家庄都是一夜好睡,第二天早上,正在吃早餐的方醒看到了进来的辛老七。

    “回来了?”

    方醒有些意外的问道。

    辛老七低头道:“少爷,我们昨晚就回来了,不过有点晚,马苏在外面给您磕了头才回去的。”

    “磕什么头啊!”

    方醒嘴里说着,可心里却美滋滋的。

    这才是尊师重道啊!

    正说着,门口小白进来了,“少爷,马苏来了。”

    马苏神态有些疲倦的走了进来,先是躬身问候师父师母,然后才说自己考试的情况。

    方醒摆手道:“这些都不用多说,该你中你就中。”

    马苏拿出自己昨晚默写出来的试卷内容递给了方醒,满心期待着方醒能给出意见。

    方醒看都没看,直接说道:“八股是桎梏,而科举只是改变出身的一种工具,千万别以为这些东西能在你以后的生活和工作中起到什么作用。”

    这是教导,所以马苏立即就低头应诺。

    方醒说完教导的话后,接着就喜滋滋的对小白说道:“去,告诉少夫人,就说今天咱们继续挖坑,不过每人多发一枚鸡蛋。”

    这是在为马苏考试回来庆贺,不待马苏惶恐,方醒就拉着他去了挖坑的地方。

    一路上都能看到那些农户在挑着挖出来的土回去,方醒问道:“马苏,你知道这些土拿回去能干嘛吗?”

    马苏摇摇头,有些茫然的说道:“老师,我不知道。”

    方醒摇头轻叹道:“你不可坐井观天,千万别学那些腐儒,如果你成了那种不分五谷的家伙,我第一件事就是把你逐出师门,明白了吗?”

    方醒对儒家的意见很大,哪怕他也是受益者同样不改初衷。

    马苏低头受教,方醒却指指前面说道:“你也去,不要你去挖坑,可把洞壁敲实,敲平总没问题吧!”

    “是,老师。”

    马苏很乖巧的脱去了外裳,从辛老七的手中接过一把木锤就下到了坑底。

    坑底的是两个大汉,有些瘦小的马苏下去后引起了一阵惊奇。要知道,自从马苏拜师方醒后,这些庄户都觉得这小子走大运了。

    庄户们的心思很简单,可有时也会有些恶作剧似的的发泄,于是马苏就倒霉了。

    方醒走到坑边,看着底下的马苏一脸倔强的用木锤捶打着平铺在坑壁上的木板,面无表情的对方杰伦说道:“不许帮他,别人怎么干的,他就怎么干!”

    方杰伦老脸微颤的说道:“可是少爷,马苏只是个书生啊!”

    这年头的书生几乎都代表着手无缚鸡之力的意思,张嘴就是之乎者也。

    方醒拍拍手,望着渐渐火辣的日头,摇头道:“玉不琢不成器,而且我也不希望他以后当官还得要靠着师爷才能做事。”

    “给我看紧了。”

    交代完毕后,方醒就回了主院。

    张淑慧正在张罗着晚上的宴席,虽然方醒的嘴很硬,可却私下布置了庆贺的方式。

    “夫君,每人一枚鸡蛋,这可是大手笔啊!”

    这年头鸡蛋可是奢侈品,农家要孵蛋,或是拿去集市上出售,换取一点钱买些家用。

    方醒不以为然的说道:“等青储饲料建好后,让农户们都养鸡,每家都养。”

    至于仓库里的那些玉米,方醒有些忌惮,他担心这个玩意会引发别人的觊觎。

    还有红薯,这玩意随便找块地就能种下,红薯藤还能喂猪。

    只是目前方醒一样都不敢拿出来尝试,至少在他有安全感之前不敢。

    马苏在坑底干活,边上的两个大汉一边阴阳怪气的说着话,一边把最难敲打的地方让给他。

    “噗噗噗!”

    敲打在继续,很快,马苏就觉得手心一阵疼痛,他知道,这是起泡了。

    “五谷不分的腐儒!”

    想起老师的话,马苏咬着牙,用力的拍打着坑壁,直到午饭。

    今天的午饭很丰盛,居然有面条。

    花娘凶神恶煞的让那些人去洗手,免得弄脏了碗筷。

    “还有肉汤啊!”

    那股肉香一飘出去,所有人都吸溜着口水,排着队等待着食物。

    一大碗面条浇上肉汤,再浇上一点油辣子,庄户们都吃的呼啦呼啦的。

    马苏不想要辣椒,可监工的方杰伦却面色古怪的说道:“小马,少爷说了,你必须要吃辣椒。”

    伟人说过,不辣不那个啥的,方醒深以为然,所以就想培养一下自己弟子的口味。

    马苏的手心已经别磨破了,他颤颤巍巍的端着大碗蹲到了边上,看着那碗里冒出来的热气,眼睛有些发红。

    不过这年头老师就是天,他让你干嘛你就得干嘛。

    吃完面条,休息半个时辰,这是方醒的规矩。

    马苏把碗还回去,正有些神伤的时候,张淑慧来了,那些庄户们都低下了头。

    “你这个孩子,怎么那么不小心的。”

    张淑慧让马苏张开双手,看着那些被磨破的血泡,不禁皱眉说道。

    “师母。”

    马苏的眼睛更红了,他把头撇到一边去,不让张淑慧看到自己的窘态。

    “哎!你师父是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不过总是为了你好吧。”

    张淑慧一边唠叨着,一边用一种紫色的药水给他的手心消毒,最后才是敷上了药膏。

    “经不起就别硬撑啊!师母帮你说去。”

    马苏梗着脖子说道:“不,师母,我能行。”

    一个上午,马苏就经历了许多,他在这些庄户中间,就像是一个异类,而异类往往是要被排挤的。

    半个时辰后,不用人叫,庄户们就自觉的拿起工具继续开干,而马苏就在其中,沉默的下到了坑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