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2章 我杀人了,你咬我啊!
    常耀被陈潇的话给气得半死,可他知道,众目睽睽之下,自己不好做手脚,于是他凝神说道:“那你前日进城为何?”

    这是黔驴技穷了吗?

    方醒心中大笑,“听说未来的皇城浩荡威严,于是就想去看一眼,大人,有问题吗?”

    呃!常耀很想说有问题,因为你方醒吃多了才会觉得一片乱糟糟的工地有看头,可这话他不敢说,不然连汉王都保不住他。

    “可你为何要去北城?”

    常耀觉得这是一个突破口,所以就冷笑问道。

    方醒懒洋洋的说道:“大人,难道每个人去哪都得要有理由吗?那我告诉你,那天我觉得北城的风光不错,所以想去逛逛。”

    话虽惫懒,可方醒的目光却是冷冰冰的看着常耀。

    秦孟学就是我杀的,你咬我啊!

    常耀被这个眼神给烫伤了,他抓住惊堂木就想拍下去,可最后却缓缓的放下。

    “大人,我与那秦孟学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不知道大人是听了谁的谗言,居然把我当做了杀人凶手,今日当着大家的面,还请大人还我一个公道。”

    方醒朗声说道,态度却是咄咄逼人。

    “对,一定要找到那个诬告的家伙,小爷我要活剐了他!”

    看到好友已经脱离了危险,陈潇擦去额头上的油汗,挤兑道。

    老师,你是好样的!

    马苏握紧拳头,他记住了方醒的从容,哪怕是在常耀威胁下,他依然保持着自己的仪态,并没有给敌人一点可乘之机。

    三班衙役都有些郁闷,心想大老爷今天是怎么了,居然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就抓来了方醒,现在确实有些骑虎难下了啊!

    而常耀的心中却是暗自叫苦,他本以为方醒也就是一个懦弱的书生,吓唬两下就服软了,可没想到这个书生却是讥诮着鄙夷了自己。

    是的,就是讥诮!

    方醒的眼神明明白白的表达了这个意思,而且还嚣张的暗示常耀——秦孟学就是我干掉的,有本事你就抓我啊!

    怎么办?

    当着围观见证的陈嘉辉的面,常耀有些麻爪了。

    抓起来?那常耀相信,陈嘉辉会马上去府尹那里告状,并且把消息散播出去。

    可要是不抓的话,不但是秦孟学白死了,而且自己的威信也会受到打击。

    汉王历来都是用军中的方法来管理手下,成功就是有功,失败不问理由就是罪责。常耀作为汉王门下不怎么起眼的人,一旦失败,那么……

    想到顺天府上下对自己的不满,常耀狞笑着说道:“如果我说有证据呢?”

    大堂的气氛陡然一紧,马苏的眼睛都红了,嘴唇蠕动着,就准备进去。

    “别动!少爷自有安排!”

    马苏一惊,回头就看到了辛老七。

    辛老七的身上还有些女人的香水味,马苏抽抽鼻子,不满的说道:“老师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思去找女人?”

    “别瞎说,少爷有事要我去办。”

    辛老七嘀咕着,然后就低声说道:“你放心,少爷肯定没事。”

    马苏咬牙道:“老师当然没事!不然我就……”

    堂下的方醒正玩味的看着常耀,心想难道你准备跟我玩狠的?那好,我就看你是否有这个胆子!

    “大人,学生自问平生不行恶事,今日纯属的是无妄之灾,如果大人真有证据,那我方醒束手就擒!”

    方醒的话掷地有声,让堂外的人都为之振奋。

    常耀的脸颊在颤抖着,嘴唇开合着,就想把秦孟学和方家的恩怨说出来,可一想到秦孟学背后的就是自己,他犹豫了。

    方醒笑眯眯的问道:“大人,还请明示,我等着看证据呢!”

    常耀不说话,方醒却追击道:“有道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我很想知道,是谁说我杀人的,更想知道,是谁说有我杀人的证据!”

    这话就是反击,你常耀不是说有证据吗,那就拿出来,拿不出来就是你在舞弊!拿不出来就是你常耀别有用心!

    常耀觉得自己真是倒霉透顶,两个去截杀方醒的手下居然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而秦孟学更是莫名其妙的死在青楼里,名声臭到了极点。

    此时的审讯已经是难以为续了,如果这事没有陈嘉辉掺和的话,那么常耀真敢冒险扣押方醒,然后用各种手段,屈打成招也好,躲猫猫也好,反正一句话,就是要钉死方醒。

    “常大人可在?”

    就在常耀左右为难的时候,外面走进来一个中年男子,此人手中握着折扇,笑容可掬的走进来。

    看到这人,常耀的眼中有些不甘,同时也有些庆幸。

    “常大人,在下奉命前来,想问问这个案子审得如何了。”

    来人的话很客气,可却隐含着些只有常耀和陈嘉辉知道的淡漠。

    面对此人,常耀也是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劳烦刘先生了,请转告大人,这个案子……”

    纠结,常耀此时很纠结,可在来人的注视下,他只得咬牙说道:“查无实据!”

    说完常耀就起身,拂袖道:“退堂。”

    “老师!”

    “少爷!”

    “德华兄!”

    三个身影冲过来,方醒应接不暇的举手道:“咱们先回去,我叫花娘弄一桌好菜可好?”

    花娘最近得到了方醒的不少传授,做的菜味道越来越好了,所以闻言大家都忍住激动,纷纷簇拥着方醒走出大堂。

    走到陈嘉辉的身前时,方醒躬身道:“累的叔父劳心,是小侄的错。”

    陈嘉辉抚须点头道:“德华,你此后做事要小心,不要给人捉住错处,明白吗?”

    这是父辈的教诲,方醒受教道:“是,此后小侄当小心行事。”

    两人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提到常耀,可话里警惕的却是这人。

    陈嘉辉得马上回去了,陈潇趁机说道:“父亲,我今日想去德华兄那里,为他庆祝一番。”

    陈嘉辉摆摆手,边走边说:“你且去,不过不许醉酒。”

    “是是是!保证不醉酒。”

    陈潇得意的朝方醒挑挑眉毛,一行人就出了顺天府衙,直奔方家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