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1章 威吓失败
    顺天府衙里,两个中年男子正在不动声色的较量着。

    “常大人,不知你有何证据说方醒杀了秦孟学?如果没有的话,那本官可顾不得同僚之情,这本是上定了!”

    顺天府通判衙里,陈嘉辉端着茶杯,慢条斯理的说道。

    常耀虽然比陈嘉辉低了半级,可气势上却一点都不弱,他冷笑道:“我既然签发抓他,自然有相应的证据,倒是陈大人你万万不可因为私情而阻碍案情啊!”

    这是说陈嘉辉和方醒的父亲交情深厚,有徇私干扰常耀断案的嫌疑。

    陈嘉辉闻言就冷笑道:“徇私?可我怎么听说那个秦孟学是你常大人手下的一条狗呢?”

    常耀不屑的说道:“陈大人,这里可是顺天府,这种道听旁说的消息还是不要拿来现眼的好!”

    如果有人在边上听到这番话,大概就会觉得很奇怪。

    通判虽然只比推官高了半级,可在职权上却不是推官可比的。

    通判就有些相当于后世的副市长,有自己的分工和兼职,协助府尹(市长)的工作。

    而推官就相当于后世的法院院长,职权单一,比通判差远了。

    可陈嘉辉知道,连府尹有时候也得看在汉王的面子上,对常耀和颜悦色,哪怕汉王也许记不得自己还有常耀这个推官门人也只得如此。

    “常大人,人犯已经带到。”

    这时一个书办在门外喊了一声,一点都不忌讳这里是上官的衙门。

    常耀的眼中利芒一闪,起身道:“好,让我去看看,此等衣冠禽兽是如何考上的举人!”

    陈嘉辉冷道:“好个常大人,还没审过就给我那侄儿定罪了,好好好!我今日就看看你怎么屈打成招。哦不!我那侄儿乃是少年中举,有我盯着,常耀,只要我侄儿有什么三长两短,豁出这身官服,本官也要把你拉下马!”

    举人,在没有被学官开除学籍之前是不能动刑的,所以陈嘉辉的话让常耀的身体一僵,旋即就冷笑着出了大门。

    “大人升堂!”

    一声悠长的叫喊,常耀从后堂走了出来。

    “咚咚咚!”

    三班衙役杵着棍子在敲打着地面,并没有那种高喊威武的场景。

    方醒站在堂下眯眼看着,等常耀坐下后,他听到门外有人干咳,回头一看,原来是陈潇的父亲陈嘉辉。

    陈嘉辉给了方醒一个安慰的眼神,然后就负手而立,冷眼看着常耀的施为。

    “啪!堂下何人?”

    常耀一拍惊堂木,厉喝道,威势惊人。

    如果换在几个月前方醒刚来的那会儿的话,估计腿都被吓软了。

    可现在的方醒早就衡量过利弊,只是淡淡的道:“举人方醒。”

    常耀的气势一窒,有些被架在半空中的味道。

    门外的陈嘉辉不禁抚须点头,眼中全是赞赏之色。

    在那些话本小说里,书生面对冤屈都是大义凛然,有理有据的,可事实上大家都知道,只要是上了堂,能把话说清楚的就算是胆气过人了。

    可方醒不但吐字清楚,而且还不卑不亢,这个就比较难得了,于是围观的人都频频点头。

    方醒看着常耀,嘴角微微翘起,这是心不虚的表现。

    常耀心中恼怒,特别是有外人围观的情况下更是烦躁。他本想把人都赶走,可有陈嘉辉这尊上官在,他也不好下令,否则陈嘉辉就有理由影射他挟私报复。

    不过……常耀想起方醒不过是个书生,心中冷哼一声后,说道:“方醒,前日午时你可是去过会宾楼?”

    按照常耀办案的经验,凡是心中有鬼的,一旦问到关切处,肯定能从表情上看出些端倪来。所以他不错目的盯住了方醒,只想找到疑点和破绽。

    “是,那天中午我是去过会宾楼。”

    可方醒却让常耀失望了,他没有躲闪,就和常耀对视着回答道。

    “德华兄!”

    就在此时,外面一阵喧哗,接着陈潇就满脸油汗的跑了过来,看那气喘吁吁的样子,多半是刚得到的消息。

    看到方醒站在堂下,陈潇就一挽袖子,准备冲进去。

    “咳咳!”

    一阵干咳后,陈潇往边上一看,马上就规规矩矩的走过去,只是有些不忿的说道:“父亲,您为何不把德华兄解救出来?”

    “蠢货!”

    陈嘉辉骂了一句,然后警告道:“你给我好好的看着,别多嘴!不然回家有你的好看。”

    陈潇沮丧的低下头,可却又听到了脚步声,回头一看,原来是马苏。

    马苏同样的是气喘吁吁的,而且身上满是尘土。

    “……那本官问你,你为何要毒杀秦孟学?说!不然本官会让你知道,什么是人心如铁,官法如炉!”

    “咚咚咚!”

    三班衙役的杀威棍又开始敲击了,肃杀之气笼罩在方醒的身上,可他只是耸耸肩,似笑非笑的说道:“敢问大人,我为何要杀秦孟学?证据何在?”

    如果是普通人,那么此时常耀就可以喝令责打了,可方醒是举人,除非他去请来学官,把方醒的儒衫剥了,不然还真是不敢动手,否则他常耀就是天下读书人的公敌。

    常耀冷哼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好!本官成全你,传证人。”

    证人?

    方醒笑的很和气,在外人看来,这就是读书人的文气,一点都不紧张。

    少刻,两个男子畏畏缩缩的走了进来,跪在地上高喊大老爷。

    方醒不认识这两人,只是冷眼看着常耀问话。

    “你二人可认得他?”

    常耀指着方醒问道。

    两个男子抬头仔细看着方醒,半饷说道:“认得,大老爷,这人那天中午去了我们会宾楼吃饭,同行的还有两人。”

    常耀听罢笑道:“方醒,你还有何话说?”

    方醒无语望天,幽幽的道:“敢问大人,那位秦孟学可是和我同时在会宾楼用餐?”

    “正是!”

    常耀的眼中闪烁着猫戏老鼠的得意。

    方醒依然不慌不忙的说道:“那么按照大人的方法,那天中午在会宾楼的人都有嫌疑,为何单单拿了我来?”

    “这话在理。”

    陈潇咧嘴说道:“要是常大人今儿死在大堂上了,我等岂不是都是杀人犯了?”

    陈嘉辉喝道:“闭嘴!”可他的表情却出卖了他。

    ——说得好啊说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