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6章 以身为饵
    “我不许你去!”

    张淑慧握住方醒的手,说什么都不放开。

    方醒苦笑着说道:“殊惠,难道你就想我们坐在家里等死吗?”

    张淑慧咬着下唇,眼中水光盈盈:“不!”

    “那不就结了吗?”

    方醒把弓弩装进了布袋里,就准备起身,可却被张淑慧被抱住了。

    耳边的话语带着绝望和迟疑,可最终还是转为了坚定。

    “夫君,要不我…我就回去,找…我的嫂子。”

    自从方醒来到这里之后,由于不想去触碰张淑慧被除族的伤疤,所以他从未问过她的娘家。

    可今天的张淑慧突然就提到了她的嫂子,看来……

    感觉到方醒的身体有些僵硬,张淑慧急忙说道:“夫君,不是你想的那样,当时是我大哥不在北平,而我嫂子摄于皇上的威严,这才不许我……”

    方醒的身体一松,转身抱住张淑慧,轻笑道:“殊惠,我是你的丈夫,一丈之内,我就要负责你的生活和安危,而且你想看着自己的丈夫从此变成一个懦弱的家伙吗?”

    方醒走了,小白被他身上的气势震住了,急忙就冲进了卧室,结果却看到张淑慧正失魂落魄的坐在床上,而她的手中还捏着一把剪刀。

    看到小白进来,张淑慧的眼神活动了一下,然后淡淡的道:“小白,今天你也准备一下吧。”

    小白傻傻的问道:“准备什么?”

    “剪刀还是刀子,随便你,要绳子也行。”

    “我们就在这里等着,等到天亮。”

    走到大院里,方醒看到了管家,也看到了辛老七。最让他意外的是,马苏居然也在,而且手里还拿着一把砍柴刀。

    “你们这是干什么?”

    方醒看着方杰伦手中的木制长矛,有些哭笑不得的问道。

    方杰伦的表情有些狰狞,他挥舞了一下长矛,恶狠狠的说道:“少爷,谁要想动你,就得先问问我的长矛!”

    而马苏没说话,只是握着柴刀的手青筋毕露。

    “都回去吧,有我和辛老七就够了。”

    这两人一个是四十五岁,可在这个年代已经算是老朽了;而另一个则是未成年,武力值低下到令人感动。

    马苏不为所动,这孩子眼中的坚定让方醒的心中一颤,最后他只得对方杰伦说道:“管家,家里需要你坐镇,必要时还得靠你护住那些妇孺,你,留下!”

    最后方醒用为他脱籍相威胁,这才摆脱了方杰伦。

    沉默的上了马车,马苏看着方醒正把一个小巧的,圆圆的东西绑在弓弩的上方,和那个同样是圆圆的东西并在一起,就打破了沉默。

    “老师,您为何不报官?”

    这个问题让方醒有些愕然,他用力的扎紧细绳,对着车里打开了那个小电筒。

    一道白光就从手电筒里聚光出来,把马苏吓了一跳。

    “别说出去。”

    方醒调整了几次手电筒的位置,最后才满意的拿出了弩箭。

    看到方醒不回答自己的问题,马苏倔强的继续问道:“老师,您为何不报官?”

    “嘿!你这个单纯的小子!”

    方醒又气又笑的说道:“那人是顺天府推官常耀的走狗,推官是干什么的,难道你不知道?”

    马苏一愣,旋即就涨红着脸说道:“可是老师,就算是常耀不法,可不是还有他的上官吗?”

    哎哟!这个牛心古怪的小子,真是让人头痛啊!

    方醒先拿出红外望远镜查看了一下四周,这才摆出一副布道者的姿态说道:“马苏,这个世界不是你所想象的那么美好,我们假设一下,如果报官,肯定首先会在常耀的手里,对不对?”

    马苏点头,因为方家庄离府衙近,就算是报到顺Y县衙去,凭着常耀的手眼,最终肯定会被返回到顺天府。

    看到马苏点头,方醒才说道:“落到常耀的手里,你肯定以为他不敢下黑手是吧?”

    马苏看来这几天没少去查看这方面的资料,所以他笃定的说道:“是的,老师,推官的上面还有几层,一旦常耀枉法,我们还可以往上告,我就不信顺天府的官员都是一丘之貉!”

    方醒被气得差点就想打人了,最后还是没忍住,拍了马苏一巴掌,然后才低喝道:“官场上人是什么样的,你知道吗?”

    马苏点头又摇头,对于这个从小就被自己的母亲保护的很好的大孩子,他真是不知道啊!

    方醒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放缓了语气说道:“官场上讲究的是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要对方没有侵犯自己的利益,那么什么上官都会对某些事情视而不见,而且还会把这些事情记在心里,等到需要的时候,就拿出来,或是威胁,或是利益交换……”

    说到这里,方醒语重心长的说道“而在所有的可能中,唯独没有义愤填膺,也没有嫉恶如仇。”

    看到马苏垂下了脑袋,方醒叹道:“因为那种人不适合官场,还没等他们升官,就已经被排斥了。”

    方醒此刻想到了海瑞,这位号称是大明神剑的家伙,如果不是那道著名的、痛骂嘉靖皇帝的奏疏让他声名大噪的话,那么这家伙早就不知道被埋在哪了。

    海瑞在下层民众中的名声很好,连嘉靖皇帝都不敢动他。而且那些利益集团更乐意留下海瑞,有他在,就活生生的证明了皇帝是废物,皇帝是累赘,大家还是让皇帝洗洗睡吧。

    至于大明的江山,当然是只有我等众正盈朝的‘君子’们才能掌控。

    马车里又沉默下来,马苏在想着刚才方醒的话。渐渐的,他觉得热血在奔涌,他想呼喊,想去京城问问皇帝。

    为什么会这样?!

    “咔嚓!”

    轻微的响声让马苏的热血冷了下来,他这才想起,自己和老师此刻正准备干一桩违法的大事。

    马苏看到方醒拿出来一个手电筒,可这个手电筒看着有些邪恶。

    “这是防身用的,遇到危险的时候,你直接打开这个开关。”

    方醒手把手的教着马苏,他可不想自己的学生今晚死在外面。

    “记住,一定要抵在敌人的身上,不许松开!”

    方醒把电棍交给马苏,接着用红外望远镜看了看外面,脸上就有些发紧。

    “辛老七,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