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9章 你是……太孙?
    四周突然变得空荡荡的,看热闹的人都被五城兵马司的人赶走了。

    32 中年男子的皮肤有些白,不过走路有些困难,当他喘息着走到方醒身前时,突然拱手,和煦的笑道:“可是方先生当面?”

    方醒一怔,急忙还礼道:“正是晚生。”

    男子的目光越过方醒,看向了一言不发的张泰顺,脸上有些宠溺,也有些无奈之色。

    张泰顺在这种目光下只得站出来,躬身道:“父亲。”

    他是张泰顺的老爹?就是那个张泰顺嘴里,被自己的兄弟挤压的喘不过气来的长子?

    方醒赶紧退到一边,把场地留给这对父子。

    “方先生,不知可否一谈?”

    可男子却只是摸摸张泰顺的头顶,就笑着问道。

    方醒觉得自己真是倒霉,只得说道:“如不嫌弃,可到方家庄歇歇脚。”

    “可。”

    男子随意的答应道,话里自有一股子雍容华贵之气。

    于是一行人上车,朝着方家庄而去。

    等到了方家庄后,看着张泰顺的父亲下车的吃力劲,方醒皱眉对他说道:“你父亲的身体有些问题。”

    张泰顺点头,苦笑道:“这些年也不知道请了多少太…大夫,可终究是……”

    方醒说道:“是啊,有的人喝水都会胖,这是基因,很难治的。”

    这话让下车后的男子听到了,他笑眯眯的说道:“正是,我的身体正如方先生所说,瘦不了啊!”

    方醒对这个中年男人很有好感,所以就提醒道:“您这是病,所以日常饮食还得以清淡为主,多吃菜蔬,少吃荤腥肥肉,这样并发症会少一点。”

    “并发症?”

    张泰顺的父亲兴趣很高,等方醒带着他和张泰顺进了书房后,他急忙就问道:“敢问方先生,这并发症是何物?”

    方醒前世的母亲好歹也是医生,所以他说道:“您这个身体是虚胖,长久之后,内脏多半会受损,而且如果纳入荤腥和发物过多的话,血液中的油脂太高,血压也会攀升,到时候不小心就会……嘭!”

    这时候说什么三高都是扯淡,所以方醒最后用一个爆炸的声音作为结尾。

    “大胆!”

    这时守在门口的那个男子突然喊了一声,声音尖利。

    “太子的贵体是你能议论的吗?还不快快跪下请罪!”

    轰!

    这下轮到方醒爆炸了,他被炸得晕乎乎的,先是看看一脸愧疚的张泰顺,再看看那个一脸和煦的白净胖子。

    卧槽!

    怪不得这货叫做泰顺。

    什么狗屁泰顺,分明就是太孙!

    这就是皇太孙啊!

    朱瞻基,你好狠!居然给老子挖坑!

    而这位胖子就更有名了,当皇帝才一年就传言纵*欲而死的家伙。

    ——朱高炽!

    看到方醒半饷还不下跪,门口的男子就怒目而视,准备过来。

    朱高炽挥挥手,男子马上就躬身而退,只是在门口盯着方醒,生怕这位会做出骇人的事情来。

    方醒觉得自己的脑袋里一片浆糊,他呐呐的道:“那个啥……我不会跪啊!”

    朱高炽哈哈一笑,给了张泰顺一个眼色,然后说道:“方先生说哪里话,快快请坐。”

    这时还不是几百年后,那动不动就得跪下,自称奴才而不得的年代,所以方醒的举动并非是大逆不道。

    方醒懵懵懂懂的坐下,然后习惯性的喊道:“小白,上茶,上好茶!”

    可小白却听不见了,因为书房外面全被人围了一圈,谁都不能靠近。

    “这人是谁?怎么在我们家还那么霸道!”

    小白咬着红唇,有些跃跃欲试的想试探一下,却被张淑慧给拉住了。

    张淑慧的脸色有些发白,她低声道:“那是贵人,你切莫胡闹。”

    小白不服气的道:“有多贵?”

    张淑慧想起那个白胖子,就难掩眉间的忧愁:“很贵,顺天府里最贵。”

    而书房里,已经有两个太监把茶水送进来了。

    方醒不懂茶,所以只是装模作样的喝了一口,然后拉开抽屉,在一名目光锐利的太监注视下,拿出来一瓶果汁。

    “呵呵,这是果汁,殿下不妨尝尝。”

    方醒的抽屉就像是百宝囊,他又从里面找出三只纸杯,倒了果汁进去。

    “殿下!不可……”

    这个太监看来是负责朱高炽的出行安全,所以急忙就想阻止。

    “无妨,方先生还是信得过的。”

    朱高炽很有让人臣服的气质,如果不是他的身体太胖的话,估计根本就没有他那两个弟弟的什么事了。

    抿了一口后,朱高炽赞道:“不错,酸酸甜甜的,很可口。”

    说罢他对太监交代道:“回去让膳房的人学学。”

    “是。”

    方醒很有眼色的把剩下的果汁再倒了一杯,让这名太监记住这种味道,顺便也算是试毒。

    朱高炽喝了几口果汁,这才擦擦嘴,目光在书房里转了一圈,特别在那条横幅上停留了一下。

    “方先生,瞻基在这里打扰良久,不知贵府可有不便?”

    方醒急忙说道:“那个…泰顺很是好学,每日都和家丁一起出操,性格果毅,还帮我给家丁授课,怎么会是打扰呢!”

    朱高炽闻言笑的很和煦,可那几个太监的嘴角都在抽搐。

    尼玛!你居然敢让皇太孙给那些家丁授课,这传出去真是会吓坏满朝文武啊!

    “那就好。”

    朱高炽一挥手,几个太监就出去了,然后他才露出了疲倦之色。

    “方先生,本宫此次是奉命来监造皇城,瞻基只是为我打前站而已,近日我大概都会停留在北平城里,还希望方先生不吝赐教。”

    方醒懵逼了。

    朱高炽虽然是不得朱棣的喜欢,但目前好像太子的位子还是很稳当的吧。

    而且从未听说过太子会来监工啊!

    难道是被我给蝴蝶了?

    朱瞻基有些尴尬的说道:“德华兄,小弟上次在应天府得罪了二叔。”

    我靠!

    怪不得会这样。

    方醒这才知道,原来是被朱瞻基给蝴蝶了。

    可朱瞻基如果没有遇到自己,那此时这对父子应该还在应天府好好的当着太子和太孙吧。

    “可是汉王进了谗言?”

    事情到了现在,方醒知道,自己算是被彻底的绑在太子和太孙的战船上了,所以他马上就问道。