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9章 秦孟学死了
    北平城的街道在前段时间拓宽过了,方醒三人把牛车寄存在车马店里,就施施然的去吃早餐。

    北方喜好的是面食,南人喜欢米饭,这其实和人的喜好没多大的关系,只是因为北方目前不大适合种植水稻而已。

    叫了三碗面条,还要了几个煮鸡蛋,辛老七就从包袱中拿出了一瓶辣椒酱。

    “七哥,给我多点。”

    马苏现在已经喜欢上了辣椒,特别是吃面的时候。

    方醒看着一瓶油辣椒被两人给倒去不少,不禁笑道:“别抢,家里多着呢。”

    在那后来发现的国内仓库中,这种辣椒酱几乎能吃到方醒的重孙辈都吃不完。

    而且方家庄里种植的辣椒都出苗了,以后更不会断绝供应。

    别人吃面都是一个味道,可方醒这一桌却看着不大一样,所以就有人嚷道:“店家,凭什么给我的面条那么淡!”

    这时候的调味品,也就是传说中的香料很贵,所以这种面馆里的味道实在是有些寡淡无味。

    里面正在煮面的老板吆喝道:“那是客人自己的调料,你自己加点酱油吧。”

    这时候已经有酱油了,只是老板不大舍得,只是让伙计给他加了一点。

    伙计刻意的路过方醒的身边,他的鼻子一抽,再看看那红色的面汤,心中就有些计较。

    等吃完面后,马苏去结账,这是方醒要求的。

    “要见识民间的各种生活,不但要见识,而且还要去体验。”

    老板没有接马苏递来的铜钱,而且堆笑道:“敢问客官,不知那种酱料是在哪购进的?”

    马苏一听就乐了,只是想起方醒的交代,就说道:“那是自家做的。”

    老板一听这话,再看看马苏的穿着,就低声道:“小店愿意出钱购买这种酱料的配方,还请客官出个价钱。”

    马苏回身,看到方醒正鼓励的看着他,就说道:“报歉得很,这东西很珍贵,我家也剩下不多了,等以后有机会吧!”

    把铜钱排在油渍的桌子上,马苏就昂首跟着方醒出了面馆。

    出了面馆,辛老七带路,三人就去了北城。

    慢悠悠的闲逛着,马苏被方醒驱赶着去问各种东西的价格,看好的东西还买了一堆,准备回去当礼物。

    等到了中午时,三人已经走到了北城的一家餐馆外面。

    “少爷,就是这家。”

    方醒点点头,当先就上了二楼。

    “客官,请问想用些什么?小店今日有……”

    小二噼里啪啦的报着菜名,方醒觉得比那些相声里的溜多了。

    点了菜,还要了一壶酒,方醒就给了辛老七一个眼色。

    “我去一趟茅厕。”

    辛老七这货也不会说什么更衣,从包袱里拿出一个小瓶子,然后就出去了。

    “是酒?”

    马苏闻到了那个小瓶子里散发出的味道,很香。

    方醒看着有些馋的马苏,就笑道:“你还小,酒要少喝,不然你的肝脏迟早会出问题。”

    等菜上来之后,马苏看到辛老七还是没回来,可方醒却一点都不意外。

    “老师……”

    方醒虽然只大马苏几岁,可在马苏的眼中,他就是自己的老师、兄长、甚至还是……

    方醒把嘴里的鸭肉吞进去,才慢悠悠的说道:“辛老七是出去有事,晚点你就知道了。”

    马苏按捺住好奇心,一直等到了快吃完饭,才看到辛老七走进来。

    “少爷,成了。”

    辛老七一脸的兴奋,这货自从昨晚干掉一个敌人后,就变得有些嗜血了。

    方醒指指桌子上的菜:“赶紧吃吧,吃完我们就回家。”

    辛老七也不讲究,直接把几个菜拢在一个大碗里,就着这些菜吃了五张大饼,最后把羊肉汤都喝了个干净。

    走在二楼的楼道里,马苏听到里面的房间传来了一阵兴奋的叫喊。

    “来来来,今儿有好酒,我秦孟学一挑三。”

    马苏的眸子一缩,就看向了方醒。

    “我们走!”

    方醒表情如常的走下了楼梯。

    一个多时辰后,二楼的包间里走出几个男子,都是面红如关公,醉眼朦胧的。

    “老秦,我怎么感觉眼睛有点花呢?”

    “呃!”

    秦孟学打个酒嗝,浪笑道:“晚点去小楠子那里,千万别找错了地方啊!哈哈哈哈!”

    几个男子勾肩搭背的,在大家的侧目下,走向了对面的那家青楼。

    “大中午的就去青楼,真是世风日下啊!”

    有个正在吃饭的老学究看到后,不禁痛心疾首的说着目前世风的败坏。

    夜幕降临,青楼里突然传出来一声尖叫,声音尖利,带着惊惶。

    “来人啊!有人马上风了!”

    ……

    秋季,方家庄的农户们都背着背篓去了山上,准备采些山野特产。

    方醒就坐在前院的躺椅上,对面摆着一张桌子,马苏正在解答题目。

    “老师,您说我们的脚下就是一个大球,而去还在不停的旋转,可我们为什么没有飘出去呢?”

    马苏有些困惑的问道。

    方醒把小茶壶送到嘴边,美滋滋的喝了一口,然后说道:“我们假设脚下的是一个大球,那么太阳和月亮当然也是一样,对不对?”

    马苏点头,心中有些迷漫。

    方醒轻笑道:“日出日落,白天太阳,晚上月亮,如果不旋转,那么我们岂不是永远都被太阳晒着?”

    “也对哦!”

    马苏不是笨蛋,可他从束发读书以来,接受的知识都是比较传统的,而拜师方醒后,一个全新的世界已经展露在他的眼前。

    “等你有机会去海上看看,在海平面上,当一艘船出现时,首先看到的必然是桅杆。如果我们的脚下不是大球,而是天圆地方,那为什么不是同时看到整艘船呢?”

    “至于为什么没有飘出去,你看看树上的果子,当果子成熟以后,为什么会往地上掉,而不是往上飘,或是原地不动呢?”

    看着陷入到冥思苦想中的马苏,方醒不厚道的笑了。他不愿意填鸭似的,把那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知识传授给自己的学生,而是更喜欢用启发式的的方法,让他们自己去发现,自己去探索。

    “少爷。”

    一般方醒在授课时,是没人来打扰的,可今天方杰伦还是来了,而且是面色凝重的来了。

    “少爷,秦孟学死了。”

    马苏的身体一震,而方醒则是懒洋洋的说道:“他死他的,关我们什么事!我不摆酒庆祝就算是厚道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