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章 翻脸
    方醒不搭腔,让几个男子都有些不爽,儒衫男子合上折扇,有些恼怒的说道:“马同学在哪?哎!问你呢!”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种环境内,能出几个成材的学生?

    方醒觉得有些悲哀,大明朝以后就靠着这帮子人统治,那玩完不是迟早的事吗?

    华夏自古以来,除了秦朝之外,几乎所有的朝代都是皇权不下乡。

    而掌控管理着那些乡村的就是这些所谓的乡绅。

    他们有功名在身,所以在和庶民的争斗中能轻易的占据上风,最后把底层的田亩都聚集在自己的手里,最后就导致了大量的失地农户去租赁他们的土地耕种。

    而最关键的是,他们坐拥各种聚财生产资料,却堂而皇之的不纳税。

    大明朝其实就是毁在了他们的手中!

    方醒摇摇头,转身就往里走。

    “少爷!”

    辛老七想问方醒怎么处理这帮子学生。

    方醒摆摆手,不停步的说道:“赶出去!”

    尼玛!这上门套关系还套出优越感来了,一帮子读书读到只知道四书五经和钱财的傻缺!

    “大胆!”

    儒衫男子气急道:“你信不信,我递一张二指宽的条子进去,就能让你家破人亡!”

    方醒闻言就笑了,他看到了马苏正一脸怒色的冲过来,就笑道:“你们读了一肚子的圣贤书,难道就是学到了这些?”

    “家破人亡!”

    方醒负手而立,觉得自己已经看穿了历史的迷雾。

    “都滚吧!别脏了我的地!”

    方醒走了,把那几个读书人给气得浑身打颤就走了。

    “狂徒!”

    “诸位兄长勿优,小弟在里面有人呢!”

    “马同学,你来的正好,刚才这位可是你的家人?得好好地管教一二啊!”

    这里的家人不是指亲人,而是泛指奴仆。

    儒衫男子露出了得体的微笑说道:“马同学,我等今日来为你道贺,可愚兄在这里要提醒你一些事宜……”

    一脸的推心置腹,儒衫男子以前辈的身份说道:“马同学,咱们可是秀才,此后当是以耕读为重,可也要管教好家人啊!不然大宗师那里可不好交代,你听我说,前年就有这么一位秀才……”

    马苏板着脸,挥手打断了他的话,朝着方醒的背影一揖到地,然后起身说道:“诸位贤达,我马苏不过是中人之姿,如不是恩师教导,何来我马苏的今日!”

    瞬间几个男子的表情都呆滞了,半饷儒衫男子才指着进了内院的方醒问道:“马同学,你说那是你的……”

    “正是我的恩师!”

    马苏皱眉看着这几人说道。

    “嗤!”

    这个答案太令人震惊了,因为方醒穿衣服喜欢自在,所以在庄子里从来都是什么舒服穿什么,导致外人很难辨别出他的身份来。

    儒衫男子知道自己等人今天把人得罪惨了,急忙就补救道:“马同学,县学的张教谕可在等着你呢!”

    这话看来很是不相干,而且还有提醒马苏的意思,可暗地里却是在质疑着方醒的身份。

    我可是提醒你了,别被你的那位‘恩师’给骗了。

    这时候的读书人都讲究一个师承,等你入朝为官后,这些关系就是联系大家的一张网,能守护相助的一张大网。

    你马苏总不可能为了一个乡野村夫就不要这张网了吧?

    儒衫男子觉得自己真是太睿智了,一句话里就暗含着几层意思,相信以马苏的聪颖,肯定会做出最好的选择。

    马苏作揖道:“多谢各位,至于张教谕那里,我明日自然会去。”

    这话有些赶人的意思,让几个男子都有些不服气,其中那个两鬓斑白的男子喝问道:“马同学,敢问尊师何人?”

    这是要盘底子,如果方醒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那么就算是今天翻脸了,传出去也是马苏的不是。

    大家来为你道贺,然后发现这位‘恩师’有些蹊跷,于是就提醒你,可你丫的居然不领情!

    马苏拂袖冷道:“恩师名讳上方下醒。”

    “方醒?是谁?”

    几个年轻的学生都有些懵懂,只有那个两鬓斑白的男子在回忆着这个有些熟悉的名字。

    马苏拱手道:“各位,今日不凑巧,得罪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让这几人不禁为之一梗。

    卧槽!你马苏居然说翻脸就翻脸,真当自己是天才啊!

    至于方醒,那是谁?

    “诸位,看来我们今日来的不是时候啊!讨了主人家的嫌,那还等什么?”

    有人就不忿的建议大家马上闪人。

    儒衫男子心中有些遗憾,想起方醒刚才有些痴傻的表现,就冷笑道:“我们走,惠丰楼,今天我请客!”

    辛老七刚才是怕得罪了读书人,给方醒惹祸,所以一直在忍让,这时候知道了方醒的态度后,他当然不会客气。

    “一群读书读傻了的那个啥烂儒,赶紧滚蛋!别耽误了我冲洗地板。”

    尼玛!这是嫌我们站过的地方脏吗?

    真真的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就在几个秀才准备开喷时,儒衫男子却看到辛老七正一脸不怀好意的拔出了半截唐刀,顿时就是一个激灵。

    那半截刀锋在阳光下反射着利芒,让人相信这绝壁是一把好刀。

    儒衫男子不敢去赌辛老七的下一步动作,所以只得恨恨的带人走了。

    一行人骂骂咧咧的走大门,看着那些庄户们在外面围成了一圈,而那些媳妇们正在做饭,热闹的不行。

    “乡野匹夫!不知所谓!”

    “等回了城里,大家先去张教谕那里一趟!”

    这是要给马苏上眼药了。

    一行人走出了方家庄,几辆马车正等待着。

    正当大家准备上车时,那个两鬓斑白的男子突然喊道:“坏了!”

    “什么坏了?”

    中年男子一拍自己的大腿,面露懊恼之色:“那个方醒可是我等的前辈啊!”

    “什么前辈?你莫不是昏头了吧?”

    儒衫男子本就有些城府,可也经不起一再的丢脸,于是就冷着脸喝道。

    “赶紧上车,咱们趁早进城!”

    “这里臭死了!赶紧走吧!”

    没人愿意继续呆在这里吹风,可是大家却看到中年男子的脸上越来越难看了。

    “那位当年少年中举!”

    “当年他在我北平府可是有着天才的名声,名噪一时啊!”

    “如果不是因为方鸿渐丢官连累了他,我等此时应该是来恭贺他高中进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