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章 被人盯上了
    书房里气氛有些紧,马苏正一脸忐忑的看着方醒,怕他发脾气。

    方醒手里拿着一本数学教材,眼皮子一挑:“你觉得为师不近人情吗?”

    “不!”

    马苏紧张的解释道:“老师,您对我恩重如山,我如何敢做如是想啊!”

    如果没有方醒在经济上的帮助,马苏估计都得饿着肚子去考试,更遑论还有一应齐全的考具。

    而且方醒的笔记给了马苏更大的帮助。学霸的学习笔记为什么值钱?就是因为里面的思路。

    从马苏去考试,到他考中秀才,一直都是方醒在操持着一切,所以说是恩重如山真不为过。

    方醒点头,欣慰的说道:“这几人我看过,都是眼高于顶,他们这是看着你年轻,想着先来套套关系。你自己要斟酌,良师益友很重要,可一些虚伪的应酬同样重要。”

    马苏点头道:“是,不过这几个人平时对我和那些寒门子弟都比较轻视,这等小人,我再不会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方醒笑道:“我们做人要有底线,可也不能去做道德的洁癖者,那样会让你寸步难行,所以以后你还得学会和人打交道,只要记住敷衍二字即可。”

    马苏从无人问津到万众瞩目,心中也是走过了一段艰难的历程,而方醒的及时敲打让他也暗自警醒,把那些飘飘然都放到了一边。

    “去吧,该放松的时候就放松,先让辛老七送你去拜见教谕,然后回来再庆功。”

    马苏一怔,他觉得方醒作为老师,应该会排斥自己的教谕,可没想到方醒居然第一时间要自己去见教谕。

    这……

    方醒哪会不知道这个家伙的想法,他笑骂道:“老子可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赶紧滚蛋!”

    马苏赫然出门,由辛老七赶车送他出去,一路上那些庄户们都在嚷着秀才公,与有荣焉的气氛让他心中一动。

    卖化妆盒的事一直是由方杰伦单独接手,近日方家庄的花销不小,所以他干脆就跟着马苏一起进城,准备再卖两个盒子。

    方家庄离北平城只有七八公里的距离,还没到午饭时间,三人就进了城,约好最后的集合点后,方杰伦和辛老七就和马苏分开了。

    北平府是朱棣的龙兴之地,所以得到了不少关照。走在繁茂的大街上的不但有汉人,同样也有不少外族人。

    方杰伦背着个包袱,当先走进了一家首饰店。

    “赵老板,久违了。”

    坐在柜台后面的中年男子闻言抬头,不禁喜道:“方大哥,我可是等你的货都要等疯了!”

    自从方杰伦卖了两个化妆盒给这位赵老板后,很快就由他出手转卖给了两位贵妇,结果好评如潮。

    虽然多数权贵都跟着朱棣去了应天府,可留在北平的依然不少,大家平时当然也会开开趴体酒会什么的,于是那个化妆盒就出名了。

    你想想那个场面:当一群贵妇人坐在一起,聊着各种话题的时候,一位贵妇人拿出化妆盒来补妆。当那面小巧的玻璃镜反射出耀眼的光芒,把人照的纤毫毕现时,羡慕嫉妒恨就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于是这位赵老板的首饰店就接到了许多订单,可方杰伦在卖出两个后就收手了,让赵老板都想扎个小人来诅咒这个不肯大批量给货的家伙。

    香茶奉上,点心摆好,赵老板堆笑道:“方大哥,今儿可有货?”

    方杰伦坐在椅子上,身后就是持刀而立的辛老七,他解开包袱说道:“赵老板,这种化妆盒是外洋的物件,很难弄到手,所以今天我这里就只有两个。”

    “哎呀!不能多进一点吗?”

    赵老板一边抱怨,一边检查着化妆盒,当他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不禁跺脚道:“方大哥,现在这个东西可是出名了,你有多少我都能要啊!”

    方杰伦不为所动的说道:“抱歉,海上风浪大,为了这两个盒子,代价太大了。”

    顺利的交割银钱后,辛老七背着银子,紧张的走出了首饰店。

    方杰伦也有些担心,直到在城门那里会和了马苏之后,这才把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托永乐皇帝的福,近些年蒙古人也不大敢进入长城来抢掠了,所以城外的治安还是相当不错。

    “小马,今日可顺利?”

    方杰伦眯眼看着外面,和马苏聊着那些读书人的话题,直到辛老七喊了一声。

    “管家,后面有人盯着我们呢!”

    嗯?

    方杰伦掀开车帘,果然看到后面远远的吊着一马一人。

    这是在踩盘子还是……

    方杰伦的脑海中瞬间就想到了各种可能,他皱眉道:“辛老七,咱们绕个道。”

    马苏有些紧张,当马车绕到了一条人迹罕至的小路后,那人还紧紧的跟着时,就更紧张了。

    “管家,那家伙越跟越近了!”

    辛老七已经跳下了车辕,警惕的看着后方。

    方杰伦有些懵了,他知道,这是要动手的前兆。

    怎么办?

    正当方杰伦想着对策的时候,马苏却咬牙道:“方管家,我老师说过了,狭路相逢勇者胜!动手吧!”

    方醒当时是用这句话来鼓励马苏好好考试。科举就是独木桥,可今天这个情况比独木桥更加的危险。

    ……

    回到方家庄,三人第一时间就去找到了方醒。

    “少爷,我伤人了。”

    辛老七拿出一个布袋子,有些惶恐的请罪。

    布袋子的外面都被鲜血染红了,方醒皱眉道:“怎么回事?”

    “少爷,今天我们回来的时候,有人一路跟着,最后……辛老七一刀就斩断了对方的手,然后那人就骑着马跑了。”

    “是吗?”

    方醒摩挲着下巴,说道:“今天去卖化妆盒就管家和我知道,看来这是有人在蹲点啊!”

    化妆盒代表的利益不只是银钱,还有那条所谓‘外洋’的门路,一旦掌握了这条线,那么以后想不发财都难啊!

    是谁呢?

    方醒看到三人的表情都有些惊慌,就笑道:“别管他,马上就到时间了,咱们先去吃饭。”

    当晚的流水席很是热闹,最后以马苏被灌醉为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